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天平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reefloating 天平的常态是失衡,天平的理想是平衡,我摇摆着,追求...

博文

追思老邪(一) 精选

已有 6839 次阅读 2015-1-12 23:43 |个人分类:师恩撷英|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我不知道眼泪和文字能将我的追思带去何方?我只知道眼泪是源于自怜自怨,而文字是关乎一位长者……

敲出第一行字,我决定任性文字的风格……

小时候总追着撵着被人剧透,因为每每当死神随着偶像命运的跌宕隐现出狰狞,我就被纠缠得很难过,非要当生或死塌缩成一个消息,也就消减了挣扎与恐惧,只留下了纯洁的崇敬与哀伤……于是死亡也就温和起来……

小文老师也是这么的温和的离去……不曾给我们留下担心和惶恐的丝毫机会,直接将自己的离开简化为一个消息……

写到这里,老邪的形象就幻化成一双狡黠而羞涩的笑眼……我没有见过老邪的动态表情,我只能依靠想象。

我不是没有过一丝一毫的担心,因为一直听说老邪的身体并不强壮,但总以为一个人若能够春秋笔法热血柔肠地在博客上东拉西扯,那自是远离死神的逼迫,笑傲偶得的小恙,就这么病怏怏的长命百岁的人有的是,我自不必担心,但等最凑巧的机缘拜会……

我不清楚老邪如何预计自己的归期,我只知道2014年的6月有一篇《关于尊严死预嘱我觉得他的选择是一个自尊自爱的人体面的选择。而今他连选择的痛苦和遥远的牵挂都不曾麻烦大家,就痛快洒脱任性地走了……

20149月末,凑巧了几多公事私事,我匆匆赶往北京,住在北师大后面的小旅馆里,伺机瞅李老师的空闲前去拜会,我想小文老师无论早晚有些时间,我随时都可以拜访。

电话小文老师的手机,已是心动怦然,不知道那一句“我是CY”说出时,那头传来怎样亲和的笑声,风趣的话语……电话无人接听,短信也没有回复,我有些焦虑,只好求助科学网的短消息,小文老师很快回复:“太遗憾了,我现在在成都。今后吧:'(”。我虽遗憾,但自知此行诚心不够,拜见院士还不是专程预约,该当以后再找机会再跑一趟,当时也不懊恼。

半月之后,忽然一天收到了小文老师的手机短信:“CY,你好!真是抱歉,我922号离开北京去四川,把该手机落在北京家里了,故今天回京方看到你的短信。错失一晤,还不回信,真是失礼之至!祈谅!小文”……我知道老邪亲和,但未料细致至此,时至今日,当我敲打这几行字,却已泪流满面……想来我与老邪的交往,竟只限于文来字往,连个电话都未曾通过……

本想年前找个时间专程拜会,实在是没想到老邪这么快就走了……

悔恨懊恼没有早点拜见老邪……二傻师傅说:是啊!否则你的境界会高出好多的。。。

就是,没别的,就是太懒惰,就是太矫情,怎么在科学网混了六七年,北师大也出出进进,怎么就没见上一面呢!


PS:周末全是计划性的人人对面的事务,不是给孩儿们辅导物理数学,就是陪老妈照顾老爸,今天终于有一天的时间,本打算一气呵成,却力不能及,每每在博文间游走,时间就偷偷溜走了……刘立那里温婉细腻的刺挠我,QQ里的小朋友也做鼓励状,老邪曾说学我(一)(二)……地写,我再故技重演一次吧!





深切缅怀李小文院士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42659-858897.html

上一篇:2015 走到工作前面去!
下一篇:追思老邪(三)
收藏 IP: 218.57.175.*| 热度|

58 李轻舟 赵美娣 戴德昌 陈安 陈楷翰 刘全慧 蔡庆华 李伟钢 王德华 谢力 王善勇 魏东平 武夷山 吕喆 刘立 陈小润 陈湘明 刘艳红 张鹏举 刘洋 徐晓 李土荣 董焱章 蔣勁松 陆俊茜 苗元华 王华民 彭真明 谢蜀生 陆雅莉 罗帆 李学宽 鲍海飞 杨正瓴 李健 赵广立 高江勇 陈桥生 李建国 程娟 刘光银 璩存勇 钟炳 李泳 王锟 田云川 鲍博 何宏 王成玉 zhujt2005 wangqinling chenhuansheng bridgeneer spider zjzhaokeqin xqhuang zsc5 biofan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1-30 12:2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