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秀齐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herrylu1960 科普创作与出版为主线,兼谈时事、生活,愿与有识之士广泛交流

博文

忆六一,说童年 精选

已有 2735 次阅读 2021-6-1 20:39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六一,孩子们的节日,确切地说是14岁以下儿童的节日。生活好了,人就会生出很多花样,一群自称老顽童的也跟着孩子们起哄,宣称要跟孩子们分享这个节日,好吧,反正只要开心,天天都可以过节。

本准老人也不例外,过节吧,还得有点仪式感,羡慕现在的孩子们,玩具一大堆,五花八门、五颜六色,还越来越智能化,我等可怜的童年,玩具少得可怜,布缝的包包(踢着玩)、羊拐(羊嘎啦)、玻璃弹球、跳绳......这些在今天的孩子看来上不了台面的玩具,陪伴了为我们的童年。

回不去的六一儿童节,回不去的童年,有时很想补偿自己,浪漫一下。昨晚在京东上订了样子很可爱的投影灯,一早就到了,很温馨的包装,拿到LG面前,说送他的六一礼物。其实,就是很简单的物件,做得倒是比较精致,附带一些传统的幻灯片,有星空的、有海洋的,等等,可以手动去调换,通过灯体投射到墙上,投到天花板上,连手机蓝牙还可以播放音乐,就是看着好玩,算是大人孩子都可以玩的玩具吧。

想起小时候过儿童节,去附近的少年之家玩,也就是看看小儿书、看看幻灯片,还觉得挺幸福的,反正那个年代,大家都差不多,小学中学都是就近入学,教育资源比较均等,大家学的玩的没有大多差距。没有现在儿童教育上面临的那么多麻烦和矛盾,很难改变。

小时候的六一都是咋过的呢?年代久远,记忆的确有些模糊了,记得到了那天,街上会出现一队队穿着白汗衫、戴着红领巾的儿童,天气热了,女孩子们大多穿起花裙子,那时候穿的衣裙大多是家长自己缝制的,不擅缝纫的家长就比较尴尬。六一那天好像不上课,老师会带着我们去看电影,或者去公园游园,记得那时常去的公园是朝外的日坛公园内。这里童年结束后似乎再也没有去过。今天在公园也见到许多孩子们,有穿统一服装跑步锻炼的,也有穿五颜六色服装嬉戏打闹的,脸上都洋溢着欢乐和幸福。

LG,他小时候六一是如何过的,久久没有回答我,后来说也许正在稻田干农活除草吧,他从小作为干部家属下放农村,想想这个时候,南方也到了农忙季节,那时机械化程度不高,很多农活都要人去干,大人不够用,小孩子们不上学时就得跟着搭把手,他记得农业学大寨时,村里的孩子都是一边上学一边干农活,还给记公分呢,这么小孩子就下地干活,想想挺可怜,可能用公分换学费和生活用品,也培养了儿童的吃苦精神和自立能力。凡事儿有利有弊。那一代人的确都更能吃苦。

从小生活在城里,农活的确没干过,很多也不懂。北京的郊野公园很多,原本都是村庄改建的,比如颐和园那边的北坞公园、玉东公园、中坞公园,都保留了农耕文化的印记,多少让城里的孩子也能近距离感受一下农桑的气息。




中午和LG去中坞那边散步,看到五月初还在的油菜花田都插上了水稻秧,绿油油的秧苗长到差不多十几厘米高了。这次,立在稻田中的根据《佩文斋耕织图》制作的稻田中农耕劳作的剪影雕塑,才算有了合适的背景。我看着雕塑不知所云,LG却说,耕织图中的很多农活他都干过,比如插秧、灌溉、簸扬等等,感觉城市的孩子对养活了我们的农耕文化好无知,也许应该多进行这方面的教育。一粥一饭当知来之不易。

六一,乐在其中,只是沧桑了容颜,时光不会倒流,相信未来更好。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438991-1289243.html

上一篇:我们该如何应对小概率灾难事件
下一篇:高考,就业,人生选择

17 周忠浩 刘立 徐长庆 李学宽 汪育才 武夷山 杨正瓴 韦四江 郑永军 黄永义 杨朝旭 郑强 杨顺楷 王德华 闻宝联 李璐 张国义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9-20 13: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