maocaowu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aocaowu 身在科学院,不得不思考:科学是什么?

博文

在路上(11)——从甘孜到阿坝

已有 4795 次阅读 2013-12-28 12:01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On Road (11)——Expediton in Ganze and Aba of Sichuan in 2013


去乡城无名山、然乌和大雪山采集,是我多年的愿望。20138月,终于成行了

 

87日自康定始,过雅江、理塘,到了乡城。89日,无名山垭口,海拔4645米,下着雨,很冷,设诱虫杯,在乡城县城住下。

 

1. 无名山垭口标牌

 

次日,路过然乌乡,站在山上看村子,很漂亮

 

2. 然乌小村庄

 

从然乌乡向南,过了一个小垭口(然乌垭口),到了大雪山垭口,川滇交界处,我又设了几十个诱虫杯

 

3. 大雪山垭口附近

 

晚上住在云南境内,香格里拉县格咱乡翁水村,大峡谷山庄,客人很少,吃住很方便

 

4. 大峡谷亚格山庄

 

811日,返回四川,收诱杯,挑虫子,大雪山垭口、然乌垭口、无名山垭口三个点都捉到了目标昆虫,很满意。下午到桑堆乡,这里住宿条件不尽人意,就开车到稻城县城住下


5. 桑堆乡商店窗外

 

从稻城回到理塘,继续向北,在君坝乡的山上找了一些虫子。晚上住君坝乡招待所,条件差,但没别的选择,仅此一处


6. 君坝乡上的招待所

 

813日,早上从君坝乡出发,过新龙县,去甘孜县,高高的卡瓦洛日雪山很抢眼,研究了地图,但没有发现上山的公路

 

7. 卡瓦洛日雪山

 

在甘孜县周围,目标虫子的模式产地在扎曲河谷。现在的地图上,扎曲为青海境内的雅砻江上游,但是在几十年前的地图上,整个甘孜县城以北的雅砻江都叫扎曲。19014月,俄罗斯人Kazlov就是从甘孜县城沿扎曲(雅砻江)北上,穿过德格县东北角,5月初到达石渠县东南角,然后再向西北,5月底出石渠北界进入青海省境内,完成该地区的生物考察。

 

我需要的这种虫子,最初由Kazlov采获,现在保存在俄罗斯,产地仅说是扎曲河谷,时间是19014月、5月。从Kazlov的采集时间(19014月和5)推算,最有可能在德格县东北角,但那些地方目前很难进入,地图上研究了许久,我选择与该地同一个山系、甘孜县城北边50公里、相对容易进入的甲坡纳山。

 

事实上,甲坡纳也够偏远的,甘孜县城里许多人都不知道去甲坡纳的路,但这是通往该县北部三个乡的唯一公路,很重要,我们的手机导航找到了上山的路

 

8. 甲坡纳山

 

甲坡纳山上埋了诱虫杯,次日只收到2头目标虫子,显然不够。接着再埋了100多杯子,这里风景很好,有很多野花,相信步甲不会这样少

 

9. 野花

 

甲坡纳山设完陷阱,再去德格县的雀儿山。雀儿山垭口海拔近5000米,比甲坡纳更壮观

 

10. 雀儿山

 

垭口两侧埋了诱虫杯,晚上住在山脚的新路海,海拔4000米,湖边,风景很美。但是,傍晚来临时,蚊子超多,捡来干牛粪点着了,熏房间,换得一夜清静。

 

11. 新路海

 

次日检查两地的诱虫杯,雀儿山、甲坡纳山都捉到了不少虫子,且两地均为同一物种(A),但不是目标种(B)。很失望,但也很奇怪:目标种的模式产地(绿色圆)在雀儿山和甲坡纳山之间,其周围多地点采到的标本都是同一个物种(红色圆斑,还有玉树、昌都),难道目标种真的那么神奇地存在于中间孤零零的小山头?难道非得来年再次经历千难万苦才能得到吗……

 

12. 甘孜周围物种分布图

 

带着疑虑,离开了甘孜县城。向东,过炉霍县,到达翁达乡,这里的垭口海拔4178m,埋杯子捉虫,但没有捉到,很奇怪,我觉得应该有的。不过这个点原来也未记载有,所以不再停留,继续前行

 

13. 翁达垭口旁

 

817日早,自翁达继续向东,穿过甘孜州的州府马尔康县城,到达刷经寺镇,然后上鹧鸪山,埋下杯子,晚上住刷经寺镇。次日检查,捉到2只虫,虽然不多,但也算满意。多年前,前辈们在此已捉过几只,这次我来的主要目的是查看具体环境

 

14. 鹧鸪山

 

从鹧鸪山向北,离开甘孜藏族自治州,进入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在去往阿坝县城的半路上埋了杯子。整个县的林子都很少,几乎全是大草原。在四川—青海交接处,也埋了不少诱虫杯

 

15. 阿坝公路边的小树林

 

次日检查,在两省交界处,一无所获,而我的直觉告诉我,这里应该有虫,留作以后再验证吧。阿坝南边的小树林,捉到了不少虫子,是这几天收获最多的地方,心里很高兴。折返向南,再向东,越红原,从川主寺进入了九寨沟

 

16. 红原县极少的森林

 

九寨沟长海,20年前意大利人在此捉到一种甲虫,我们看到了标本,并想在此采一些属于我们自己的标本。第一天买票进去,找到地点,埋了杯子,等着第二天收获。但第二天进去检查杯子,发现什么也没有,很出乎意料之外,不甘心,又把杯子、诱剂带进去,埋了更多的杯子

第三天进去,发现仍一无所获。想着是否地点错了?还是季节不对?遗憾地放弃了此地。没有捉到虫子,冤枉钱花了不少:景区内不让住宿,且每票只限单日进入,次日作废,每人每次门票观光车票310大洋,我们来来回回共去了5人次,花了1550

这似乎是一个只认钱的景区,出具介绍信给服务处也不管用。接着,在“十一”期间,这里发生游客严重滞留、甚至砸场的故事,我一点都不意外,只管卖票,疏于管理,早晚会出事的!

 

17. 长海附近的林子里

 

822日,我们离开九寨沟,经过川主寺、松潘,到达黑水县的双溜索乡。当我们寻找下一个乡——麻窝乡时却遇到了困难,GPS导航的目的地是一个库区,下车打听村民得知,巨大的水坝把麻窝乡政府逼到了一个小村里,正等待搬迁到新的地址

晚上,在路边用头灯找到了自己需要的另一种虫子,不虚此行,夜宿路边藏族小旅店

 

18. 路边小旅店

 

次日,到了茂县九顶山,埋了杯子。晚上住汶川县城,在城边的排水沟里,也捉到不少甲虫

 

19. 茂县九顶山(白龙池景点附近)

 

九顶山取杯子,只有2头虫子,太少了,接着又埋了上百杯子,晚上住在南新镇上

 

20. 茂县南新镇山上的飞天图(看清楚了没?)

 

825日,再上九顶山查看,又捉到2头,两天共4头,虽然不多,但也满足了。接着过映秀,准备去卧龙。沿途看到,地震、泥石流摧毁了多处公路桥梁

 

21. 地震和泥石流摧毁了不少路桥,甚至隧道

 

到了岔路口得知,通往卧龙的路已经断了两个多月,大型机械正在奋力地工作着。只得返回,考察不能继续向西了,原计划的卧龙、巴郎山、雅拉雪山采集,放弃了。

晚上,在三江风景区停留一晚,捉了几个虫子,20天的考察安全结束。

 

23. 采集路线图(从南到北:甘孜州大雪山垭口,然乌,无名山垭口,兔耳山垭口,君坝,雀儿山。向东:甲坡纳垭口,翁达垭口,阿坝州鹧鸪山垭口,阿坝,川主寺,九寨沟。向南:茂县九顶山,汶川)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04957-753646.html

上一篇:在路上(10)——冬日里的沙巴
下一篇:在路上(12)——额尔德尼召的动物画

4 刘庆宽 李璐 陈满荣 biofan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5-28 18:3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