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gplan07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eggplan07

博文

读【支配与抵抗艺术:潜隐剧本】作者詹姆斯·斯科特 (James C. Scott)

已有 1328 次阅读 2022-5-18 14:40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当时连续读了多本科普的书,总觉得不够烧脑,所以询问了一下有没有什么需要动脑的书,娜姐便给选了这本,确实有些居心不良,这也太烧脑了,引用的很多典都是没有听说过的,名词也都起的很别扭,结构上故意搞的有些混乱,翻译上又怕曲解了原意,所以也译得很生硬。再加上个人的阅读能力不足,所以读起来很费事。好在还有个前言,读的时间有些长最后总算是搞明白了一丢丢。实在话,还专门做了一个目录,捋了一下全局的逻辑。

支配与抵抗艺术:潜隐剧本。书名译的不好,第一眼搭上去以为是支配与抵抗的艺术,其实是支配、抵抗艺术,威权下的抵抗艺术?也不对,因为还讲了威权(支配),潜隐剧本也不完全准确,因为虽然定义了潜隐剧本是用支配者和从属者都会构成的,但主要讲的从属者的潜隐剧本。

潜隐:潜在的、隐藏的、不明显的。为什么不直接用隐藏的呢?是滴,我承认在百度里可以查到有这样一个词,但我们只能猜这个什么意思,虽然猜的不错,可总是很别扭,为了显得译者读的书多,有文化?

支配者与从属者:统治者与统治阶级,被统治者与被统治阶级。支配者讲的话是公开的剧本,支配者支配下的从属者讲的话也是公开的剧本。从属者用语言和行为的非公开表达,是潜隐剧本,虽然定义为从属群体的政治表达,但同样的,支配者在幕后的语言和行为也属于潜隐剧本。

向权力说出真理在任何时候都是件不容易的事儿。潜隐剧本的政治意义:研究的目标是要认清在何种程度上,统治阶级能够将他们的见解强加为合法的社会规范,不仅规范从属阶级的行为,也规范他们自己的意识。换言之,底层能否在一定程度上拥有自己独立的意识。

农民(书中以南亚的农民为考察对象),或者说最下层总是宗教和革命的发源地,比如基督教,眼见着他们在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一点一滴的慢慢的从底层开始做起,他们不声张,也不张扬,小心翼翼的,很符合一直以来的教义传统。

历史上我们也是这样成功的,所以领导层提出“不忘初心”,真是穿透历史的结论,我们最需要的不是那些在上层或者精英们的感受,更多的要知道最下层的感受,或者说多数群体的感受。做到倾听他们的呼声、明白他们的诉求、为他们而设计政体。

人们很多潜剧本有多种,最常见的我感受到三种:

一种是上层精英,通常是知识分子,总是要语出惊人,青史留名,立言立德立身。当年有个右派发明了一个“天下”词,自己兴奋的手舞足蹈,并不是因为他为这种理论或者国家的命运感到兴奋,而是因为他发现可以震惊四座而兴奋。所以很多这种人的言论是先有结论,这种结论是要与大众相背,或者与传统相背,或者与常识相悖,为些结论下再寻找材料,大胆假设小心求证,而并不是从已有的资料出发,正确的逻辑推理得到结论。所以为潘金莲翻案不是说从史料上或者叙述者的背后得到结论,而是为了推翻而推翻。这种人通常是在生命的后半段,而且相对平和,不要看言词激烈,因为骨子里并不一定是这样认为的,所以坚韧性不强,很容易出叛徒。

另一种是年轻人,这是一种时期,传统上叫叛逆期,我给的名字叫“一万公里”。开过车的人都知道,开了一万公里后通常都是事故多发期,因为刚刚学会开车的时候上路,都是战战兢兢,目不斜视,虽然开回来都腰酸背疼(对,是真的开车,不是那种开车,更不是车震),停车的时候还会下来瞅上几次,确认无碍时才做下一个动作。而后到了一万公里了,特别是上高速也跑了几个来回后,觉得可以了,路上可以顶速跑了,也会学着潇洒的单手把方向盘了,倒车的时候也时常显露一下真正的技术,一把入库。结果。。。结果是会在最安全的时候出第一次保险,并且发现出险是论“波儿”的,很快就有了第二次第三次出险。年轻人也有这个阶段,就是觉得自己可以称“Sir.”啦,应该有自己表达的权利了,全世界都应该听我说说话了,甚至“闭嘴,开车!”。这个没有什么,只是想表达的权利,很多要求都是逻辑上不通的,或者说成人的世界不太容易理解的,但慢慢的,坏人也会变老,哈,这世界就看下个“跨掉的一代”了,每个前辈都这样讲,而实际上从来就没有以后也不会有跨掉的一代。

最后一种就是“弱势”群体。底层的语言,他们语言闪烁躲藏,有一个词汇就会有一千种表达的方式,有很多话头,但骨子里是坚定的,通常都没有逻辑甚至是矛盾的,泛泛的望去,你很难搞清楚他们的终极诉求。但这种表达却是持久的,甚至很有生命力,可以用野草才描述也可以用星星之火来表征。是智慧的也是无奈的。

红楼梦和金瓶梅为什么会成为代表作,恰恰是两个阶层语言的代表,我们唯一缺的是麦田的守望者,那个年轻时代的叛逆者的代表作。

我以为最后一章是会讨论潜隐剧本什么时候不再是潜隐了,会产生什么样新的潜隐,结果却是一个不伦不类的东西,权力在这里并不是支配者,而是说从属者的狂欢。拒绝再生产霸权式表象,就是不再服从,不再做面子上的服从。打破沉默:政治激奋。新技术有没有可能穿透社会结构的屏障,还得让我们拭目以待。

最后强调一句,作者可能也是在用本书实验潜隐剧本,因为很多限定性修饰,“也并不是说”、“当然”、“可能”,因而更增加了阅读的障碍,但认真读下来,还是蛮不错的一本书。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476855-1339123.html

上一篇:陆:终于见到书了:序
下一篇:世界的尽头是石头,而石头最似神仙。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7-3 07:4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