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秀齐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herrylu1960 科普创作与出版为主线,兼谈时事、生活,愿与有识之士广泛交流

博文

医院,去,还是不去?

已有 1581 次阅读 2021-12-14 18:38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印象中,在我并不是很多次的就医经历中,这是第一次爽约。

刚刚把上周通过某三甲医院公众号预约的消化科门诊号取消了,居然有一种轻松的感觉。

身体大问题谈不上,小问题一大堆,这几年除了处理牙齿的问题,其他科室的就医经历并不算多。除了懒,就是常常纠结,去了医院,看了医生又能怎么样呢?

上月底开始,感觉胸部有间歇性疼痛,自我诊断可以排除心源性,因为平时心脏没有什么问题,也不属于高危人群,疼痛发生时呼吸心率都没有改变。观察与饮食有关,打嗝也比过去频繁,胀气加重,关键是,从小肠胃就不好,上世纪60年代初出生,应该属于先天不足,后天该补时又没有补上那类,消化系统发育不好,功能比较差,几十年一直小心翼翼地对待饮食问题,不敢大吃大喝,很多感觉有损肠胃的食物都不敢吃。尽管如此,肠胃也经常感觉不适。

这次胸痛,自我感觉就是消化道问题,以前偶尔也发生过类似食道痉挛的症状,持续时间一般在十分钟左右,排气后缓解。这次是不是也是因吃的不合适导致的气往上顶刺激食道引发的胸痛呢。

先观察一下同时用点小药再说。家里家属吃剩下的胃药有很多种,选择以前用过的感觉比较安全的为力苏,吃了几天,有点效果,配合尽量多运动,感觉消化排气都顺畅点了,关键是饮食注意了一些,不好消化的油腻的少吃。可还是忍不住,上周的一天早上,感觉肠胃好点,就下楼吃了一次好久不吃的豆浆油条,结果本来好几天没有的胸痛又发作了好几次,很是后悔,从此越发小心,吃饭也不敢多吃,观察了几天,没有再发作,决定先不去医院,继续观察。

人吃五谷杂粮,整天折腾肠胃,据说人群中肠胃问题比如浅表性胃炎、萎缩性胃炎的发病率很高,与饮食、生活习惯以及心理问题关系很大,靠药物其实很难治愈,关键是改变生活习惯,调整饮食,适度运动。

这些看起来容易,其实全部做到也不容易。贪吃是人的本性,特别是美食的诱惑,不想运动是人的惰性,不利于健康。这些我都知道,其实真正吸引我的饮食真不多,感觉不好吃,生活就缺了很多乐趣,没办法,命运啊。

前几年去看过几次消化科,每次大夫都建议去做个胃镜,一直都没有做过,一是拍受罪,而来了解自己的身体,消化不良,肠胃有炎症是跑不了的,查出来又能怎样,吃药?吃多了不是一样伤胃吗?这次食道有症状,医生开药之前一定也会建议去做胃镜检查,否侧不好对症下药,现在的医生多是根据机器检查、生化检测来判断病情,想想没有内窥镜之类的仪器检查时代,医生咋判断肠胃内部的问题呢。

每次不肯做胃镜,医生听我说消化不好,爱胀气,也会给给开点不痛不痒的药,比如整肠生啥的,这类益生菌制品,吃了效果对我很微弱,一般也不会长期吃。

人这一生总免不了跟疾病、跟医生打交道,尤其像我们这种步入老年的人群,人们平时议论话题的也多离不开身体状况、就医、吃药、吃保健品,等等。随着衰老的到来,身体的变化是必然的,有些慢性病症,也许会加重,也许会缓解,都说不好,对于一些以前没有发生的症状,需要密切关注,但也不一定急着去看医生,可以先观察一段时间,再决定下一步的行动。

我自己的亲身经历,有时去看医生,难免被吓到。回想始于两年多前,我因左手拇指指甲甲床分离伴感染的就医经历,去的还是北京著名的三甲医院,皮肤科属于国内水平顶级的科室,看的是知名专家,结果呢,除了一再吓唬我疑似甲床肿瘤并建议手术剥离活检,没有其他办法,这是我第一次把肿瘤这个可拍的名词与我自己联系起来,并查遍了包括百度知乎在内的网络资料,并没有对症的。

尽管如此,还是遵照医嘱,去找皮肤科外科医生做了剥离(不是全部拔除)和活检,结果排除了肿瘤,但诊断上皮组织增生,不除外疣(就是瘊子,HPV感染),但复查两次,手术医生一直没有给出明确的诊断,开的外用药也无法对症,基本从医生那儿啥也问不出来了。后来因为疫情,没有再去复查。

手术后指甲倒是长得还行,但远端甲床分离还是原来的样子,并且稍不留神就会出现甲床出血,很难吸收,有时会感染加重,伴疼痛。就是说,医生并没有解决我的问题。今年十月,也就是初诊后的两年后,终于忍不住挂了原来知名专家的号,再咨询一下,她似乎还记得我这个患者,看了活检报告,不是肿瘤,放心了,然后自己一边笑着很无奈地开了两瓶眼药水。约了十一月下旬又去了一次,医生说不用来了,没办法了,注意避免感染,还给开了一管5克的百多邦,为了交1.95元的药钱,还排了半天老长的队,想想有点好笑。

事情就是这样,感觉不要命的病还是少去医院,不如多观察一下,像皮肤科很多都成了疑难病症。医学有局限,医生缺招术,患者很无奈,只能多观察,多保重。

说说就医经历,分享科学认识。人人其实都可以参与科学传播。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438991-1316582.html

上一篇:又见冬日里的蜡梅花
下一篇:逆生长的药方是端粒?

10 杨正瓴 武夷山 宁利中 展婷变 王大元 刘旭霞 王启云 黄洪林 李学宽 陆仲绩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5-27 05:1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