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天平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reefloating 天平的常态是失衡,天平的理想是平衡,我摇摆着,追求...

博文

2014我需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资助(一) 精选

已有 41867 次阅读 2014-2-13 18:52 |个人分类:把问科研|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基金申请, 自然科学基金

 

去年我申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地球科学部面上项目没有成功,今年准备在各方面意见基础上,好好修改一下,再次申报。

不过如果今年不能成功,按照基金委“连续两年申请面上项目后暂停面上项目申请1年”的规定,那我2015年就不能在申请,而目前的情况是,我很需要这样的一个契机。所以这两天改本子的同时我一直在思考自己的优势劣势,也在思考我的科研未来。

作为个案,我有自身的特殊性,但我想也能反映出一个普通科研人的成长历程的方方面面,我希望通过科学网得到大家真诚的帮助和建议。

很早我就想将自己的科研晒出来让大家评判,不过私下里朋友的一些交流多不看好这种做法,或者觉得没用,或者觉得我去年的评审意见还是有希望的,如果今年努力一把,还是有可能的,没必要晾出来,明枪暗箭地,也不见得我就能受得了某些打击。

我知道大家都是好心,非常感谢,在科学网混了这么久,我还是知道其中的厉害的,也就犹豫再三,思虑再三,今天还是打算写写试试,即是对自己的心路历程做个总结,也激励自己认真写下去做下去。

谈到我的科研,总有“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的感觉。我起了几个题目,定了几种调调,却发现都很难写下去。

还是先来谈谈我去年的国科金评审意见吧。我觉得评审意见还是让我看到希望。感谢三位评委给了我详细具体的意见和建议,这里很想特别感谢第二位评审专家,因为他赞赏了我的独特思路和逻辑性,这是我最自以为是的地方,能被人承认,心里非常温暖。

关于你的项目的同行评议意见如下:

<1>溢油鉴别对于溢油源的追溯,以及对溢油造成的海洋环境危害赔偿具有重大意义,近年来通过化学手段进行,采用气相色谱等方法已在实际的溢油事件中应用,但效果并不很理想。申请人从综合的角度开展溢油鉴别,具有较强的实用性。但存在以下的问题:

1.申请题为"海洋溢油综合鉴别技术研究",关键在于综合,综合了什么,在申请书中没有明显的说明。

2.项目的目标较多,项目目标从申请中看,应是鉴别,并且鉴别精度高,但申请没有凝练出来,而是在内容中分开描述了具体的内容目标。

3.在你解决的问题中有"模拟SVM分类器非线性处理方法对非线性数据进行函数矫正",但在方案中没有具体的设计,SVM方法是样本小,具有处理非线性等的特点,申请书没有明确设计,如何采用,如何修正SVM的和函数,这些没有说明。

4.在创新点中提出开展的现场实时探测,是很有难度的,并在申请中方案中没有详细的阐述。

5.研究团队人员参见时间需要增加1~2人月。在经费的预算方面,依据实际要稍为详细些。

<2>溢油的早期检测是一个重要问题,非常值得开展。申请人提出的浓度同步荧光光谱法具有创新性。研究内容具体详实,目标明确。申请书的分析有独特的思路,很有逻辑性。这样的申请书不多见。申请人的研究基础也很好。

建议删去荧光仪器的研究内容,重点突出基本原理和基本方法的研究。

建议优先资助。

<3>油指纹属性对于溢油类别分析和溢油降解规律研究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对于溢油事故中的溯源以及损害评估具有重要的作用。本项目的研究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和很高的实际经济价值。

项目融合多类成分数据展开研究,内容设置稍多,在创新方面欠缺。利用多种新型的仪器设备从不同的角度对油样品进行观测,并利用模式匹配和平行因子的方法进行定性和定量的分析有新意。研究基础较好,研究方法基本可行。

建议不予资助。

%----------

对于项目评审,我的了解和感受是:隔行如隔山,即使是小同行,如果没有在一个实验室里耳濡目染过的经历,其实很难了解一个方向的优势劣势,有没有前途,一个人有没有科研素质,靠不靠谱,是只会吹,还是也能做。

特别是你走的方向和主流方向不太一致的时候,想说服别人就更困难了。

所以评委们看看track record,来定一个项目该不该被资助是太自然的事情了,好像也只能这样更靠谱些。

只是我没按照常理走我的科研路,每走一步我都有些异于常规思维的理由,搞得自己很难解释。比方说2002年研究生复试的时候老师问:你北师大毕业的怎么来海大物理系读研究生,考得这么高为什么还委培,不走统招呢?我回答“因为离家近啊,我可以经常回家看孩子,济南空气污染太厉害,我喜欢青岛,也喜欢海大;读委培是为了让老妈放心,她帮我看孩子,再让她担心我跑掉了或丢工作,我觉得不太好。”我是实话实说,我觉得别的理由都肯定会太假,我也不愿意,也经不起老师的怀疑。

我不知道一般老师对这样一个30岁才来读硕士的而且一开始就一心想着每周回家的妈妈级硕士生的印象如何?孤魂老师是不是觉得这样心态的【大龄女】学生,根本没有培养的前途?但是我认为我后来的表现是得到海大物理系老师们(好像是哈)的认可的。

所以如果您仅仅看看我的TRACT RECORD,您会觉得不确定(当然我也不算很差)要将一个面上项目给一个潍坊学院的副教授,可是我真的觉得我能做得很好,可以保证按照申请书里技术路线(小的细节调整这个不可避免)完成技术指标。我需要的是一个机会,而且我愿意接受公开的监督。

我今天决定开始写出我的科研困难和渴望,是因为我对自己这几天的进展非常不满意,我抖擞不出斗志来,因为我并不知道我做什么样的改动才能加大胜算的可能。

就在此刻,我决定利用我一时的激情,飞快地完成了这样的一个博文,给自己一个推动。

我愿赌服输,可以给我下注的机会吗?

我接受批评、质疑……也会在后续的博文中逐渐介绍自己的科研背景、思路、心路历程……并会在今晚完成自己的科研名片。

GOD NEVER HELPSTHE ONE WHO WILL NOT ACT!

发出去!


主要简历,文章专利将需整理说明:

学习经历

19909~19946月,北京师范大学,物理系,理学学士

20029~20056月,中国海洋大学,信息科学与工程学院,工学硕士

20069~20106月,中国海洋大学,信息科学与工程学院,理学博士

20114~20126月,加拿大环境部,溢油监测国家实验室,访问学者

工作经历

19947~199912月,潍坊学院,助教;

199912~200812月,潍坊学院,讲师;

200812月至今,潍坊学院,副教授。 

课题工作

主持项目:

2008.1-2010.12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海洋溢油荧光光谱浓度多维相关指纹鉴别技术(40706037

2008.1-2010.12山东省自然科学基金:原油样品荧光光谱三维同步指纹鉴别研究(Q2007G05)

2011.12-2014.12山东省博士基金:基于时间分辨荧光光谱的石油包裹体芳烃组分研究BS2011HZ015

主要参与项目:

2006.12-2010.04国家863项目:单个油气包裹体芳烃组份准确定量的无损光度技术(20060109Z3051)项目申请及荧光光谱测量及数据分析

2009.12-2012.12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表面增强拉曼光谱(SERS)探测海洋中多环芳烃(PAHs)的研究(40906051)荧光光谱测量及数据分析光谱测试分析


相关博文链接:

李小文老师:基金申请答CY

徐晓老师:给李小文老师的一封公开信


非常感谢大家的意见和建议,对我非常有裨益,本来打算一股激情写(二),昨天彻夜难眠,今天中午睡了一觉,再看大家的意见和建议,特别是仔细看了几位德高望重的老师通过各种方式给我的非常详细的意见和建议之后,觉得应该沉下心来先安排一下时间,保证既能改好本子,又能完成我许诺的【2014我需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资助(二)】。

谢谢您们百忙之中给我这样的支持,我非常感动和感激,再次表示我心里深深的敬意。

祝大家元宵节快乐!情人节快乐!!事业家庭2014年一帆风顺!!!




基金申请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42659-767217.html

上一篇:宗教是否有益于世界?
下一篇:我的人生幸福原则
收藏 IP: 218.57.175.*| 热度|

107 戴德昌 李万峰 刘进平 尤明庆 徐晓 罗帆 刘立 庄世宇 刘全慧 李伟钢 张鹏举 赵美娣 陈楷翰 赵序茅 吕喆 刘艳红 陈安 朱丽红 林中祥 罗德海 文双春 刘淼 陈希章 陈桂华 李竞 鲍博 陈冬生 鲍得海 康娴 赵斌 王德华 何应林 蔡庆华 曹建军 贾伟 王善勇 肖海 田云川 应行仁 韦玉程 张永祥 郭宪光 陈湘明 王芳 齐江涛 柳林涛 陆雅莉 李伟 夏少波 刘光银 木士春 宁利中 王府民 王瑞 王启云 陈一良 孙瑜隆 陈钢 麻庭光 吴国胜 王锟 唐凌峰 廖晓琳 董侠 鲍海飞 刘兵兵 张吉良 陆俊茜 徐鑫 徐耀 平文丽 何青 王金龙 李学宽 李阔 杨洪强 赵凤光 孟令龙 李宇斌 李健 张欣 谢力 王云才 史智才 李建雄 周继磊 强涛 吉宗祥 刘晓锋 王林平 郑玉刚 许培扬 biofans Majorite zzjtcm tudao Halloo ybtr3929 Veteran11 happycharm chdoucon liyouxi qqlisten xqhuang greenleafCAA elgoog gaopeng0537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1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7-24 11:1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