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秀齐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herrylu1960 科普创作与出版为主线,兼谈时事、生活,愿与有识之士广泛交流

博文

从达尔文到DNA

已有 6116 次阅读 2010-7-22 23:04 |个人分类:图书推介|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从达尔文到DNA, 科普图书

一本不到100页的12开小书(按小规格纸计算,实际尺寸18.5*23.5,比正常16开书小),可能看起来更像时下许多印刷精美的网络直销宣传小册子,无论是坐在地铁里,还是躺在床上,花花绿绿的图片,硕大的标题字号,多少有些广告宣传册味道的、宽松的版面没计,总是能持续吸引你的眼球,方便你的阅读。

很难想像,在生活节奏越来越快的今天,能有多少人耐心细品铺满文字的大部头图书。无疑,今天阅读的热点,早已向读图时代转移。图书,图书,无图的科普图书越来越不能吸引人的眼球了)。

《从达尔文到DNA》作为引进DK版图文并茂科普图书(我习惯叫这类书为画书),的确是抓住了读者的阅读心理,起码它深深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之所以选择这本书,当然与我的关注点有关,与我的兴趣点有关。尽管本人也写过不少介绍遗传科学的科普图书,但一提到图文并茂,头就痛,因为成本太高,请人绘图、制图、印图都贵。现在的科普书创作要求恨不能是一年磨十剑的速度,投入又少,难怪科普画书精品多少有些欠缺。只好将就从引进画书中去淘些好东东了。

尽管《从达尔文到DNA》里面所讲的内容,全部是我熟悉的,已经了解的,但仍然愿意花时间籍此重温一遍其所展示的“有趣的科学,有趣的进化”。这就是一本好书的魅力之一,会让你去重新咀嚼、回味知识的美味。

科学知识就是这样,并不会吸引所有人的注意,与生活无关的知识往往难以引起人们的关注,但我们作为生命的一员,不能不去关心自身还有周围那些相互依存的生命,它们,还有我们,从哪里来,向哪里去?我们为什么是今天这个样子?不能不关心我们自己细胞中不断上演的DNA所导演的悲喜剧。

达尔文在150多年前发现了多姿多彩的生命如何登上这个星球,展示了它们之间在进化上有着何等美妙的联系,从而震动了世界,惊动了神灵,引发了生命起源的大讨论,其理论数度遭到动摇;而今天发展的已经很厉害的DNA科学,却可以从多个角度揭示生命起源与进化的分子秘密,直接或间接地印证着达尔文的理论。

从一个达尔文巨人到无数新科学探讨者,达尔文的捍卫者,已不只一个人、两个人,是一群人,是一群科学。相联的不仅仅是达尔文的进化论和DNA科学的相互呼应,今天的世界早已编制成一个多科组成的、相互关联的巨大科学网络。也许不必系统地去看科学,我们只要了解其中的热闹,就可以获得愉悦。变得聪明。

《从达尔文到DNA》并不是一本系统介绍达尔文进化论和DNA科学的画书,甚至没有就若干热门的科学概念进行严格意义上的科学解释,可它并没有漏过许多有趣的热门话题:万物的故事,有关进化的争论,化石之谜,达尔文引发的革命,达尔文随“贝格尔号”的科考大探险,生存斗争,眼睛奇观、突变、设计生命、侏罗纪公园……如果这些还不能吸引你的眼球,你一定对我们人类还在进化吗?我们能不能像鸟儿一样长出翅膀、在天空飞翔这样的话题感兴趣。我也一样。

我们每个人都是进化的产物,都是生物基因库的贡献者,这本书引出的许多话题,会引起我们深深的思考,对生命的好奇心徒然而增。

也许,我们不能苛求一本科普画书反映的科学问题百分之百准确,就像现在已经很少有人相信“基因决定一切”一样,关于进化,关于遗传基因的作用方式,基因的开启和关闭,有太多的东西有待人们去研究,去验证。

科学的魅力也许在于激发人们不断探索未知的奥秘。也许,科学传播使命本身也是这样,目的并不在于给人多少知识,而是摆出事实,发掘问题,引发人的思考,激发人们继续探谜的兴趣。

“大多数恐龙化石,包括恐龙化石,都太古老以致于无法恢复任何DNA,解决问题的一种大概方式是,从一个现存的动物开始,然后向后倒推。我们知道,鸟类是恐龙的后裔,因此,有可能通过开启或关闭鸟的基因重新创造恐龙。科学家已经成功地使鸟类胚胎发育出较长的尾巴,以及让覆盖着鳞片的腿上长出羽毛。”

“但是,纵使我们确实培育出一只新的恐龙,又能做什么呢?”

是啊,等到哪一天,人类能随意操纵DNA,随意开启和开启基因的开和关,也许我们可以实现变成超人的梦想,但那又有什么用呢?

我想,如果你是一个对生命科学感兴趣的读者,无论是成人,还是接触过一些相关知识的孩子们,建议一定要读读《从达尔文到DNA》,不到30元,不过是一顿廉价的午餐,得到的精神享受绝对物有所值。

在本书评结束之前,还想顺便呼吁一下,国家应将更多的钱投入科普图书的创新,投入更多的钱,免费向公众派发这类优秀的科普画书。因为,公众的读书意识需要引导,光靠自己掏腰包可能不行。书还是嫌贵。





读书荐书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438991-346483.html

上一篇:要rogue,还是gentleman,也谈唐骏“学历门”事件
下一篇:人间可有聪明药?——杜奇鼠的启示
收藏 IP: .*| 热度|

5 梁建华 张天翼 孔晓飞 蒋迅 shihuashishu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4-16 15: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