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ocaowu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aocaowu 身在科学院,不得不思考:科学是什么?

博文

在路上(6)——云南,一年前的回忆 精选

已有 7596 次阅读 2012-4-21 19:17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云南

On Road (6)——Pleasant Momery of Expedition to Yunnan in 2011


事情过去一年了,但那次旅行仍历历在目,那是我带学生走过的最长的一段路,银子花去一大把,但目标虫子一无所获,失败。师徒坚强地走了一个月,并努力保持着愉快的心情,苦苦寻觅,始终没有回报。学生马上就要答辩毕业,以后,师徒同行这么久的机会也许再不会有了……

  

昆明,1-2年没见的朋友们,一起喝酒,酒后上车时,一朋友关车门,把我手夹了,中指指甲当时就紫了,就这样残废掉,忍痛走过了一个月。

 

不要说南方的面都糟,昆明的面,有好的,就看你能不能找到。小店人多,凳子不够用,只能蹲着吃了

1 早点

 

 

 

离开昆明,第一站到通海,秀山,采虫,吃中饭。

 

2 通海秀山的餐馆


 

3 研究昆虫的,也吃昆虫

 

 

饭后,又干活,核桃树上的昆虫

 

4 角蝉

 

 

秀山不是采集重点,路过。下午到了建水,当地的大姐把我们安排了住处,一起去吃饭。烧豆腐,除了石屏,就是建水了,到此餐馆吃饭,烤豆腐是免费的,算是开胃菜吧。还有院子里的枇杷,土品种,摘几个尝尝,比北京市面上的好吃多了

  

5 烤豆腐

 


 

6 枇杷果

 


建水,古时文人骚客的聚集地,现在仍是一座文化古城。城中还有很多古井


 

7 古建筑和门联

 

8 古井

 

建水停留一晚,到河口,路边嫩嫩的芋头花

 

9 芋头花

 

 

路边,见到了自己心爱的虫子,个头很小,慢慢贴近拍下

 

10 负泥虫

 

 

 

中午,不用带饭,地里有香蕉,好像是遗弃的,但比买的好吃。当地朋友说,最好香蕉是不会卖出去的,即使北京,可能只能吃到23流的香蕉。我半信半疑

 

11 香蕉当午饭

 

 

 

虽然吃着免费香蕉,但心里并不轻松。大面积的香蕉、橡胶树,野生植被快消失殆尽,我要逮的虫子,可能都几近消失了

 

河口停留2天,到金平。4-5天了,受伤的指头已经化脓,金平的一个朋友是护士,医院里除脓、包扎,继续寻找虫子

 

12 象鼻虫

 

13 桫椤、兰花

 

金平十里村的哨卡,曾经对越的前哨

 

14 给虫子留影

 

15 步甲

 

中午,就在保护站埋锅造饭,算是野炊吧。保护站朋友特地给我们吃上等的野菜,还有土鸡

 

16 炒菜烧汤,不亦乐乎

 

金平县的金水河口岸,阳光很足,我采虫时晒的都快晕过去了。记得2003年来的时候,是12月,毛衣没有来得及脱就去干活,中暑了

 

17 口岸

 

金平县小镇勐拉,正值泼水节。出租车,打开车门朝里泼水,的哥不会生气的,给他的是祝福和运气

 

18 出租车被围堵

 

19 更猛烈的泼水,卡车都用上了

 

继续捉虫,树叶中的蚂蚁,如果不小心惹着它们,会吃尽苦头

 

20 蚂蚁

 

21 龟甲

 

 

22 棘腹蛛

 

金平住了5天,离开。穿过绿春,江城,到版纳植物园,鲜花怒放

 

23 金凤花

 

 

象鼻虫们花前月下,繁衍后代

 

24 象鼻虫

 

勐腊县藤篾山,遇到黑寡妇,似乎它们远没有新疆的种类那么毒

 

25 蜘蛛

 

南方的花,不认识是正常的。拍下来吧

 

26 野花

 

一棵枯树,忙乎半天,扒皮、采虫、拍照,应接不暇

 

27 枯树

 

 

叶子上铁甲很多,抓了不少

 

28 铁甲

 

独树成林,在版纳很常见,树上有十几个大蜂窝,蜜蜂嗡嗡地飞

 

29 榕树

 

版纳一个星期,天天出去搜索,仍无收获。接着过澜沧,到孟连县,遇到佤族节日狂欢

 

30 白天热舞

 

31 篝火晚会

 

 

又到沧源县,看到横幅,知道这是什么节日了吧?佤族,以黑为美,节日里,人们用锅底灰摸脸,辟邪祈福

 

32 摸你黑

 

 

县城边的龙潭,沧源县的水源地,当地谨慎地保护着它,免受污染。围湖一周,2个多小时,仍未见到虫子

 

33 龙潭

 

沧源县的班洪保护站,停留3天,我回北京的日期到了,再做最后的努力。中午,我采到了漂亮的茎甲,这是第一次采到蛹和未出壳的成虫,茎甲虽不是自己采集的第一目标,但也是我很需要的虫子,算是给我一点安慰。

 

34 刚羽化的茎甲成虫

 

35 成虫

 

司机把我送到耿马,坐上夜班车,回了昆明。两个学生和司机,又采了5天,仍没有捉到,也回了北京。考察采集以失败而告终。

 

野外采集,这个几乎不算作科研的活儿,几乎是人都能干,有时却这么难。天天带着希望出去,带着失望而归。只能说,我对虫子的理解,还很浅很浅……


 


 


后记:
一个月后,学生在广西,终于采到这类昆虫——距甲,她心里特别高兴,成为观察了解到此类昆虫习性为数不多的几个人之一。  


 


 


 


 




游记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04957-562103.html

上一篇:人生感悟(6)—— 追忆我的导师
下一篇:在路上(10)——冬日里的沙巴

15 孟津 苏德辰 黄晓磊 喻海良 柳顺义 李璐 刘晓松 戎可 蒋继平 孙庆丰 张婷婷 戴德昌 黄仁勇 anonymity fans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5-28 17:5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