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zc009 我本布衣,躬耕在希望的原野上。

博文

大笔写春秋,蒋先生何罪之有呢?

已有 3316 次阅读 2012-4-7 12:08 |个人分类:身边那些事|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无罪, 春秋, 大笔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别人怎么看蒋继平先生的忏悔,也不想就忏悔事谈自己的看法,但我想对蒋先生说:
    蒋先生,从内心深处讲,冷静与客观在面对冷漠与主观的时候,是最无力的,也最无助的。您大概应该也体会了不少吧,窃以为,最好是以静噪两不相干的心怀淡然处之。俺虽未而立,但能体会您的苦衷:一个非常认真和严谨的人又非常坦诚,那么在有些事上往往很受伤害。不过您这是跟谁过不去呢?骂您的人也不过那么些个人吧?作为具有严谨科学精神的您,不至于上升到国家层次吧?若还有数以亿计的人支持您、理解您呢?不知您作何感想?
    其实您提到的问题,俺曾专门写过一篇《集体智慧的丧失》,虽说出发的视角不同,触及的问题和本质是一样的,人与人很难沟通。不同时代的人更难沟通,但做到理解是可以的,甚至很容易;相互理解您还是少奢求点,非得要求的话,您还是要求自己多包容吧。咱们谁都不是圣人,当然咱也不至于俺死之后,哪怕洪水滔天!
    俺一直觉得吧,活着就是一种鲜活的历史,不断的增加历史的厚度,提升历史的价值。不管你在地球的哪个旮旯里头,活着就是要担当,生离死别、爱恨情仇都要担当;无关的人说说无关的闲话,他自己是不疼不痒的,骂几句又有何伤呢?您不可能没说过闲话,没骂过人吧?看到了、听到了你担起就是了,有啥?你看不到听不到的更恶毒的多了去了,你还担当不到呢?您想象得到当年美利坚合众国土地上华工的血泪吗?您翻开中国近现代史,那一页能够让人看了气定神闲?
    人吧,耐得、忍得、舍得,耐是得、忍是得、舍也是得。俺跟各个年代的人都还聊得来,刚俺说了,理解其实很容易的,您只要理解别人啥都好办了。您别人理解您,这个要不得,只有看机缘了,您不要求,俺可能也理解您。俺跟老庄也聊得,您要有兴趣读读俺写的《与庄子先生谈教育》,觉得俺写的不好,您看看《史记》中的《孙子吴起列传》或许就没必要想那么多了。鲁迅先生说过,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刚说《史记》,您也可以读读司马迁,瞿秋白也写过《多余的话》……
    话说时代是要变的,您也不必太悲观,至于到底中国以后如何,咱谁也说不准。虽说您提到的纯粹的爱国精神,眼下很多人认为是做作;您说为人民服务,很多人说是官僚、虚伪;您说您真诚、真心之类的别人不理解、误解、曲解,以此发泄内心的痛苦等,也不全是坏事啊?至少别人心里舒坦些了,您不也学到不少东西、认识到不同的人的嘛?也看出了不同的人的境界的嘛?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呢?
    蒋先生,作为后辈,俺是不好置评的。若是可以,俺倒是想说道您几句,别人骂您是觉得您承受得起,也或者是爱您,肯也或者是想让您更清醒些,希望您不要老来糊涂,虽说您现在还比较年轻,有时候甚至有点孩子脾气。
    俺冒昧、不揣浅陋,无法寄语,只有留言,不知能否达意?以上有不妥的话您别见怪。
    无论你是怀古之幽情,或寄托其他情怀,居今之世,都需要达观。旅居海外,越是岁月增长,故土情结越长,俺就算离家千里之外在国内求学,个中情感也能够体会,其中情愫也能多少明了。希望同为华夏儿孙的我们,无论身在何处都能够互相体谅,多些包容与达观,在哪儿都不容易。我们的民族是个苦难的民族,走到今天更不容易,而我们能够达到读历史的最高境:无真假、无对错、无善恶,更是难上加难,很多人估计对这九个字都不甚清楚,就谈不上真的理解了,尤其是正在历史变革中经历的人,做到豁达更不容易。
    最后送您一句话:大笔写春秋,我何罪之有?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450882-556371.html

上一篇:从康德哲学看经济学研究中的问题
下一篇:论师德与学品

6 王春艳 黄晓磊 李土荣 蒋继平 周可真 陈绥阳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6 04:1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