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cuiy69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cuiy69

博文

忒色(Tei sei)西安

已有 4927 次阅读 2013-3-9 20:43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normal, style, 西安, 地图, 地摊

        路过地摊,买了张手绘地图,在西安三年多了,都还没有正式地去了解它。正好朋友下周要来西安玩,我也先做做功课。

        刚考上研究生还没来西安的时候,一位实习老师跟我讲“八百里秦川尘土飞扬,一群懒汉大唱秦腔”。老师说,这是地理和民俗,懒汉听似贬义,实际是说一种悠然的生活状态,这种状态也因为八百里秦川、风调雨顺的优势。没有真正地踏在关中平原的大地上,坐火车的时候看到的峰岭不知道是不是秦川,猜想应该是这里被称为“塬”的一种地形。因流水冲刷而形成,呈台状, 四周陡峭,顶上平坦。,就像一个翻转的箩筐。秦腔,是陕西、甘肃一带的地方戏,以枣木梆子为击节乐器,放出桄桄声,又俗称“梆子腔”、“桄桄子”、“乱弹”。从这些俗称,大约就能够想象到秦腔是怎么一种风格的唱法,不是本地人一般听不懂歌词唱的是什么,也接受不了它的噪杂,我刚来西安的时候就难以忍受,直到《白鹿原》上映的时候,听到里面的秦腔,突然就有了很特别的感觉。

        自古西安有“八水绕长安”的自然风貌,八水指的是渭、泾、沣、涝、潏(yù)、滈(hào )、浐、灞八条河流,它们在城四周穿流,均属黄河水系。在我的印象中,西安的雨并不多,而且总是淅淅沥沥的小雨,下雨的风格不像北方城市那样的大气滂沱,更像是南方梅雨的那种断续连绵。这些水系水量的维持我也无从考证。还有长安八大景,华岳仙掌、骊山晚照、灞柳风雪、曲江流饮、雁塔晨钟、咸阳古渡、草堂烟雾、太白积雪。山水云雾,自然之态。冬天温暖夏天炎热,春秋天特别短。三月开春的天气,柳条抽出新绿,白玉兰 满树繁华,气温就能飙到二十七八度。最近网上一个搞笑的帖子说,西安的天气一年四季随机播放,一周之内可以经历四季轮转。尘土,是西安自然加人文形成的忒色,天总是灰蒙蒙,星星可以数的清。
       
西安,是一个有故事的城市,不说陵墓、城墙、楼宇,单是一个个小小的地名也值得考究。据说,西安每个稀奇古怪的地名都有一段传奇的故事,案板街、炮房街、大皮院、刺枣巷、粉巷、鸡市拐、骡马市......刺枣巷是明景泰年间举行乡试、会试的考场,为防止越墙舞弊,在院墙头插满枣刺而得名;坊间传说粉巷是古时皇帝选妃子的地方,每年粉巷都住满了进城等待被选的女子,她们身上有好闻的脂粉味道,很多商人也在此经营胭脂水粉,满街飘香;鸡市拐、骡马市,都是因专业市场得名的,就是卖和骡马的市场,如今这些地方已没有了鸡和骡马,但其热闹繁荣却远远胜于有鸡和骡马的年月。西安的特色小吃之多,估计没有几个城市能敌,凉皮、牛羊肉泡馍、肉夹馍、锅盔、多种面,像岐山面、臊子面、biangbiangmian。biang这个字所有字典上都找不到,据说是笔画最多的汉字,写的人也是一边念顺口溜一边写才能写出的。“一点飞上天,黄河两边弯;八字大张口,言字往里走,左一扭,右一扭;西一长,东一长,中间加个马大王;心字底,月字旁,留个勾搭挂麻糖;推了车车走咸阳。”关于biang字的来历,还有一个耐人寻味的故事,附在这,愿博各位看官一笑。

    一位集怀才不遇愤世疾俗贫困潦倒饥寒交迫于一身的秀才来到咸阳,他路过一家面馆时,听见里面“biang——biang——”之声不绝,一时饥肠辘辘,不由得踱将进去。只见白案上摆满了和好的长条状面块儿,师傅拎过一块儿,扯住两头,顷刻间摔打成裤带般宽厚扔进锅里,顷刻间摔打了好几块儿,顷刻间从锅里捞出一大海碗,碗底事先盛着作料和一些豆芽青菜,自然要浇上一大勺油泼辣子,热腾腾端上来。秀才看得兴起,大叫:“好啊!店家来一碗!”“这位客官一碗……”店小二一声长长的吆喝,顷刻间一碗面摆到面前,顷刻间碗中罄净,直吃得秀才大汗淋漓。“店家,结账!”秀才喝道。一摸兜,坏了,一时忘形,竟忘了囊中早已空空如洗,顿时窘住,刚才的热汗顷刻间冷冰冰刷在脸上。一旁,店小二斜着眼耸着肩,一脸坏笑。“小二……”秀才讪讪,话刚出口便被店小二堵住:“客官,本店小本经营,概不赊账。”见店小二不通融的模样,秀才又向身上摸去,左一摸,右一摸,上一摸,下一摸,好像早晚能摸出几文钱来似的。

  店小二心想:“你个穷秀才,看你摸出什么来。”天呀,这不是有辱斯文么?秀才一面摸,一面思量脱身之计。他与店小二答讪:“小二,你家这面何名?”“何名?”店小二学着秀才的腔调说:“biang、biang面。”秀才问:“biang、biang面?biang、biang字咋写?”这家面店可是远近闻名的老字号,其面做得特殊,面与面板摔打撞击,“biang、biang”也,故称“biang、biang面”。“biang、biang”二字咋写,店家做面,客人吃面,谁也没去想过。见店小二答不上来,秀才顿时有了主意,他说:“小二,你与老板商量过,本人今天没钱,可否写出‘biang、biang’二字,换这碗面吃?”店小二顷刻间回来,说:“成。”店家心想:“古来就没有‘biang、biang’二字,看你穷秀才怎么赖账。”“biang、biang、biang、biang……”秀才心里嘀咕,嘴上嘀咕。

  秀才读书,也最认书,古往今来偏偏没有这“biang、biang”二字 ……“书上没有,岂可生造乎?”皇上可以造字为名,秀才岂敢与之比肩?秀才满腹心酸,一腔惆怅;寒窗苦读,功不成,名不就,众目睽睽下,落到赖账这般田地,天理不公啊!他一急,心里骂皇上:“什么‘日月当空照’?民间疾苦,哀鸿遍野;宫闱倾轧,豺狼当道;贪官污吏,横行乡里;我秀才寒窗苦读,就因无钱无人,打不通关节,获不取功名……日月何照之有!罢罢罢,你皇上能造字,我秀才何尝不能?”秀才一声大喝:“笔墨伺候!”只见他笔走龙蛇,大大地写了一个biang!他一面写一而歌道:“一点飞上天,黄河两边弯;八字大张口,言字往里走,左一扭,右一扭;西一长,东一长,中间加个马大王;心字底,月字旁,留个勾搭挂麻糖;推了车车走咸阳。”一个字,写尽了山川地理,世态炎凉。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454131-668761.html

上一篇:博士路上的思考——知错改错
收藏 IP: 117.32.153.*| 热度|

3 曹聪 戴德昌 魏东平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3-4 01:1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