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gplan07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eggplan07

博文

笔记、思考、复盘这是阅读的好方法

已有 1541 次阅读 2022-5-24 15:11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这是上周的读书会,现在看,读书会成了我每周最重要的事情了,甚至替代了我每周的爬山,当然了,回来两周没有爬山是因为一直下雨,加之出入场所的正式规定中都要求不满14天的归来者要出示48小时核酸,虽然我估计没有人验,但还是不惹麻烦的好,上一次误变了我的黄码之后,我变得十分脆弱。

这次读书会分享了六本书,但后来讨论的主题变成了“家与爱”。最初我很茫然呀因为会上多数是没有孩子的人或干脆未成婚的人,这些人在讨论如何哺育孩子如何让你收获爱情,后来想清楚了这说明他们都生活在憧憬之中,大家都有理想,都在为未来做好准备,都有一个端正的生活态度。

“猿猴的把戏”,我特别欣赏其中的一句话:支配结构稳定带来社会稳定。因为这可能才是管理的内核,也许是我们大国延续这么多年的一个原因,但估计只是一个结论以及在这个结论下所展开的讨论,书中并不会分析这个结论的原因,所以没有下单,因为还听到书里在讨论新入职的人应该怎么样,一个典型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的观点:不是为了生活而工作,而是为了工作而生活。

“如何让你爱的人爱上你”。什么是爱情?记得有一个日本短篇,所爱的渣男离开她很多年,突然在马路对面看到,因为对方并没有看到她,所以急急忙忙跑过去,结果出了车祸。这种不受控的感情叫爱。那种选来选去的叫寻找组成家庭的另一半,而性是解决生理问题的需求。没有爱的家庭或许并不是最好的家庭,但没有性的爱一定是最好的爱。家、爱、性,及好的一个题目,先记下来。因为爱是一个与理性相对立的东西,是一个感情的问题,是一个无法言表的东西,因而如何去爱哪里会有理论去指导你,哪里会有知识去传承,听那书中多半都是指导如何正确有礼貌甚至卑微的交流(交友),而不是如何让对方爱你。想一想现在的年轻人真的幸福,连如何爱和被爱都有人教;想一想现在的年轻人真可怜,连爱这种神圣的事儿都有人拿来骗你。哈!

还有一本育儿的书。我的结论是社会不需要育儿,儿童自有其生活,儿童不是成年前的准备,而是只是人生的一段过程,你总不能说中年是老年时期的准备吧,同样的,儿童年代也是人的一个自有阶段,不是一个准备阶段,所以育儿是不需要指点的,你所需要的只是哺育你的配偶,在儿童面前建立一个正确的父母关系,才是对儿童最大的贡献。父母的生活是会完全复制在子女身上的,这个结论直接得到另一个结论那就是找配偶的时候要强调门当户对。

教育与爱的最大毛病都是不可重复,所以我们之所见都是个案,也就是梳理不出规律,所有专家的结论都是过去所发生的,甚至你所见到的过去也都发生过,因而有一句是阳光下没有新鲜事儿,但你却无法从这些众多混乱的案例中找出规律,偶尔的一个规律也只是事后的规律,对未来毫无指导意义。

“次第花开”,多好的名字,想不火都不容易。众生皆苦,苦是人生的组成部分,还有一种是变苦:苦乐是平衡的。我的观点是你有多大的快乐就将有多大的痛苦,如果今天你爱的多深,终有被伤害多深的那一天。还记得有人送过我一本能断金钢,没看,估计也是这种这种书。

“盲眼钟表匠”、“自私的基因”。把盲眼钟表匠下单了,但推荐者说自私的基因可能更经典一些。听介绍应该是一些机械生物论式的解释,一切皆有定论。所有的理论都不是石头里蹦出来的,而是渐近试探出来的,所以物理生物论(比如机械生物论量子生物论)和化学生物论(分子生物论)一定是很有市场的。规律是客观的(可能),但科学描述是有发明者痕迹的,因而所有的理论都有人为的痕迹。

我要向群主的帅才学习,他总能代表厚重,我要向捕手的先锋精神学习,她总能代表激情。每次我都说多听听少说话,可总是有自己的观点憋的难受。最后群主对我的点评是我喜欢批判性的阅读,我还真没有这样想过,佩服群主的洞察力和归纳能力后,我在想我的观点是不是都已经充分表达了,我的内涵是不是已经榨干了,不论再读什么书,我的观点只是换了一个书皮的外衣,而后还是那个批判性的观点。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偏离了最初我来读书会的初衷了,本是想让自己的思想更丰富一些的,但如果不存在让我偏离的力量,我还需要来吗。

   笔记、思考、复盘是阅读的三大利器。记忆是思考的残留物,而笔记是阅读化为已用的方法,通过阅读与思考难为你的大脑,释放你的大脑,对后高质量复盘最有利于成长。还小小的说一句,不要在书上标记,除非万不得已,最好用的便利帖。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476855-1340005.html

上一篇:那天第一次参加读书会
下一篇:那些都是磨灭你的挫刀、绑缚你的绳索、遮闭你的黑布。

3 郑永军 尤明庆 曹俊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7-3 06:3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