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轩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unday80 要么读书,要么旅行,身体和心灵总有一个要在路上。

博文

易中天中华史·国家——阅读笔记

已有 1199 次阅读 2022-1-15 17:54 |个人分类:读万卷书|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图书规格

【 书 名 】易中天中华史·国家
【 作 者 】易中天
【 ISBN 】978-7-5339-4224-3
【 出版社 】浙江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6-01

笔记

国家一旦诞生,人类就进入了文明时代。进入国家时代,好日子就算过完,这是很多人的共识。
古希腊的那位诗人叫赫西俄德,古罗马的叫奥维德。他们的共同观点,是都认为自己生活在黑铁时代。之前,则是黄金时代、白银时代和青铜时代。黄金时代最好,人类美好高贵,社会公正和平。白银时代马马虎虎,但不再天真无邪。青铜时代战火连天,但信仰和神性犹在。黑铁时代就一塌糊涂,人类变得贪婪残忍,互不信任,互不相容,没有信仰,也不再有真理、谦逊和忠诚。
类似的说法,我们民族也有。比如希腊、罗马的黄金时代和白银时代,在儒家那里就叫“大同”。大同之世的特点是“天下为公”。
青铜时代,儒家叫“小康”。小康之世的特点是“天下为家”,财产私有,权力世袭,战争不可避免,道德礼仪和圣人英主也应运而生。
至于黑铁时代,恐怕是只能叫“乱世”的。大同、小康、乱世,就是儒家那里的历史三阶段。尧舜是大同,夏商周是小康,春秋战国是乱世。
对应这历史三阶段的,是三种指导思想和政治哲学:大同讲帝道,小康讲王道,乱世讲霸道。 


一个民族如果没有国家,或没能建立自己的国家,她的历史就会一直停留在史前时代。只要建立过国家,哪怕后来失去,也会有自己的文明。
国家,是文明与史前的分水岭。 


什么是臣?奴隶,包括战俘和罪人。臣谓征伐所获民虏者也,男人为臣,女人为妾。
古书中的民,往往被解释为冥、暝、盲、氓。这大约因为最早的民都是战俘和奴隶,有的还要被刺瞎眼睛。比如黎民,就是战败的九黎族
在上古时期,人和民也不平等。最高级的是“大人”,其次是“小人”,最低级的是“万民”。 


对于农业民族来说,安居才能乐业。城市,让农民免除后顾之忧。因此,在战事频仍的古代,最重要的是筑城,最持久的是围城,最艰难的是攻城,最残忍的是屠城。
国家,是最大的屋顶;京城,是最厚的城墙。建立国家,首先图的是安全。城市比农村安全,也比农村自由。
新聚落(城市)与老聚落(土楼)的最大区别,在于里面住的不再是“族民”,而是“市民”。超越了家族、氏族、胞族、部族的“公共关系”,关系、事务、权力、机关和规则都是公共的。这个公共规则就叫法律,这个公共权力就叫公权,这个公共机关就叫国家,而代表国家行使权力的人就应该叫公职人员或公务员,甚至公仆。
以城市为标志,国家诞生。 


原本是部落的酋长。他们起先叫“尹”。尹,就是手上拿了根东西,甲骨文的字形跟“父”十分相像。
父,也是手上拿了根东西。只不过尹手上拿的是杖,父手上拿的是斧。但有人说父拿的也是杖,还有人说父拿的其实是炬,因此是继往开来的领路人,主心骨。 


安全与自由就像公平与效率,是一对矛盾。侧重点不同,选择就会两样。
更看重自由的,选择民主制;更看重安全的,选择君主制。这是大多数古老民族最终都要选择中央集权的原因之一。
问题是,安全可以用技术来解决,自由却只能靠制度来保证。因此,世界各民族又会殊途同归,最终都将走向民主政治和民主制度。只不过在此之前,大家都得走过漫长的道路,包括西方,也包括中国。
没有什么航程会是弯路,没有什么探索毫无意义。所有民族的勇往直前和坎坷曲折,都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也都是可以互相借鉴的。 


在欧洲,没有哪个地区会像希腊那样拥有如此漫长而曲折的海岸线,以及如此众多的岛屿。站在希腊任何一个山顶,你看到的都将是蓝天白云下那浩瀚的大海,一望无际。这是一个海阔天空、无拘无束的自由世界。 


在滑翔机和降落伞发明之前,航海无疑最能让人体会到什么是自由,也最能让人明白什么是责任和理性。
希腊文明中一直有着自由和理性的精神,请不要忘记航海的作用。 


平等是商业活动的基本前提。
为什么能有商业?因为可以商量。因此,真正的商品经济,一定是公买公卖、平等互利的,也一定是成交自由、可以讲价的。这就必须独立。独立才平等,平等才自由。
难怪恩格斯在说到希腊人的革命时,使用了“炸毁”两个字。由于航海、殖民和经商这三个炸药包,氏族血缘组织被炸得粉碎,人身依附关系被炸得粉碎,史前文明的所有优点和缺点也被炸得粉碎。希腊人,直接从族民变成了公民。 


商业民族,早就意识到处理事务和关系,货币和契约比人好。
契约由于它对签约各方具有同样的约束力,因此是公正的,也是公平的。
第一种平等产生了——契约面前人人平等。 


契约用于自然,不证自明的叫“公理”,推导的过程叫“推理”,推导出来的叫“定理”,最后的结论叫“真理”。
某个结论是不是真理,要看是否符合逻辑关系和事先约定,谁都没有特权可以蛮不讲理。
科学诞生了,真理面前人人平等。 


契约用于社会,社会的契约就是法律。由于它是关于社会问题的,所以叫“社会契约”;由于它是全体公民签订的,所以叫“全民公约”。
全体公民一起来立约,不可能条条款款都意见相同。也只能先做两个约定。
法律的制定,只能寻找“最大公约数”,也就是每个人都可以接受或不能容忍的。这些大家都同意,那就写进法律,成为共识,也成为约定。这就是“法治原则”。
如果连最大公约数也找不到,少数服从多数,以多数人的约定为约定。这就是“民主原则”。 


法律能管的,也一定只能是底线。更高的要求,比如见义勇为、救死扶伤、相濡以沫、助人为乐等等,法律就管不着了,只能靠道德。 


什么是希腊精神?独立与自由,科学与民主。但,正如希腊的民主不彻底,他们的独立、自由、平等也不完全。奴隶是不自由的,妇女是不独立的,男人和女人也是不平等的。希腊衰落,是因为他们丢掉了自己的精神。 


巫术不是“伪科学”,而是“前科学”。巫术,是原始人类的心理医生。
科学与巫术一脉相承。它们都认为,世界是有规律的,规律是可掌握的。人类一旦掌握规律,就可以控制事态,改变现实。只不过,科学掌握的规律是现实的,巫术却很可能误入歧途。这是科学终于取代巫术的原因。
退出历史舞台的巫术除了变成艺术,还有三条出路:变成科学,希腊是这样;变成宗教,印度是这样;变成哲学,希腊、印度、中国,都是这样。 


犹太人和印度人在天上,希腊人和中国人在人间。
一直生活在人间的中国人甚至部分地保留了巫术。民间喜欢的口彩,皇家喜欢的祥瑞,便都是巫术的遗风。
进入文明时代以后,巫术不再占据舞台的中心,它也要变。只不过,在中国,它既没变成科学,也没变成宗教。它变成了礼乐。
礼的任务是维持秩序,给我们安全感;乐的作用是保证和谐,给我们自由感;中华民族独有的礼乐文明,则帮我们实现身份认同。 


罗马人对世界有三次征服,第一次用武力,第二次用宗教,第三次用法律。法律的征服是最持久的。——德国法学家耶林 


世界上没什么最好,只有最合适。对于传统社会的中国人,它也许是合适的。这种制度从西周一直延续到清末,就是证明。传统社会解体后,中国人六神无主,张皇失措,道德滑坡,不知何去何从,同样是证明。 


兵器是杀人的,礼器则是吓人的。所以商朝的青铜礼器上,满是妖魔精怪、牛鬼蛇神、魑魅魍魉,全都面目狰狞形象恐怖,不是“杀人不眨眼睛”,就是“吃人不吐骨头”。
如果说,面对仰韶文化的彩陶,我们感受到到的是生命气息;那么,殷商青铜礼器给人的感觉,则是粗野,有蛮横,有霸气,有威严,也有顽皮和搞笑,甚至“某种真实的稚气”,因为那毕竟是我们民族童年的作品。 


商人确实喜欢折腾。这是一个富有想象力、创造力、探索精神、开拓精神甚至叛逆精神的民族。他们几乎把所有的可能都尝试了一遍,结果弄得自己一半像中国,一半像外国:神权政治像埃及,等级观念像印度,制定法典像巴比伦,商品经济像腓尼基,奴隶制度像罗马。
但最“不像中国”的,还是他们的工商业城市经济。殷商的工艺水平极高,手工业也相当发达。就连马缨和篱笆的制作都有专门的工匠,完全达到了专业化的程度。
这些产品除了满足商王和贵族的骄奢淫逸,也拿到市场上买卖。生意最好的时候,庙宇都会变成市场。更多的商品则被成群结队的商旅驾着牛车骑着象,运往五湖四海世界各地。这种盛况,在上古唯独殷商,以至于后人会以轻蔑的口气把做生意的称为“商人”。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455749-1321212.html

上一篇:易中天中华史·祖先——阅读笔记
下一篇:易中天中华史·奠基者——阅读笔记
收藏 IP: 1.202.186.*| 热度|

1 郑永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2-8 18:0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