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苑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oqizhou 论春语秋,谈科说学,声传言教。

博文

哈罗,深圳! 精选

已有 2228 次阅读 2021-4-10 22:07 |个人分类:家庭教育|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共享单车作为一个互联网的新生事物,是我一直很想尝试的,想骑就骑,想停就停,不正是实现骑车自由的终极梦想?住在澳大利亚的黄金海岸市时,曾经在旅游区发现过几辆摩拜单车,有点跃跃欲试,但每次以汽车代步,没有找到机会。近年来新闻里看到的是共享单车公司倒闭的倒闭、兼并的兼并、收购的收购,连摩拜也变成了美团!真是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但共享单车还活着!这次回国在深圳工作,停在单位附近的哈罗出行,是我的蓝色惊喜。我住的地方离单位有三公里多,走路要四十多分钟,单程坐公交因为绕路也要三十多分钟,快让我骑车吧。我迫不及待地下载哈罗出行APP,没想到需要输入身份证号码,我只有护照怎么办?打了两通电话、过了好几天才终于搞定!

 

现在骑车有一周了,可以说说体验了。首先说硬件。自行车以蓝色为基调,白色来陪衬,但搭配的比较土气,没有摩登的感觉,估计主打耐看实用。没有后座,只有前面一个小筐,所以带东西只能意思意思。座位高低调整容易,龙头有点太灵活,没有前灯,晚上骑车只能靠路灯,铃铛是一个不起眼的转盘,不小心碰着了才发现,而骑的感觉跟几十年前的自行车没有什么两样,所以作为硬件,没有什么新意,除了一个隐藏的GPS定位器和联网的锁。

 

至于软件,开锁比较容易,打开APP,对准二维码,咔嚓一声几秒就开了。但还车关锁往往要等好几十秒,据说是需要定位,确定是否在指定地方停,我第一次就停错了地方,得了个警告。但在住的地方,我发现只有在公交车站附近有个点,所以最后一、两百米还得自己走。有时从家出发根据找车的步行指示却找不到车。有一次还车时,软件却卡在“回到订单”的指示,怎么也去不了“我要还车”的页面,在那里捣鼓了好几分钟,求助在线服务,也不过是机器人提供一些不关痛痒的常见问题的回答,毫不给力。无奈之下,询问一个正在那里停车的年轻人,她说她只用支付宝里的哈罗出行。果然,这样就解决了问题。在这之后,我只通过支付宝订车,到现在还没有给我带来麻烦,而且我发现哈罗出行APP居然占用了手机的25%的电,所以彻底跟它说拜拜了。

 

其实影响共享单车体验的也不是软件,而是路况。听说交通规则是电动车和自行车一样只能在人行道或者自行车道上骑,但自行车道比较少,有的竟然变成了电动车、自行车的停车场。而人行道高低不平,自行车再怎么也骑不快,特别是在大公司门口,或者热闹的地方本就狭窄的人行道上常常停了电动车为主的两排车,到头来只剩下羊肠小路供行人、自行车、电动车双向流动。我们单位位于建设中的新区,到处在修路,有的地方连人行道都没有,所以我有时不得不和汽车同行,遇到繁忙的地方,只能两个车轮加一条腿半骑半行。

 

骑车最大的感受是安全意识和管理力度还没有赶上经济的发展。虽然深圳要求骑电动车的必须带头盔,但很多人不带。常常看到一家三口人一辆电动车,只有驾驶员带,骑着电动车闯红灯也随时可以看见,在人行道上骑也好像不分左右,只能见机行事。尽管没有规定骑自行车必须带头盔,我还是如同在国外骑自行车一样,戴上头盔,并且在后背书包上贴了反光片,为安全骑驶做表率。不过可喜的事,汽车驾驶员现在挺有规矩的,经常能够礼让行人,看样子好习惯在有力度的管理下是可以培养出来的。

 

这次体验的其实不仅仅是单车,而是生活。噪杂中见活力,人气里是生机。虽然时时有问题,但也处处有进步,难怪回国的朋友都说好挤好乱好快活。哈罗,深圳,悄悄的,我来了!


IMG_3941-l.jpg




http://wap.sciencenet.cn/blog-472757-1281328.html

上一篇:百度的螺旋桨RNA结构预测竞赛,预测的不是RNA结构
下一篇:实验室的厕所:可以不蹲吗?

7 范帅棋 孙颉 赵凤光 白龙亮 潘北军 雒运强 刘士勇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6-17 03: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