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yan03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ryan03

博文

[转载]雨雾和阳光,你是四月的大西南

已有 567 次阅读 2024-5-3 10:43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文章来源:转载

上午都还在犹豫要不要趁假期得闲动笔写点,中午有学生就跟我聊起他喜欢杭州那篇游记。文字或许是某种生物腺体,散发出气味吸引同频。想想来重庆也将近一年,也正好参加学生实习围着大西南走了这么一圈,那就动笔写点吧。说不上纪念或者忘却,更谈不上课程记录或者回忆总结,纯粹个人感受。

出发,去昆明

打着伞的北碚清晨,启程的大巴车穿过重庆湿漉漉的空气,接力的绿皮火车一路在云贵高原上小跑。昆明,我回来了。

mmexport1714641914326.jpg

四月的昆明,想必一定是糯米玫瑰的双胞妹,要不然应该就是阳光的私生子。泛着厚厚一层油的鸡汤中劲道的饵丝谁能抗拒,捞鱼河边被风吹皱了、被浪揉碎了、夕阳下金光就这么忽闪忽闪的滇池谁又能不喜欢,更不用说回荡在九乡溶洞地下河自顾自的轰轰隆隆、石林喀斯特岩体之间磨肩擦踵的人声鼎沸、西山龙门让人不进则退的石板滑溜溜、民族村佤族妹纸神似欧美人超立体的五官、圆通寺千手观音手中微微倾斜的净瓶,以及青年路深巷里不知名小店中冒着热气刚出炉的现烤鲜花饼,和光扫一眼就从眼角流出的不争气口水了。当然,该卷的工作没有哪个地方不卷,现切的牛肉米线小哥不到五分钟就能给你端上桌。可是这里的生活,他的内核终归是安逸。就着一杯上山喝茶家的古树白茶拿铁,就可以轻轻松松从晚上六点加班到十点。不好意思,加班的外乡人妥妥异类,淹没在周围三五人一小桌的昆明话闲聊中格格不入。题外话,云南的本土新式奶茶是真好喝啊,不接受反驳!

DSC_4744(1)(1).png

DSC_4837(1)(1).jpg

DSC_4830(1)(1).png

DSC_5059(1)(1).png

体会,在攀枝花和峨眉

呢度(li dou)阳光下的攀枝花攀枝花,其实就是嗰边(guo bian)南国羊城的木棉。作为四川人,这里还真不是卖萌玩叠词。第一个攀枝花是城市,第二个攀枝花是一种植物,也叫木棉,不清楚的盆友请自行脑补南航飞机尾巴上的红色花朵。想不到的是,印象中伴随我们一起毕业的毕业花凤凰花,居然抢在广州之前在明晃晃的阳光下开得正艳。拍了照发给广州的同门老友,于是有了如下对话。。。

IMG_20240411_154942.jpg

Screenshot_20240502_135142.jpg

如果昆明内核是气候加持的安逸,那么攀枝花的城市内核就是资源赋予的斗争。与天斗,与人斗!上世纪六十年代轰轰烈烈的三线建设拉开了斗争的序幕,全国各地的建设者义无反顾的来到了当时这个西南边陲的不毛之地。很快,工厂修起来了,道路建起来了,铁矿开采起来了,桥有了,树有了,工业起来了,生活也慢慢好起来了。山东舰航母甲板钢材、杭州亚运会建筑钢材、成都地铁钢材等等,均有来自攀枝花人的贡献。

IMG_20240410_113132.jpg

站在巨大的露天矿坑往下望是深达数十米的黑灰色地表凹陷,一阵狂风吹过,打着璇的粉尘扫过运斗车和挖掘机,有点《沙丘2》里哈克南星球那味儿了。好在有明媚的阳光,还有独特的焚风效应,攀枝花的生活自然不是哈克南的黑白两色,反而塞满了芒果的香、龙眼的甜和西红柿的软糯可口。

DSC_5290(1)(1).png

在山顶,看着飞机穿过云层从远处飞来降落这个城市,三十分钟后又从机场一跃而起钻入苍穹,二十一世纪悄无声息的来了。这是一座英雄的城市,有着辉煌的建设历史。每一个不辞辛劳、千里迢迢从祖国四面八方奔赴而来的建设者都是英雄,他们的汗水和青春浇灌下这座城市从无到有、由弱变强。不需要也不屑于丰碑,楼宇之间怒放的凤凰花和木棉就是最好的证明。祝愿我们的川D越来越好!

DSC_5208(1)(1).jpg

峨眉山妙就妙在海拔高差大,垂直分异明显。我们到达的当天,金顶万里无云,普贤菩萨的金身格外夺目。中午碧蓝碧蓝的天空中,月影隐约出现在坐骑大象的头顶。远处的瓦屋山一览无遗,一座好好的大山不晓得是啥机缘巧合就被佛祖削尖了脑袋,平整得凑齐了四个神仙围坐着都可以打麻将了吧。

DSC_5463(1)(1).jpg

DSC_5430(1)(1).jpg

没见到舍身崖云海之前,很难想象古人该是怎样的天马行空才可以想象神仙可以在云朵上修建天庭起居生活。好了,亲眼所见了,现在有一丢丢祛魅了。这么厚的云层可不就像极了一层层天外天,别说神仙了,凡人见了怕也特么想上去走走看看瞧瞧吧。往下走的山路有一段正好位于这层云雾里的。云海中的雾完全不同于山脚,粒径居然可以这么大,睁大眼睛肉眼似乎就能看到一颗颗悬在空中的水珠,只要稍微走动就必定冲撞到,打在身上不湿衣服都不行。

DSC_5456(1)(1).png

IMG_20240413_164751.jpg

夜宿洗象池。站在山寺一侧望着山下连成片的橘色灯光,屹立了成百上千年的神佛菩萨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世间沧桑变化。历史的车轮滚滚碾过,不知道会有何感想感想。清晨,在同样的山寺一侧迎来日出。山色青黛云渐白,在大家遗憾今天可能见不着日出的焦虑中,一弯暗橘色亮弧突然出现在青黛与渐白之间。人群开始兴奋起来,亮弧比人群还要兴奋,一会儿就幻化成圆盘的摸样放着光。有一丝丝温暖,这是来自大自然骄傲的力量。最让人惊喜的是洗象池日出还有2.0版!大家陆续离开的当口,群山之间地表突然出现了一道血红。原来是太阳升到一定位置,透过湖面正好反射到了山这头!

IMG_20240413_201554(1)(1).jpg

DSC_5618(1)(1).jpg

DSC_5636(1)(1).jpg

心满意足的下山,踩过99道拐稀稀拉拉的树叶子,握过仙峰寺马犬滚滚的手,丈量过纯阳殿门前百年古木的粗狂,感受过神水阁泉水的清凉,一路上走了差不多55km。加上昨天半天的22km,峨眉山我虔诚的爬了至少75km。有人热泪盈眶,没想过能坚持走这么久这么远的山路。是啊,谁又曾想过呢?在没有接受考验前,又有谁能知道自己看似弱不经风手无缚鸡之力的躯体,居然含有让自己都刮目相看的意志力呢?可能也正是这每一点的小小突破,在跌跌撞撞的人生路上让自己变得自信和坚强。未来,我们的信心锚定物上,已经悄无声息的多了一个参照。这,能多过一天半峨眉山的75km么?不能!那就不算啥,因为我能行。

IMG_20240414_102201.jpg

IMG_20240414_121111(1)(1).png

IMG_20240414_132921.jpg

返程,到重庆

这是一个明媚的晴天。不同于出发时的阴雨,阳光跟着我们一路从乐山来到了重庆。下车,招呼完同学们取完行李,看着十一天朝夕相处的身影远去,抬头看了看与八教楼顶平齐的树冠。微风吹过,阳光在树叶间流窜,不同形状、亮度和程度的金色就在头顶十米的位置不规则的幻化着随机组合着。一低头,暗淡的不规则金黄在张着青苔的石子路上量子纠缠。地上潮湿,有股湿气。哦,早上怕是下过雨吧,正如我们出发时那个打着伞的北碚清晨。

IMG_20240318_083503.jpg

本文已在本课题组公众号Ecohydro Podcast上发布。公众号聚焦生态水文前沿,传播最新研究进展,分享重要学术报告。不定期推送文献精读,以及重要学术报告和会议信息,敬请关注。

欢迎关注-01(1)(1).jpg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492876-1432476.html


收藏 IP: 60.255.192.*| 热度|

1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6-15 12: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