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谷幽兰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钱金凤 热爱磁学的女孩 qjf1984@hotmail.com

博文

第一次实验感言 精选

已有 5065 次阅读 2008-4-24 13:09 |个人分类:成长历程|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决定在这里立一个文件柜,把我在实验中的所想所感都放在里面。作为我在科研学习上成长经历的见证吧。

  今天第一次独立实验,感受颇多。有关于实验方法内容的思考和总结,也有对师长们细心指导和激励的感动。不敢妄言这次实验成功与否,但至少可以肯定的是我学到了很宝贵的东西。尽管身体很疲惫,但和这些比起来都算不得什么了。

  开始的时候,心里弱弱的紧张,步步都小心翼翼,唯恐出现什么闪失。第一遍很顺利,一切都在预料之中。可第二遍熔炼的时候,发现有一个锭子冷却后竟然裂掉了。开始并没怎么在意这个,想如果再次熔炼可能就会重新粘合起来。可就是这个没在意给我后面的实验带来很大的麻烦。当我第二次将弧光照到它时,它非但没有如我所愿的那样熔化,反而变本加厉的完全炸开了。一向稳重的我并没有因此乱了阵脚,坚持把还留在坩埚中的碎块炼成锭。关掉电流,却看到我最担心的一幕:很多碎屑都溅到了相邻的锭子上。这下我真的慌了神,想到也许整个实验会因此而不可信,因为会影响到其它锭子的成分。情急之下,跑去问大师兄。不愧是身经百战,师兄泰然自若的说,看看能不能把溅到其它锭子上的碎块拨出来,实在不行就只能开炉将碎的取出来,看其他上面是否有这样的碎屑。这个建议让我十分沮丧。可庆幸的是,因为我最后一个炼的那个裂开的,其他的几个都基本冷却了,并没有粘到碎屑。长舒一口气,谢天谢地,还有补救的余地。

 

  于是一切又得重来一遍。取出碎屑(看这它们碎成那个死样子,我心都快碎啦),仔细擦拭清洗炉体,放入锭子,重新抽真空。一切都按部就班,想这回该不会再出问题了。真空抽完前,接了个电话搞得有些心烦。放下电话,就急匆匆的去做实验。因为心急上去就加电流。按钮一按下,警报就响了,我连忙关掉。警报声引来了正在旁边找东西的老师,一看,说我还没开冷却水。天啊,这么低级的失误!开了水,继续实验。这次可真的不敢大意了,每根神经都绷得紧紧的,生怕再出意外。挨批是小,弄坏仪器是大!于是到实验结束,没再出事故。整个实验历时5个多小时,还不算早晨抽真空的时间。整个过程真可谓惊心动魄,跌宕起伏!

 

  下面是我对本次实验的一点总结。首先,动手前一定要清楚每一步的流程。其次,如果过程中出现什么意外,务必先关掉仪器。思考产生原因和解决办法,不能凭着自己的意思蛮干。比如我的实验中裂开的锭子含有很多的Si,这可能是其裂开的原因。可我不明白的是,在冷却后自动裂开说明它内部有大量的应力,这些应力从何而来?是有位错?可是哪里来的如此之多的位错啊?最后,就是平和的心态和认真的态度。我上面那个失误就是因为情绪不平稳而致。于是做出一新决定:工作期间不接私人电话。还有一点关于熔炼技巧的总结:熔炼时尽量把把难熔的放在上面,易熔的放下面。因为一旦易熔的在上面先熔化而将难容的包裹住,那将使熔炼变的很艰难。而且,还会导致易熔物质在多次熔炼中挥发。我其中就有一个锭子这样,炼了不下6遍,最后出来的样子还是很难看。

 

  还有就是我体会最深的,来自老师和师兄的帮助和安慰。比起前面的实验经验,我更看重这个,因为感情永远都是无价的。当我刚要开始熔炼时,听到我开启仪器的声音,吴老师从里屋走出来告诉我要小心,慢慢来。因为距离我上次学习操作毕竟快一个月了。实验过程中,他也多次走过来询问情况。虽然后来因为失误被老师说了几句。现在我明白为什么老师的座位要放在过道的尽头(那个位置简直就是冬冷夏热),是因为在那里能清楚的听到整个实验室各个方向仪器的运作情况。这也许正是现在年轻人所缺少的自我牺牲和责任感。此外这次实验让我改变了以往对大师兄的看法。大师兄总是做事很专注,每次我请教他问题的时候都不怎么忍心打扰。平时话也很少,通常很沉默,好像不太愿理人。我总觉得和他交流心里有种恐惧感(和老师我都没有这样的感觉)。但是,当我打开炉子取出碎屑的时候他从我身后经过。说,别着急,我以前也经常出现在这样的情况,不是你的问题,那种料就是很难炼。我真的很感动,一向我看来很冷漠的师兄竟然来安慰我。

  我只能说,在我们组里,尽管每个人的表达方式不同,但都有一颗善良而乐于助人的心。生活在这样的集体里,让我感动很安全,很温暖。就像老师常说的,这里是个大家庭,他是家长,我们是他的孩子。

 

  想想等我以后不再是小师妹的时候,看看这篇感言,应该很有感触吧。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42294-22812.html

上一篇:随风舞动的思绪
下一篇:惊涛骇浪中的安宁

0

发表评论 评论 (1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6-30 11: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