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加的空间-留下生命的痕迹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伍加 穷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

博文

巴黎:在 Procope 吃晚餐

已有 4632 次阅读 2011-10-5 19:24 |个人分类:旅途见闻|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style, color, 晚餐, 巴黎


【天涯足迹(8)】

巴黎:在 Procope 吃晚餐


伍加,2011年10月5日,周三



早就听说巴黎有一家古老的咖啡馆很有名气,我们这次慕名而来,在这里吃了一顿晚饭。这家咖啡馆的名字叫普赫寇普(Le Procope),位于塞纳河左岸,因而又叫“左岸咖啡馆”。它的具体地地址是 13, rue Ancienne Comédie, 75006 Paris。

Le Procope 成立于 1686 年,它是巴黎的第一家咖啡馆,已经有 325 年的历史了。据说,18 世纪欧洲启蒙运动思想家伏尔泰 (Voltaire, 1694-1778)、卢梭 (Rousseau, 1712-1778)、狄德罗 (Denis Diderot)、达兰贝尔(J. D’Alembert)等曾在这里写下了产生巨大影响的著作。特别是那个伏尔泰,他酷爱咖啡,所以很喜欢来这里写作;据说这老兄一天要喝 40 杯咖啡才能文思泉涌,如果他在这里每天坐八小时,于是每十二分钟就要喝一杯咖啡。法国大革命雅各宾派三巨头罗伯斯庇尔 (Robespierre)、丹东 (Danton) 和马拉 (Marat) 曾在这里讨论法国革命,畅谈变革社会的理想。更有意思的传说是关于拿破仑的,据说当年他还是一名穷困潦倒的年轻军校学生,有一次光顾这家咖啡馆,因为没钱埋单,只好留下他的军帽作为抵押品。今天这里的确有一顶船型军帽展览在这家咖啡馆的橱窗里,但谁知道那是不是拿破仑的军帽呢?

十九世纪的法国文坛、思想界、政界有许多大腕,这些名人也常常来 Le Procope 聚会喝咖啡,其中包括缪塞 (Alfred de Musset,1810—1857)、乔治桑 (George Sand,1804 – 1876)、甘必达(Léon Gambetta,1838-1882)、魏尔仑(Verlaine, 1844-1896)、阿蒂尔·兰波(Jean Nicolas Arthur Rimbaud,1854 – 1891),还有奥诺雷·德·巴尔扎克(Honoré de Balzac,1799-1850),维克多-马里·雨果(Victor-Marie Hugo,1802-1885),欧斯卡·王尔德(Oscar Wilde 1854-1900)等等。想象着能到这么多名人曾经光顾过的咖啡馆吃饭,心里还是充满好奇和期望的。

除了法国人,美国人也常到这家咖啡馆凑热闹。1776 年,本杰明·富兰克林(Benjamin Franklin)在美国的费城刚签完《独立宣言》就启程到巴黎来加强法美关系,争取法国对新成立的美国提供财政支持。他在法国一住就是九年,与巴黎上流社会关系密切,在政界和民间都很有名气和人缘。他的社会关系网中不少人就是在 Le Procope 咖啡馆中认识的,或者说在这家咖啡馆中他们建立并增进了友情。当富兰克林于 1790 年去世时,法国国会休会表示哀悼,Le Procope 咖啡馆也关门三天表示对这位著名顾客的悼念。另外,托马斯·杰弗逊(Thomas Jefferson)和约翰·保罗·琼斯 (John Paul Jones,1747-1792)也都曾光顾这家咖啡馆。

当我们到达这家咖啡馆时,天色已暗。远远就看见二楼的阳台上撑开一排大伞,伞下灯光明亮。椭圆形的咖啡馆招牌挂在二楼,蓝底色上的白字分外醒目,而白字上面的红字不太显眼;走近之后才发现那个红字是“Restaurant”,看来这家咖啡馆已经变成餐馆了。



进门后就看到这家餐厅创始人的肖像挂在入门处(下图),他的名字叫 Francesco Procopio dei Coltelli (1651 - 1727) ,来自于意大利的西西里岛。看来这家餐厅的名字就来源于第一任老板的法文名字,并没有特殊的含义。作为一名厨师和商人,他能够在巴黎开设一家“文学咖啡馆”,集名流于一馆,完全是借助于天时和地利。所谓“天时”,就是那时咖啡刚刚流传到巴黎,法国人又爱赶时髦,把喝咖啡当成时尚;所谓“地利”,就是这家咖啡馆地处巴黎的繁华街道,对面就是法国国家剧院(Comédie-Française),从而能够客源不断,生意兴隆。



一楼有个很大的餐厅(下图,这张图不是我照的,它是从该饭店的网页上拷贝下来的),但我们到达时楼下的餐厅里已经坐满了顾客,我们被带到了二楼一间小型的餐厅。



环顾四周的墙上,我看到了许多人物肖像,除了少数外,绝大部分都不认识。我估计这些都是历史名人,他们曾经光顾过本店,现在老板拿他们来做广告,就是不知道老板是否付给他们后代肖像使用费。女儿懂法文,帮我们介绍菜单,并指点洗手间的所在。有趣的是,这饭店厕所的门上不写“男”或“女”,而是写着“男公民” (Citoyens)或“女公民”(Citoyennes),这也许是法国大革命时期留下来的印记吧。

在下图所示的菜单上,有一个有趣的“哲学家套餐”,前菜主菜加甜点,共 35 欧元,不含水酒,价格还算靠谱。下图左边中间的那道菜很有名,21.35 欧元,那上面的法文说:Tête de Veau,en Cocotte Comme en 1686...  意思是说菜名叫“燉煮小牛头”, 第二行的小字解释说“烹调方法采用 1686 年的做法......”。这就是说,这道菜是本店招牌菜,而且经久不衰;历经 325 年,人们还是喜欢它的原始配方和原始烹调方法。据说法国大革命时期的革命家特别喜欢炖煮小牛头这道菜,配上法国红酒,吃了这道菜革命干劲倍增,战斗力更 强。这种说法听起来有点像义和团员喝了朱砂汤就能刀枪不入,勇往直前一样。



等到服务员端上来一看,根本没有牛头,只不过在土豆红萝卜中间有两块牛肉而已(下图)。我还以为会有牛耳、牛眼、牛鼻子呢,心想如果像中国炖猪头那样搞个炖牛头放在餐桌上,真会让人既恐怖又恶心,恐怕食欲早就没有了。



其它的菜与美国餐馆中的菜式基本相同,比如我们要的一盘羊肉(上面右图)做得很烂,还有一盘萨拉(下图)颜色搭配得不错,味道吃起来也蛮好。



法国人对咖啡情有独钟,巴尔扎克曾说:如果我不在家,就在咖啡馆;如果我不在咖啡馆,就是在去咖啡馆的路上。拿破仑不仅喝咖啡成癖,而且还要往咖啡里加几滴白兰地和柠檬汁。对大部分中国人来说,喝咖啡不过是让体内增加些咖啡因罢了,苦不拉几的黑碳水,哪有龙井的清香和普洱的醇厚?

当然,今天的 Le Procope 已经不是单纯的咖啡馆了,而是一家老字号饭店。到这里来吃饭,就像是走进了一家博物馆,只有对文学和历史有所了解,特别是对法国的文学和历史有所了解才会有所收获,感到物有所值。单就这里的饭菜质量来说,坦率地说,比较一般。要让我打分,我给 Le Procope 的饭菜质量打 80 分,服务 85 分,环境 95 分。


伍加,2011年10月5日,周三

http://blog.creaders.net/invictus/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0350-493535.html

上一篇:巴黎:走进凡尔赛宫
下一篇:巴黎:卢浮宫

5 陈小润 张玉秀 罗帆 马磊 Imperfectionist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6 05:0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