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少波〔笔名:猫头鹰〕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ushp1935 我是退休教师用博客发表学术见解治学做人体会促进科学与人文交流

博文

为了能自动保存内容,请输入标题忆北师大纵瑞堂教授对我的指

已有 2208 次阅读 2017-2-18 07:31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1955年秋,我们五个学生考取北京师范大学政治教育系哲学研究生,师从石盘教授。58年毕业。时浦安修同志彭德怀元帅人)任政教系主任兼党总书记,决定把我留校当师。翌年,纵瑞堂老师从中共中央高级党校研究班进修结朿,回到北师大政治教育系工作。起初他到哲学教研室当副主任,后来又当政教系副主任。

 1958年夏季,毛主席提出"大跃进",在全国刮起了浮夸风。许多高等学校领导和师生,也头脑发热,在教育革命中,否定了原来行之有效的教育体制和教学秩序,否定了以教学为主,以教师为主导的原则。还曲解了理论联系实际、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方針。例如,片面地强调师生要以参加生产劳动为主,片面地强调实践出真知,否定课堂教学为主,轻视基础知识、基本理论的学习,否定教师的主导作用。其结果是破坏了正常的教学秩序,导致学生没有学到理论知识,没有掌握学习基本技能,使教育质量严重下降。在党中央纠正"大跃进"浮夸风的同时,1960年,召开了全国文科教材会议,从讨论高校文科教材建设入手,总结并纠正教育革命中一系列的错误,引导高等教育走上正确道路。在此基础上,还制定《高教工作60条》(试行方案),作为高校工作的法规。                  

 北京师范大学在党中央和北京市委领导下,认真学习和贯彻文科教材会议与高教60条的精神。学校党委决定由常委、文科教务处长方铭同志负责文科各系的领导;由常委、理科教务处长张刚同志负责理科各系的领导。我们政治教育系则由副系主任纵瑞堂同志负责在我系落实事宜。他们多次召开会议,传达文科教材会议和高教60条的精神。作为政教系一个普通教师,对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要坚决以教学为主,发挥教师主导作用。                  

 纵瑞堂老师长期在高校任教,主管思想政治理论课工作,教学工作经验非常丰富。解放前,他在辅仁大学社会学系学习,思想进步,是中共地下党党员。解放后,辅仁大学合併到北京师范大学,他也调来北师大任教。在他担任政治教育系副主任期间,主管教学工作。纵老师强调,政教系主要任务是培养中学政治理论课教师,我们一定要坚守马克思主义的理论阵地;要不忘根本,即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来教育学生、武装学生。他反复强调,马克思主义各门理论课程,是使政治教育系立得住的根基。我们要通过系统的教学和有关措施,培养学生掌握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要使学生成为"又红又专"的政治教师。既要有较高的思想政治觉悟、良好的道德修养,又要有扎实的理论基础知识、有教学工作能力。纵老师说,马克思主义是科学理论,各门课程有丰富内容和内在有机联系。我们各门理论课程,一定要重视"三基"(即基本理论、基本知识、基本技能),"四性"(即科学性、系统性、准确性、生动性)。                  

 纵瑞堂老师一贯重视青年教师的培养,一向爱惜人才。他非常器重有敬业爱业精神、理论功底深厚、业务工作能力强的青年教师。我研究生毕业留系工作不久,有幸遇上纵老师这样的好领导。他特别关照我、关怀我。他多次对我讲,你是我系自己培养出来的研究生,一定要搞好教学工作,还要选好方向搞好科学研究。要善于把科研成果运用到教学中去,这样才能真正提高教学质量。这些教导,非常中肯,它一直指引着我的教学和科研工作。                  

 纵瑞堂老师和系里其他领导关心我、培养我,有意给我"圧担子"。从1961年下半年起直至文化大革命中间1970年,我一直负责本科生主要课程巜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一个学年约240学时。其中还曾给研究生班开过巜毛泽东哲学思想研究专题》。(政教系从建系至文革,本科有14届,我担任哲学课共10届)我按照研究生导师石盘教授和纵瑞堂老师的教导,一贯认真备课,钻研教材(著名哲学家艾思奇主编的《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力争融会贯通。在课堂上尽可能讲淸基本原理、基本范畴;突出重点、解释难点;重视逻辑分析、努力结合实际。我还编写一个简要教学提纲,突出重点,开列阅读马列毛原著书目以及复习思考题。要求学生除了认真阅读教材,还要阅读一些经典著作,如,马克思的巜费尔巴哈论纲》,恩格斯的《费尔巴哈论》第二、四章,列宁的《谈谈辩证法问题》巜辩证法要素》,毛泽东的《实践论》《矛盾论》《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等等。我要求辅导教师要组织好课堂讨论,检查学生的讨论发言提纲,并且有针对性做好课堂讨论总结。这样,严格的教学环节,环环相扣。使学生感到有学习兴趣,有所收获。61级新生反映,进了大学,学习方法和内容与中学阶段完全不同,有了学习的主动性积极性。5859级是调干生多,有一些工作经验,也表示这样学习,改变原来不重视读书,不重视听讲的情况,学到了理论和方法。

 当然,限于我本人的水平和当时客观条件,我的教学工作还存在不少问题。如教材未完全摆脱前苏联哲学教科书框框;存在不少教条主义习气;缺乏面向实际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创新勇气。斯人已经驾鹤西去,但是,他对我的谆谆教悔,引导我走上一条正确的人生道路。我几十年的工作历程有一点点成绩,是和我的研究生导师石盘教授,浦安修主任,以及纵瑞堂老师指导分不开的。(2017年2月15日改定)

从三星移动设备发送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4891-1034349.html

上一篇:笃信真理 刚直不阿 ——记我的导师石盘教授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5-10 10:0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