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时迷宫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eroiszero 北京大学计算语言学研究所 博士后

博文

青春老去,记忆永恒---纪念曾航(黑熊佳佳)

已有 2896 次阅读 2010-7-19 06:13 |个人分类:记忆备忘|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与曾航相识大致是在2006年6月11日,趁着第一届百公里及徒步三桥活动的热情,我又在易悠游组织了徒步二龙山,全程45-50公里左右。当时是在去二龙山路上的东风收费站附近集合的。当时队员我能记起来的大致有:我、风鬟雾鬓、风的颜色、北丐、溜达、抓狂、幺晶、老许、阿黑猪、丹麦甜包、豹、鱼、小悠、一溜达就50公里曾航(黑熊佳佳)以及他的一个兄弟军装换大鹅(简称大鹅
      我不记得我是怎么和他说的第一句话,但是由于他与大鹅是徒步新人,因此我就一直陪着他们在最后慢慢走。当时初步接触的第一感觉是,曾航是个老实人。我们基本上一直走在最后,期间曾航的脚磨破了,我手头还有点创可贴给了他一贴,后来又去路上的市场陪他买了袜子。50公里现在看来较为容易,但是当时哈尔滨的徒步运动才是开展初期,我也是趟着石头过河,没有太多经验,因此曾航脚出问题后,我觉得他已经达到了徒步目的,就劝他和大鹅坐车前往终点,当时走了大约30-35公里。也幸亏他们坐车了,因为后来又下了很大的雨,路走得比较艰苦,我记得应该是和阿黑猪最后一批很晚才到达目的地。
      全程我们说话不多,曾航也不是特别能说的人,我记得一个细节就是,走累了,他与A坐在了道牙子上,他点了颗烟,吞云吐雾,很惬意的微笑。这种微笑后来就很常见了,从很多照片上你都会看到,那是种明朗纯净的笑,不带任何灰尘,很阳光,很开朗---直如其人。
      我们因徒步而熟悉,那段时间是我组织徒步最为频繁的一段时间,当时心里自封自己是哈尔滨连续组织徒步的发起者及第一人,很点自豪感,也喜欢徒步那种与朋友之间的无话不说,徒步时轻松的氛围以及忘掉一切的轻松。每周我组织的徒步曾航基本都是参加的,我们也因此更为熟悉。不过我话不多,他也一样,因此在活动中,我们聊得不多。
      我们真正熟悉是由于徒步后的一次聚会,那段时间曾航的父母不在家,曾航叫我们几个一起徒步的朋友去他家玩,只记得是幺晶、溜达、抓狂、阿黑猪、丹麦甜包,我。我较为清楚的记得我开车去他家里时,要路过一个两边有两个小立柱的地方,很是考验技术。我们在他家大吃一顿,然后看电视、上网、打扑克。他家的电视节目特多,能收到外国的许多频道,电影也特多,因此我们就看了不少恐怖片,比如死神来着之类的片子。打扑克我们玩的是憋七,比喝水的,一个个肚子都溜圆溜圆的。那一晚我们很尽兴,好几个都玩了通宵,实在困得不行了就分别在床上、沙发上小睡。
      记得有一天,曾航给我打电话,他说就在文昌街转盘道附近吃羊肉串,我就去凑凑热闹。那次的几个人除了大鹅以外,其余的应该都是他的同学。大鹅以前在林场呆过,是森警,时常露出他吃过生肉的一口好牙,名字的由来是他们森警当时伙食不好,要吃鹅肉,就用军装换了大鹅。当时曾航正在和大鹅一起想办法联系工作,应该是超市的一个工作。
      那天喝了一会儿我才知道,当天,是他的生日,很遗憾我没有记得当天的日期。
      我从没问过他的年龄,现在算起来,那时,曾航27岁。那时,他正年轻。
      后来,我几乎每周组织或者参加徒步,他也经常参加,我们就这样越走越熟悉。
      不过,无忧无虑轻狂的日子总会过去,后来,也就是2007年10月,我组织哈尔滨第二届百公里徒步时,一直参与我活动的很好的朋友们很突然的分裂了出去,且在同一时间段组织徒步二龙山,有点唱对台戏的意思。我曾以为溜达、幺晶、农村人等是我徒步中的非常好的朋友,所以当时我只是觉得他们有点不太光明正大,经人提示知道大致内情后,觉得徒步的朋友,虽然似乎没有什么利益冲突,但是也很靠不住,于是后来就心灰意冷,此后我就很少出现了,一直到现在,后来我只组织了一次徒步活动,就是哈尔滨第三届百公里徒步。很感激在我颓废后,后来风的颜色、阿黑猪、哈哈等朋友继续组织徒步,曾航应该也偶尔会参加过几次,想来也许在徒步中继续享受轻松、快乐。。
      时间会帮助人选择朋友,经此插曲后,许多朋友不是离开就是陆陆续续的淡出,包括徒步发起人之一的一片云,然而,我和曾航还保持着不太经常的联系,有时候网上说几句话,有时候通个电话。后来,我知道他去了哈一百继续他的特长(美工设计),也去他那里看过,调侃说他过上了好日子,他就露出他的微笑,那时候,他好像又变成了一个大男孩。
      07年年底,易悠游组织联欢会,每次组织联欢会都是基本入不敷出的,我记得曾航就主动打电话给我,不但免费做了联欢会部分的美工设计工作,还赠送了联欢会10余瓶白酒。我开车去哈一百拉酒的时候,丝毫没有不好意思,还开玩笑的说嫌少,他也并不惊讶,还是那样的笑笑。
      后来,博士毕业前后忙碌不停,毕业后我又来到北大做博士后,也就很少上QQ,与哈尔滨的朋友联系就相当的少了,直到那天。
      那天,正好是我到瑞典的第三天(2010年7月14日),我看到了风鬟雾鬓的帖子,于是我回帖求证,QQ求证。其实,我不想求证。其实,我想选择不知道。其实,我想选择逃避。
      我从没有想过,前几天不敢,这几天不愿相信,我竟然以后会没有任何机会在任何情况下再帮助他;
      我从没有想过,我竟然再没有机会与他一起喝酒,一起吃羊肉串;
      我从没有想过,我竟然再没有机会,看到他那真诚的,阳光的,朴实的笑。
      我从没有想过,会以这样的方式,失去这样的朋友。这样的,一个你可以不经常联系,但是却知道一联系就会很亲近的朋友,一个虽然不是最好的,但你可以轻松的谈起任何事情的朋友,一个你觉得很实在的,能够那样微笑的朋友。
      生命的旅程永远不会只有起点,多少年以后当青春老去,天国会召唤我们每一个人,由于我们曾经有过相同的记忆,我们曾经在徒步的路上一起远航,于是,那时,我们的记忆又一定会在那条路上重逢。
      因此,曾航,将来,你不会孤独。
      其实,现在你也并不孤独,不是吗?
      

      刘鹏远(4078)于Uppsala Hotel, Sweden.
      2010年7月19日 星期一 接近子时 驻笔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438024-345341.html

上一篇:忧思“造假”背后---从方舟子斥唐骏引起“学历门”说开去
下一篇:COLING2010

1 罗帆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1 18:2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