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天平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reefloating 天平的常态是失衡,天平的理想是平衡,我摇摆着,追求...

博文

追思老邪(三) 精选

已有 6925 次阅读 2015-1-16 11:10 |个人分类:师恩撷英|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昨天老公看我一脸笑意的坐在电脑前面,奚落道:“且!写个悼文还笑什么笑!”

可是,当你在那些调皮风趣幽默睿智的文字中游走时,那脸上的笑意不也是最自然而然的缅怀吗?

我猜想小文老师看到那么多人为自己流下的那么多的泪水定会局促不安起来……

可那些泪水也是自然而然的……

而我很早以前就已经蜕变成容易流泪的人了……

十七八岁的时候心最硬,我最爱的姥姥去世了,我都没有流泪,只是夜里睡觉会捆住自己的拳头,希望能拴住姥姥的命……

后来却越来越容易感动,有时听个宣讲唱诗,一堂人里就我泪流不止,很不符合我女汉子的形象,让我很有些不好意思。

公公车祸那年,在手术室外面,我也泪如雨下。没有血缘的亲情,本不至于此。我只是忍不住悲伤一种美好的不复存在:那时候公公极宠他的孙子,而且手又巧,电工木工啥活儿都会干,总对我儿子说:“等你大了我带你做这个做那个……”,我也就信誓旦旦的要把新房的地下室弄成个实验作坊,而忽然,这幅老少一起摆弄工具作品的美丽画面就破碎了。

而今,老邪又倏忽而去……

本来老邪人生丰盈,任性痛快,对于自尊自由,清心温欲的个体,67岁的年纪已无所谓殇,比做个痴痴呆呆的老妖精要好很多很多,在这个乱哄哄的世上,难得修持圆满,也算从了心愿。

只是我们却要执意哀伤,因为属于我们的某种美好倏忽间离我们远去了,“一个百家争鸣的桃花岛、一个自由思想的科学王国,汇聚“中国最强大脑”,产生原始创新思想”《共网》的美好愿景模糊了。

也许这种美好本无所谓有无所谓无,邢大人说:“中国科学界啥德性,科学网就啥德性。大家来玩一玩而已,什么都不能当真。”《小文老师,科学网多多少少害了您?是啊,只是,这游戏人生,是不是也要入戏才有趣些?而期望扮演的角色也和美好的认可度有关,岂能不当真?

徐晓总是一会儿枪挑教授治校,一会儿嘲笑重大计划,更是一直唱臭唱衰SCI……可他总盼望大家以高僧大德为标准,将污了的场合重新建立,而凭借的,是“心月互为根”的虔诚。几个故事兼答飞鹏兄》。我心里知道科学网上很多人不这么想,美娣不这么想,陈安不这么想,贾帅也不这么想,孤魂更不这么想……(对吗?),但我却相信“高僧大德”是根本,至少是根本之一,而小文老师是算得上高僧大德,也许这是总有人愿意称“老邪”扫地僧的原因……

我没有能力概括老邪的品性风格,只是觉得他的内心具有真正的面向最广泛人群的生命的尊重,他总能找到恰当的方法,将自己的人文关怀和社会责任表达出来,产生警醒规劝的效果,引发讨论,而不是引起争执。《红包、压岁(祟)、赏钱、和小费

而之所以他总能找到恰当的方法的原因,源于他的信念和智慧,他相信某种美好的历史必然和技术必须,即使通往宝塔峰顶的路上污秽满地,但光亮的指引他是识得的,而逢山开道遇水搭桥的大勇大智奇技怪巧他也有!

孤魂一句喜欢的因果推理实在太过跳跃,恕我迟钝,不能理解其中区直宛转,《存殁交情成契阔,晤言名理谩研穷》……我倒觉得,一个睿智聪明,有胆有识,热血柔肠的长者岂会惧怕一顶帽子压弯了腰?又怎会为了门儿清的清誉丢弃了自己的责任和慈悲?

我对破坏性的建设不感兴趣,太不环保,也未见得新奇的西洋建筑就能逃得了断瓦残垣的结局。我觉得就那么耍耍小技巧,玩玩大智慧,整点意识流,来点穿越剧……也说不定新陈代谢,斗转星移地也就变了……

“看到酒店招聘员工要求喝马桶水的新闻,李小文说,换做自己一定认真清洗马桶,舀一碗水喝下去,但还要再舀一碗,让面试官也喝下去”;这就是小文的豁达与智慧……您试着答一下,我们也来玩玩性格测试的?

----------------------------------------

保洁大姐一边擦拭玻璃,一边随身听着圣经,比我更虔诚,我不知道别人从里面得出的是什么解释,愚昧还是高尚?……我理解的是,人都需要圣洁的感情,这种感情最美好,不能缺失。

我不在意功名利禄,我只在意可持续的美好体验!

小文老师走了,不带走他的思想,不带走他的愿景,不带走他的期望……

但是少了您的春秋笔法,少了您的嬉笑怒骂,少了您的敲山震虎,少了您的本正清源……那幅美丽的自由美景就少了一种色彩,丢了一种欢乐……

虽然我们定会再寻欢乐,或者再造,或者臆想,或者痴念……但一幅美丽画卷的轰然化作尘埃散去,又让我们怎么忍得住惋惜,留得住眼泪?

Sweeper高人高语:扫地客追思扫地僧

李小文这样的人,金圣叹见了,一定会写:“锦心绣口,慈悲心肠,定考上上一流人物。”

我们悼念老邪,是为了以这样难得的人物为缘,为例,反思我们自己的人生真趣。

忽然间,如此难得的景观,就在科学网永逝了。呜呼,哀哉!呜呼,痛哉!


谨以近日乱语,遥为老邪追思……

发发、杨玲、重发、疯子哥……代洒一滴泪!

呜呼哀哉!

 

李小文老师“科博练摊歌”:神交平民院士李小文

科学网上博客店, 博客店里我练摊

博客摊主写博客, 常赚吆喝偶被删

有话只消摊前坐, 写罢还去别摊观

半评半写日复日, 博开博闭年复年

但愿老死文论间, 不愿鞠躬车马前

车尘马足官者趣, 论高文妙贤者缘

别人笑我疯傻淡, 我笑他人看不穿

不见五车学富墓, 垃圾论文作纸钱




深切缅怀李小文院士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42659-859931.html

上一篇:追思老邪(一)
下一篇:追思老邪(四)
收藏 IP: 218.57.175.*| 热度|

68 刘洋 李学宽 刘立 孙学军 王善勇 全凯军 李健 刘光银 蒋永华 陈湘明 武夷山 陆俊茜 鲍得海 刘艳红 杨秀海 科学出版社 陈小润 鲍海飞 庄世宇 水迎波 刘全慧 李土荣 田云川 李志俊 印大中 蔡小宁 赵美娣 吕喆 魏东平 李天成 罗德海 程娟 张忆文 戴德昌 陈彬 王德华 罗帆 李锡帅 李轻舟 何宏 蔡庆华 徐晓 王峻晔 梁进 李伟钢 张云扬 董焱章 陈筝 彭真明 余世锋 陈楷翰 陈安 贺泽霖 王锟 肖海 王成玉 wangqinling plyin seaocean shenlu ybyb3929 aylifnsy xqhuang aliala 心静如水 clp286 bridgeneer zhouxingro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1-30 11:5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