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gplan07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eggplan07

博文

读小说【纸房子】,很烂的译文

已有 1211 次阅读 2022-6-9 10:18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朋友一直在推荐、讨论“纸房子”,多年不读小说的我也买了一本读读。是的,确实是挺好的一本书,情节很有创意,读在一半时我就猜主人公最后也不会出现的,这算是同“蝴蝶梦”或者“后窗”学的吧,哈王重阳、叶轻眉都是这类人物。整个书算是图解读书人的生活、解读读书人的灵魂,但并不没有那么出色,只是个可读。

主要故事线是说一个喜欢书的人将所攒的书搬到海边盖了一个纸房子,书起了砖头的作用,是用了水泥的,不是只将书摆在那里形成的建筑。应该是书房子呀,为什么叫纸房子,应该是书房子呀,用书搭的房子。哈,故事想起列宁在十月,列宁铺床的时候见到一本书时说,这书不能当枕头,只能垫在脚下。

书是在一个人找寻这个房子的主人过程中展开的,时间线前后有变化,所以阅读起来不枯燥。我猜应该是塑造了努力文雅有点拿腔拿调想文绉绉的酸腐的德尔加与过于真实略显粗俗的布劳尔。因为译文太差,所以没有读出来,又没有能力读西语。

书中由一情节是从书的印刷中可以看出路径一说,很好玩的。我常想电话号码的连线是不是可以构出一幅图画,而后描绘出你的人生轨迹,是不是会比星座更靠谱一些。当然你可以在九格按键或旧式的转盘按键中设计轨迹。

另外我读出来的是房子的基石是对一个人的爱恋,挖走了,房子便坍塌了。

这书读了两页我便说得出去走走,有点憋闷,因为译文太差了!放在往时我会把这书立马送给小友的,但总听别人说起,所以还是几次三番的硬着头皮重新读起,后来还求人下了一个英文版,遇到不通的地方便去读读英文,好在书不长,总算是坚持下来了。看看我记下的几处阅读体验不好的地方:

“才正要读第二百页”,“正要读第二百页”或者“才要读第二百页”,如何理解“才正要。。。”的用法呢,是强调?这是开篇的第一段,也是产生马上放弃的想法的地方。

“大仲马的著作则‘教’无数妇女从此陷入愁云惨雾”。英文是Alexandre Dumas complicated the lives of thousands of women。估计是“叫或者让”,教这个词儿解释不通

“我曾夤缘亲抚(一本书)”。夤缘:攀援、攀附、绵延。这里应该是一个“有缘”的意思。在百度时没有查到夤缘有这个意思,这么少见的词儿说是笔误好像又不通,此处存疑。

“并不是人人都该写,凡是读到有意思的段落,我便随手记下只字词组,帮助联想,留下通往其他书籍的线索,这里一笔,那儿一笔的,纯粹只是留下一些吉光片羽。”这里“吉光片羽”用法存疑,吉光片羽不是仅指零散、残存,而是指珍重的正式语,自己记得那些东西不好自吹自擂的说吉光片羽。虽然现在常见错误用法,但专门做文字的不该用错,这里的用法与书中的人设不符,莫非是想用雪泥鸿迹?

“他扯着喉咙叫我进门,我刚刚说到他整个瘫坐在椅子上,两眼盯着那口乌漆抹黑的柜子。”He shouted for me to come in, and as I said, he was sitting slumped in a chair staring at the black fire marks on his index cabinet.“我刚刚说”到译的不对,“正像我(刚刚)说的那样”,而“乌漆抹黑”这种口语不符合人物。

“灯光将放在书架上的书分成了两部分”,而译成“将书架分成了两部分”,这便读不懂了。

“我上了布鲁玛的坟”,我勒了个去,译成“去给布鲁玛上坟”不好吗,上了。。。坟,古怪的都有点惊悚了。

后来的阅读我便是这样,遇到古怪的地方就去英文版里找一下,但原文是西文的,而且英文的文字的美丽我也是读不出来的,但总算是读下来的。

很少见特别好的译文,但这么烂的译文也很少见,但据说这书很流行的。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476855-1342209.html

上一篇:读书杂志202202
下一篇:很多作品要过一段时间才可以看懂的。
收藏 IP: 183.230.10.*| 热度|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9 09:0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