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医科大学汪凯的科学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Kwang02 重医感染性疾病分子生物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汪凯的个人主页

博文

[转载]专家详解:新冠疫苗“加强针”打不打?什么人打?打什么针?

已有 1515 次阅读 2021-7-30 11:39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文章来源:转载

   从南京禄口国际机场开始的新冠病毒德尔塔变异毒株(Delta或 Lineage B.1.617.2)传播链还在蔓延。据新华社记者报道:“从南京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获悉,2021年29日0-24时,南京市新增本土确诊病例13例,其中1例为无症状感染者转为确诊病例。20日至今,南京市累计报告本土确诊病例184例,本土无症状感染者1例。目前,有8例重型确诊病例。”

    从今年5月底的广东,到现在的南京,我国已经是第二次遭遇新冠病毒德尔塔变异毒株。在两次遭遇战中,都发现有已经接种完两针新冠灭活疫苗的确诊患者。  我国多数人接种的新冠疫苗都是采取两针免疫程序的灭活新冠疫苗。灭活新冠疫苗接种两针,这也是国家卫健委发布的第一版《新冠疫苗接种技术指南》明确推荐的免疫程序。

  7月29日,多位专家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提出,对于一些重点人群应该接种第三针疫苗增强免疫。目前新冠疫苗加强的第三针接种需要考虑的因素有很多,专家详细解答了为什么要打第三针,什么人要打,有无可能开发针对德尔塔变异毒株的第三针疫苗等问题。

为什么提出要加强第三针?

  中和抗体水平是评价新冠疫苗保护效力的一个重要指标。目前多个研究都表明,在接种新冠疫苗6个月后,人体中和抗体水平会显著下降。

“这种情况不理想,对疫情防控也不利。”香港大学生物医学学院教授、病毒学家金冬雁表示,灭活疫苗激活细胞免疫的能力比较差,但它可以激活记忆的B细胞,就是说把病毒记住了,等下次感染的时候会起来一些反应,这对于减轻病症,减少重症程度是有用的,但是减少感染这一个重要的目标来说是不理想的。

  “如果打了疫苗了还是发生聚集感染,还是会发生一传十传百这种情况肯定对防控也是不利的。”金冬雁认为,这也影响老百姓对疫苗的信心。

     金冬雁认为,目前国外已经在实施为部分人群打新冠疫苗加强针,国内也应该考虑这个问题。

据英卫生部6月30日发布的消息,政府独立专家组“疫苗接种与免疫联合委员会”建议9月开始为疫情中最易感人群打第三剂加强针,以便在今年冬季前加强对这部分人群的保护。

     但英国卫生部也表示,随着数据分析不断开展,该委员会的最终建议可能会有变化。目前英国正通过临床试验评估新冠疫苗加强针效果,预计今年9月研究团队能公布这项临床试验的初步结果。


是否加强免疫主要考虑因素有哪些?

    打不打新冠疫苗的第三针加强免疫主要考虑的因素有哪些?7月29日,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专家卢学新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第一是安全性,第二是有效性,然后是疫苗的可及性。

值得一提的是,我国关于新冠疫苗第三针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研究也已经发表,这对接下来的疫苗接种策略提供了数据支持。

    近日,科兴生物发表在健康科学预印本论文平台Medrxiv的一项新冠灭活疫苗Ⅱ期临床试验中期结果表明,尽管6个月后中和抗体水平下降,但两剂疫苗免疫程序产生了良好的免疫记忆,接种第三剂后能够迅速诱导强烈的免疫反应,中和抗体滴度显著提高,接种第三剂后28天中和抗体滴度比第二剂后28天中和抗体滴度增加了3-5倍,且第三剂与第二剂间隔时间越长,增长倍数越高。

    在该论文的讨论部分,作者表示:尽管第三剂接种可能是必不可少的,但制定和实施加强方案应综合考虑当地的疾病流行情况、感染风险、疫苗供应等相关因素。根据当前形势,从中短期来看,与加强剂次接种相比,确保更多的人完成两剂灭活疫苗接种应该是更优先事项。

    卢学新认为,科兴生物公布的数据也显示接种第3针安全性和中和抗体滴度均表现良好,这也是目前紧急状态下防控疫情的一种候选方案,具体打不打还需要等候有关部门的政策。


什么人打第三针?

     如果以6个月的保护期为界限,目前已经有部分人接种完第二针新冠灭活疫苗满6个月了。

那么,是不是所有人都要接种第三针?考虑因素有哪些?

  “如果真的实施第三针,根据紧迫性和风险评估,一线人员、出入境相关人员及高风险行业从业人员及公共服务人员应该属于第一梯队。”卢学新说。

     金冬雁也认为,一些高危人群比如医护人员、机场工作人员、老人看护人员需要尽快接种第三针,先把中和抗体水平提高上去,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接种第三针的人是否需要先去检测抗体水平 再决定要不要接种?“新冠抗体检测应该变成一个常规操作,也是合理的。”金冬雁认为,目前抗体检测一直没有发挥太大用场是一种遗憾。


第三针应该打什么疫苗?

    对于新冠疫苗保护作用的担忧还源于新冠病毒的变异,德尔塔变异病毒导致疫苗保护率下降已经成为必须要面对的事实。

    据以色列Ynet新闻网7月5日报道,以色列卫生部最新数据表明,从6月6日至7月初,有更多接种过辉瑞疫苗的民众感染病毒,辉瑞疫苗抗感染有效率已从今年6月前的94.3%下降到了如今的64%,但接种过疫苗的感染者只是有轻微症状。

    而科兴发表的数据显示,其新冠灭活疫苗第三针大幅提升免疫反应,中和抗体滴度较接种两针后提高数倍,但针对变异株是否有相同效果仍待研究。

    针对目前在全球蔓延的新冠病毒德尔塔变异毒株,我国的第三针灭活新冠疫苗是否可以加上灭活的德尔塔变异毒株,专家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也对此做出了回应。

  “第三针疫苗要加上灭活的德尔塔毒株,看似很简单,真正做出这株新疫苗还是很有难度的。”卢学新对澎湃新闻表示,因为这涉及生物药品的管理法规、安全性和有效性等多方面内容,这个过程牵扯毒株培养筛选、疫苗生产工艺、临床试验、法规审批等多个环节,还需要考虑病毒变异速率,接种的时效性等影响因素。

  “更换毒株缓不救急,做不过来。”金冬雁也表示,长远来说是应该更新毒株,但目前国际上没有统一的决策要不要更换毒株。

    金冬雁认为,现在是病毒在与人的免疫赛跑,之前还流行阿尔法毒株,现在又变成德尔塔毒株了,也许等做出了新毒株的疫苗,又开始流行其他毒株了。

    “现在要考虑的就是打第三针,打已经有的疫苗就可以。”金冬雁表示,有研究显示,“混打”能更好地激发人体免疫反应。条件允许的情况下,第三针可以选择不同技术路线的疫苗,比如之前打灭活疫苗的可以打重组新冠疫苗或者复必泰(mRNA疫苗)。

 以上内容来自澎湃新闻

    科兴公司发言人刘佩成称:“科兴正在积极展开临床研究,使用新的针对变种的疫苗(variant-specific vaccines)作为加强免疫力的第三针。研究完成后,我们将考虑是否需要根据研究结果,提交第三剂的建议给世界卫生组织。”



《科学》重要发现:mRNA疫苗诱导的抗体水平的确与保护力挂钩


   2021年7月29日顶尖学术期刊《科学》Science 杂志在线发表一篇重要论文,表明由mRNA疫苗诱导的抗体水平,的确与新冠的保护力挂钩。这个发现对理解疫苗的效力有着重要意义。

  相关新闻稿指出,无论是疫苗开发,还是扩大疫苗的使用范围,都需要我们对疫苗带来的实际免疫保护效力有比较清楚的认识。先前科学家们在非人灵长类动物中只评估了实际感染带来的免疫保护,但没有特意去分析在人用疫苗接种后,上下呼吸道中所产生的免疫反应。


  本研究表明抗体在非人灵长类动物模型中,能与针对新冠的保护力产生关联,表明了它们的重要作用。未来,研究人员们会继续评估这些抗体反应针对新冠变种的持久力。对于接种了疫苗的个体,这些发现也表明通过比对血浆抗体水平和鼻拭子的病毒复制水平,有望带来关于突破性感染的更多洞见。

    原文链接:https://science.sciencemag.org/content/early/2021/07/29/science.abj0299 


参考文献: Kizzmekia S. Corbett et al., (2021), Immune correlates of protection by mRNA-1273 vaccine against SARS-CoV-2 in nonhuman primates, Science, DOI: 10.1126/science.abj0299


 

《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报道:以色列研究显示新冠疫苗突破性感染与中和抗体峰值而非滴度下降更相关


   2021年7月28日《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在线发表了以色列的真实世界研究结果,显示医护人员完全接种BNT162b2疫苗后突破性感染的症状轻微或无症状,而且疫苗保护效力与体内中和抗体峰值滴度密切相关。

   接种新冠病毒BNT162b2疫苗可有效预防重症新冠肺炎,降低无症状感染的发生率以及相关的传染性。但是部分接种者仍然会出现突破性感染,而突破性感染与哪些因素相关便成为关注的重点。对此,以色列学者通过病例对照的方法给出了答案。 对于突破性感染组与对照组的中和抗体和IgG抗体,与两组的围感染期滴度差异相比,峰值滴度差异与感染风险显著相关。这表明疫苗接种后中和抗体或IgG滴度可作为总体免疫反应的标志物。而且这两种抗体滴度下降并不能准确预测疫苗保护效力下降。而突破性感染者的围感染期中和抗体滴度则与病毒载量以及传染性相关。
    However, it remains to be determined whether the decay of serum antibody levels is a good indicator for the timing of booster administration. The degree of protection may depend more on the initial immune response than on the decay of antibody levels, since memory cells are expected to respond to future exposures. Our results suggest that the peak antibody titers also correlated with protection, despite the low number of cases in our study.

    了解免疫应答与保护效力之间的关系对于预测抗体滴度下降是否影响临床结局十分重要。而且还可以判断是否需要加强免疫以及何时进行加强免疫。该项研究结果表明峰值抗体滴度与疫苗的保护效力相关,提示疫苗的保护效力更有赖于初始免疫反应,后期抗体滴度下降的影响相对较小,这或许与病毒暴露后的免疫记忆细胞应答有关。

    原文链接 https://www.nejm.org/doi/full/10.1056/NEJMoa2109072  


参考文献: M.Bergwerk, et al. Covid-19 Breakthrough Infections in Vaccinated Health Care Workers. NEJM, 2021; DOI: 10.1056/NEJMoa2109072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446272-1297628.html

上一篇:[转载]科兴新冠病毒灭活疫苗第三剂(加强针)后中和抗体水平显著增高
下一篇:《柳叶刀》阿斯利康疫苗和辉瑞疫苗接种者2-3个月后抗体水平显著降低
收藏 IP: 183.230.199.*| 热度|

0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9 10:3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