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加的空间-留下生命的痕迹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伍加 穷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

博文

巴塞罗那:初来乍到 精选

已有 4004 次阅读 2011-11-4 19:18 |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style, color, 巴塞罗那


【天涯足迹(10)】

巴塞罗那:初来乍到


伍加,2011年11月4日,周五



女儿在网上为全家买了从法国巴黎到西班牙巴塞罗那的机票,每人只有 18 欧元,便宜得离谱。

“这样廉价的飞机,敢坐吗?”

“没问题,”女儿非常肯定地回答,“我以前坐过,既安全又便宜。”

我还是上网查了一下这家航空公司的情况:瑞安航空(Ryanair)是一家总部设在爱尔兰的航空公司。它是由克里斯蒂·瑞安(Christy Ryan)在 1985 年创建的一家廉价航空公司,也是欧洲最大的廉价航空公司。既然已经有二十几年的经营历史,它必然有其经营之道和安全保障。

瑞安航空要求乘客在登机前的四个小时内必须通过网络登录(Check-in),自行打印出登机牌(Boarding Pass),如果忘记,现场登记拿登机牌就要缴 40 欧元手续费。每位乘客严格限制只能带一件随身手提行李,而且有体积和重量限制。如果需要托运行李,应该在购机票时就付费,每件 15 欧元,限重 15 公斤。如果进机场时才托运,就要加收额外费用。最有趣的是登机时就像坐公交车,没有座位划定,先上飞机的人可以先选座位。乘客可以购买优先登机证,提前登机,选择最佳座位。如果对座位没有特殊要求,其实不用着急,因为乘坐这种廉价飞机的人不多,飞机上有的是空座位。我乘坐的这趟从巴黎飞往巴塞罗那的瑞安航班上有三分之二的座位都空着,见下图所示。



飞机上可以购买耳机听音乐,也可以购买熟食或三明治。乘务员不时地在过道里来回走动,推销各类商品。可能是这种小飞机飞行的高度比较低,乘客还可以在飞行途中用自己的手机拨打电话。这种飞机的机票虽然便宜,但是它一般都使用距离市区较远的机场起降,以此降低运营成本。我们在巴黎住的旅馆就在红磨坊附近,要先坐地铁到机场的大巴车站,然后乘机场大巴到一个叫 Beauvais (BVA)的小机场。这是将近 80 分钟的车程,汽车票就需 15 欧元,加上地铁票,几乎和我们从巴黎到巴塞罗那的飞机票价相同。

飞机的起飞和降落都很平稳,和乘坐其它航空公司的飞机旅行没有什么差别。坐在这架有 150 座的波音 737 飞机上我想,就连这么小的飞机中国还不会制造呢。为什么中国的卫星上天、潜艇入海、高速铁路技术领先全球,却在过去六十年期间造不出大飞机呢?这其中的原因无非是资金、技术、和市场,可是说一千道一万,问题的实质是领导人缺乏战略眼光,从对外开放到对外依赖,丢掉了自力更生这个法宝。

到了巴塞罗那,把行李放到旅馆之后马上就出去看看市容。地铁口有醒目的菱形标志,上面写着很大的“M”。地铁站的通道和站台干净整洁,刚过午后,乘坐地铁的人也不多。需要注意的是,地铁车厢的门上有个手动把手,乘客需要搬动把手才能打开车门。这种设计自有好处,在没有人上下车时车门不会自动打开,从而节约能 源,也减少车门的机械磨损。

在站台上等车时,看到一个警察牵着一只大狼狗在站台上匆匆经过。虽然狗的嘴上戴着笼头,但是它从身边走过时还是让人觉得挺可怕,动物毕竟是动物,万一它兽性大发挣脱了缰绳,说不定哪位乘客就要受害。列车来了之后,我看到那个警察牵着狗也上了车。人和狗同乘一车,而且那只狗又不是宠物狗,让人觉得这位警察真是不够专业。

在蒙特尤克区的闹市街头,看到下图所示的装饰性建筑,很有艺术风味。



我们参观了由王宫改建成的国家美术馆(The National Museum of Catalan Art)(下图),它的前面是西班牙广场,这是专门为 1929 年世界博览会而修建的大广场,建在几条干道的交汇处。矗立在美术馆前面的四根白色圆柱子是加泰罗尼亚的标志,透过它们,可以看到建在玛丽亚·克里斯蒂娜女王大道上的两座威尼斯塔。据说这两座塔是当年世界博览会的入口,八十多年过去了,它们还像两名忠实的哨兵,守卫着巴塞罗那人的自豪。



在回旅馆的路上要在一个地铁站转车,又看到一个警察牵着一只大狼狗在站台上匆匆而过,不知道这个警察是不是原来看见过的那位,不过那条狗好像是同一只,它昂头挺胸时足有一米高,长长的尾巴拖在后面,活像一只大灰狼。

上下车的乘客并不是很多。我随着人流上车,刚进车门,在我正前方的一个二、三十岁的小伙子就像老熟人一样伸手拍了一下我的肩膀:“Hi Buddy!”我感到一怔,脑子高速运转想竭力回忆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他。正在我茫然不知所措之时,就感到左边有只手伸进了我的裤袋。我有个旅行包背在肩上,两只手都空着,所以我立即用左手抓住那只贼手,顺势转身,搭上右手,像两把铁钳牢牢地卡住那只贼手。此时我看到一个一二十岁的小子,正极力挣脱被我抓住的右手。车厢里有一阵骚动,人群快速向两边分开,随着低沉的“呜呜”声,车厢里有个警察迅速过来把我左边和原来站在我正前方的两个小伙子推下了车。所有这一切都是在列车进站停稳、尚未开车之前发生的,隔着车窗我看到那位警察带着一只大狼狗,正在一边和抓住的两个年轻人说些什么,一边在打传呼电话。站台上那只灰色大狼狗虽然戴着笼头,但是正全神贯注地盯着那两个年轻人,尾巴高高地翘起来,做出随时攻击的姿势。

我坐在地铁上回忆刚才的经历似乎有点儿后怕,如果当时没有警察在身边怎么办?我的功夫对付一个小偷绰绰有余,同时对付两个就有点吃力,而且是在车上,空间狭小,施展不开拳脚。要是那两个家伙手里带着武器怎么办?抬眼扫视了我周围的乘客,大家都带着木然的表情;我也确信身边没有其他威胁后,从容地检查了身上带的钱物以及身后的背包,发现窃贼并没有得逞。这个经历一下子就把我初来乍到时的兴高采烈化解得烟消云散了,还是赶紧回旅馆休息吧。那条长长的地铁站台灯光昏暗,两头连接着黑咕隆冬、深不可测的隧道,里面不知藏有些什么妖魔鬼怪。

到达我的终点站之后,在站台出口处,竟然又看到一位警察手牵一只大狼狗。我远远地向他挥手致意,并伸出大拇指表示感谢。怎么西班牙的警察长得都是一个样子?那条灰色大狼狗居然远远地盯着我,左右不停地摇晃着它的长尾巴。

走出地铁站口,又看到那个醒目的菱形标志,上面写着很大的“M”。此时映在脑海里的居然是个大大的英文词:Muddy。


伍加,2011年11月4日,周五

http://blog.creaders.net/invictus/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0350-504611.html

上一篇:纽约:西点军校(四)
下一篇:巴塞罗那:圣家教堂(一)

11 曹聪 李学宽 刘用生 张玉秀 刘旭霞 聂广 黄晓磊 陈小斌 陈湘明 crossludo clz1989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5-26 15: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