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zone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izone

博文

平凡的世界

已有 3787 次阅读 2010-2-5 15:21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爱情, 独立, 平凡的世界

    按:这是07年7月写的一篇小文。
    转瞬间十年已逝,十年前我从乡村去了县城。在班主任的影响下,第一次拜读了《平凡的世界》。由于与主人公在某些方面的相似,第一次便让我的血液沸腾和激荡不已。
    十年前我还是一个青涩少年,而今我也“不惋惜,不呼唤,也不啼哭……金黄的落叶堆满我心间,我已经不再是青春少年……”。十年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相知十年,为你我感动”,这是我们同学录的宣言。十年后无意间再次拿起了这本书,姑且算做对十年的纪念。平凡的世界的人和事都曾让我感动不已,而它对我的影响至少让我知道了《参考消息》,那时起至大学毕业,我能看的几乎都看了,因为我也存在因放假而无报可读的窘况。当然看的不止参考消息,而这又带给了我什么,至少至今我仍固执地认为因此我考研政治没怎么花时间也获取了高分。在此我只想谈谈平凡的世界里的爱情。
    亚当和夏娃禁不住嘴馋而吃了那颗“不该”吃的苹果,因此触怒了上帝而被贬下凡间,他们是不幸的也是幸运的。从那时起人间几乎无不感激他们的勇气,他们的错误多么的美丽。平凡的世界里的爱情也是美丽的但更多是凄美。
    先说少安和润叶,他们两小无差,青梅竹马。虽然他们的社会地位有些差距,至少在他们结婚前精神上是门当户对的。然而少安错误抑或无奈的对待了他们的爱情,他认为一个泥腿子无法给一个县城的小学老师幸福。于是在痛哭一场后,没有再给润叶任何机会便取回了媳妇儿,试图以家庭的组建抹掉那青春的爱情,他也基本做到了。然而这对润叶而言太过残忍,她瞬间失去了自己精神的支柱和感情的依托。润叶也算一个知识女性,但那时的她在各方面都还不是独立的,她无力拒绝亲人的“爱”;同时在大是大非面前辨不清方向,无谓地做了“政治牺牲品”。冷漠且仇恨地走入了婚姻,当然善良的润叶没有将仇恨施与少安。
    少安的婚姻是幸福的,他和秀莲一见钟情,虽然这更多的带有乡土的情怀。然而当他们历尽生活的苦难,不懈地奋斗终于能心平气和地享受生活的甜美时,医生实事求是地告诉我们秀莲患了肺癌。故事到此已经被悲伤所笼罩,作者也轻描淡写的一笔就过,但于读者而言却似乎是无法承受之重。润叶和向前则是苦难的,向前热情似火,润叶冷酷过冰,冰与火纠缠着也彼此折磨着。直到向前因无边的痛苦酒后驾车压断了双腿,火灭了;而润叶猛然间意识到自己的无情,于是悄然而坚定地来到向前身边,决心用自己滚烫的心去抚慰那颗快要凝固的心。以这样一种残酷的方式,冰与火交换了位置,终于心心相映。此时我几乎无法分辨少安与润叶谁更痛苦,这又有意义吗?
    再说少平和晓霞,少平和晓霞真正的相识起于他们代表县文艺队外出演出。他们间进一步的接触和了解则是晓霞借《参考消息》给少平看,因为晓霞发现这个农村来的孩子有一种不同于别人的气质,他们俩在一块儿可以讨论很多问题,使各自的精神世界都得到满足。然而愉快的高中生活很快就结束了,少平不得不回到农村自己的家,虽然在此后的三年晓霞不断地给他寄《参考消息》和各种自己读过的书,使少平不至于陷入农村的思想泥淖,也维持着他们间的关系。然而随着晓霞大学生活的开始,少平决定结束这种朦胧而毫无结果的关系,他哥(少安)就是他的榜样。然而那些报纸和书使得少平的思想渐渐丰满,他能独立地思考自己的人生,他无法安于现状,于是勇敢地走向了外面的世界。那时他的物质极度贫乏而精神却无比富足,令人感动的是他和晓霞竟不期而遇了,晓霞一如既往地热情,她被眼前此人的作为所震撼了。之后仍然是晓霞借书和报纸给少平看,再共同讨论书和报纸带给他们的问题,不经意间爱情已在两人间发芽。是的,他们的社会地位和背景是悬殊的,即便少平始终不懈地奋斗,最后他也就一个煤炭工而已(在此没有丝毫看不起煤炭工的意思),而那时的晓霞已是省报记者了,并且“贵为”省委副书记的女儿。但是他们思想上是高度和谐的,在晓霞看来她只有和这个漆黑的掏炭工才能在精神上进行交流,也只有在他面前才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女人,并那么的幸福。但是就在他们约会的日子即将来临且晓霞将以少平未婚妻的名义回双水村时,作者再一次愚弄了读者——晓霞在第一线报道抗洪抢险时为救一个落水儿童牺牲了。这简直犹如晴天霹雳,让我不禁想作者到此也开始怀疑自己笔下的爱情,他似乎发现自己已经无法驾驭这两个都思想独立的人,因此只能以此作为结束。大概这就是小说追求的“冰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暂歇”的意境吧。其实晓霞的形象已足够丰满——热情而不纵情,坚毅而不乏温柔,独立而不独行。不需再用她的死来为她以及他们的爱树碑立传,但是作者掌握了他们的命运,唯叫人唏嘘不已。
    “死亡,这是伟人和凡人共有的最后归宿。热情的诗人高唱生命的恋歌,而冷静的哲学家却说:这是自然法则的胜利……是的,如果一个人是按自然法则寿终正寝,就生命而言,死者没有什么遗憾,活着的人也不必过分伤痛。最令人痛心和难以接受的是,当生命的花朵正蓬勃怒放的时候,却猝然间凋谢了。人类之树谁知凋谢了多少这样的花朵。冷落成泥,只有香如故……”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0055-292867.html


下一篇:

2 徐耀 曾新林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5-28 18:0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