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来不再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hunge 一座山孤耸,一泓水跌宕,一种人颠沛……清风徐来,江山多娇!

博文

复试有准备,调剂需谨慎 精选

已有 5911 次阅读 2012-3-15 01:54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看到陈安叔(俺同姓)说“很多科学网的博主老谈自己领域外的事情”,总想插足干点别的事情(俺加注)。考虑到考研这个“领域”俺曾很不幸运经历过,有所“成果”,讲点故事,看看复试到底多重要,又需要怎么做。
      某年俺曾从海淀某角落毕业出走,大学期间成绩一般(全专业总成绩第六),奖状有十几个(其中社会实践、科技制作等就占了70%)。这样看来保研没太大问题,但大一上学期某科目离八十分差0.5分,自然保研名单上纵使有十来个人,也没俺的份儿。不知哪天,发了神经觉得中科院很厉害,决定冒险去玩一把(不像宝俊哥那样玩)。
       复习从国庆节到一月,总算那天背着书包,一个人戴着耳机坐上公交,在西直门转地铁,到了玉泉路。第一天考政治,我就在傻笑,看见有个大题是某期“求是”的封底故事(俺平时自觉加强思想学习),真是跟多年前初中历史会考答“四人帮当时的职位与背景”一样,得意洋洋傻了去了。很显然出了问题,而且问题很大,最后换答题卡不成,闷着熬到结束。第一科没希望了,就觉得彻底没机会了,毕竟中科院(有些所除外)不是闹着玩的。反正觉得考不上了,天天看电视,吃了两天地摊上的煎饼果子。
       寒假去了趟杭州,感觉别人生产单位大有要博士的趋势,觉得工作无望。又过了好久,成绩出来了,果不其然,分的确不高。不过当时还是找人喝了点酒,说庆祝过线复试可以当群众演员。又熬了好久,接到电话叫复试,也就知道自己真要去当群众演员了。那天,我特地借用了室友的书包,穿了浅色牛仔裤和休闲的上衣,显得很是洒脱的样子,准备随时笑看人生。
        【第一场复试】进去准备“表演”,周围坐了好些人,还有好几个白头发爷爷。主持人是973首席(当时并不知道,还是我上届学姐保研的导师),嘻嘻哈哈语无伦次回答了一通,最要命的是中文提问,突然叫英文解释回答。与自己崇拜的老师们交流,当时觉得自己很踏实。我们专业方向两个录取名额,一共6人复试,但最终只录取了1人,一夜之间成了全所录取率最低的组。由于中科院部分所不排总成绩,只公布录取的名单,结果注定是悲剧的。当天下午就得知尽管初试和复试都排在小组前列,但因为种种原因只能老老实实当“群众演员了”,没有机会成“主角”了。从此踏上漫漫调剂+复试的道路,辗转几千公里。
        【第二场复试】在复试现场就问我如果调剂去大西北去不,我斩钉截铁回答说只要有动物的地方我都去。但第二天接到来自玉泉路CAS研究生院调剂复试电话,心想当群众演员没意思,不过还是去了,早上北京的公交挤不上去,的士也打不到,真是费劲心机才到八宝山附近。主持人是班上保研同学的导师,但很快自己不在状态,加之此前在走道看了下他们的成果,没啥兴趣。最后自己非常不礼貌与老师争辩某个无聊的问题,过程相比上一轮死板了许多,弄得我很不自在。最后,群众演员没当成,彻底成了观众。刚出来,就又接了个电话,某个国字号科研单位问我有兴趣调剂没,当时没吃早饭又赶路比较累,心情不好当场就把对方拒了(第三家单位)。
       【第三场复试】彻底当了观众,越想越郁闷,回学校给本科指导老师(业内知名学者)打电话求情。老师说得领导同意,问学院领导,说“这,那,这,那,你还是去……”。又去找另一个专业的上课老师(几次在食堂吃饭唠嗑),问能否调剂到该专业,说“中科院的科目不是全国统考科目,这,那,这,那,你还是去……”。俗话说“儿不嫌母丑”,可“母嫌儿不争气”啊,决心离开这座城市,不给“母”丢脸。此时各大自主划线的院校复试差不多都结束了,还是买车票,决定南下,凭自己的感觉某个地方会缺“群众演员”,先在附近蹲点。就在路上,得知广州和武汉很有把握的两个调剂专业关上了大门。第一梯队的战斗结束了,轮到我还是和四年前一样,保录不去非得自己赖一个什么学校,结果当年就被调剂了专业。那一刻,真的很伤心,觉得自己当观众累了。带着悲伤,强忍着挨个打听,要什么给什么,再也不多说了。此时,我仍没有在调剂系统填报,都是对方联系我,而离开北京之后,一切都得靠自己了。最后婉拒了另外两家学院的调剂,找到了最后一家。与此同时,曾在法国留学的老乡推荐他们公司的一份工作(国际知名统计公司),他为面试官之一,得去上海面试,又需要奔波,婉拒了(之前还放弃了一家印尼公司)。在等待了足足十五天之后,终于迎来第三场正式复试,先加笔试一场,再面试一场,这也是最为严格的一场。老师发短信说,“小陈,安心回去做毕业论文吧”。
       事实上,若加上第一场复试说去西北,还加上当时广州和武汉的两所985,一共可以说9家单位,那样的话俺就可以彻底成为一代面霸。而当我回到学校,发现原本比自己还危险的同学(前十就我们两个没保研)竟然被P大录取了,同班另一个女生没考取本校,竟然要去德国留学了。整整一个月的奔波,花费了近万元,打乱了所有计划。南下的某天突然晕倒在地,差点儿爬不起来,真心感觉累了。真是一夜之间,大家的命运发生了彻底改变。而最后接纳我的老师,我很感激,虽然导师资历很浅博士刚毕业,也虽然今天我只能做一些简单的活,远不谈不上学术,更谈不上科研培养,连补助也只有室友的十分之一,但我都无怨无悔,依然非常感激,给了我落脚之处,给了我心灵的安顿。最后总结一下个人当“观众”的经验:
     (1)复试之前对意向老师有所了解,在邮件或电话同意见面约谈,可以当面多谈谈自己的想法;
     (2)不要过分撒网,对方回答模糊就换一个老师,尽量找准意向老师,一个足矣;
     (3)复试过程中要低调,不要不懂装懂,回答专业问题要有根有据,不要啰嗦;
     (4)英语面试过程中,如有把握可以在专业回答上尝试多聊几句想法;
     (5)单位越好,复试过程中越轻松,仿佛大家都是来聊天交流意见的,不要紧张;
     (6)非学术问题不要过多争辩,可以反映出个人的其他问题;
     (7)一般对中科院这种招生比较特殊的,要给自己多一条后路,做好各种思想准备;
     (8)调剂复试的时候仍要信心满满,虽败犹荣,不要气馁,个人的心态相当重要;
     (9)展示自己的特长,包括已发表的成果,或是某方面的兴趣;
     (10)学校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好马配好鞍”,找准自己意向导师,太牛的咱也跟着累;
     (11)杜绝送礼拜访家门,拿出自己的真本事与老师对话;
     (12)英语面试可以找人练练,我当时的对话文稿是清华生科院(留美)和密歇根州立两位朋友帮我修改的;
     (13)调剂更换专业时候一定谨慎,想好自己的基础是否吃得消,交叉领域可以尝试;
       ……
      每年这个时候就有人向我打听这打听那(都说我是复试专家),但是时间过得很快,有许多事情悄悄在改变,我也不知道我的经验是否有用。我承认研究生复试过程,包括考试中我都犯下了诸多致命错误,或许一辈子也没有机会改变了。曾向第一场复试主持人(他的老师为科网老博主)求情,他说“小陈,把英语加强一下,我推荐你出国学习”,也曾有许多朋友建议我要怎么做,至少还可以读个博士。想想自己做完本科毕业论文,发现很多曾与我年龄相仿却四处“行骗”的人,猛地发现许多研究生真不能值钱。今天,有人以发表外文论文为荣,以引用中文文献为“耻”,没有到过现场却能压榨出无数“成果”刊登在海内外,心想这种境地不读也罢。当有人为“因子”高谈阔论的时候,殊不知我们行业最高的才4点几,能发2点几我就觉得很厉害了,我也不知道那所谓的30几,60几到底是何方圣地,只是觉得第一流生源都跑去玩金融和生科了。脱离了现实,脱离了自然,脱离了快乐,脱离了兴趣,当观众都难免显得造作。
      南下的那天,第一场复试小组录取的第一个朋友发短信说“陈兄,你人很好,看到录取名单没有你,为我们没有成为同窗感到很遗憾,祝你一路顺风!下周三我们班打球,你来我们学校观赛不?”。第二个从热门组挤掉最后顶替我的高分朋友,后来也到俺学校吃了顿饭,返校时短信“陈,感谢你的饭,以后有机会常回来看看,我在这里”。我回信说“兄弟好好加油,以后我还会关注你们的,记得有机会来找我喝酒”。后来到了地方上,看到别人的刻苦和努力后,我真心想对曾经的对手说:俺输的心服口服。
      学弟们,学妹们,放平心态,有所准备,有所谨慎,这场考试虽然不一定改变你一生,但至少决定你三年的心情。走过的路不要惋惜,总结了经验继续向前,不论做什么,不论在哪里读书,不论跟什么样的老师,不论改换专业与否,既然选择了就要去面对(可以不选择)。虽然选择的主动权不一定在你手中,但命运的主动权却在你手中。退一步讲,哪怕没有读研,哪怕没有出国,哪怕……这并不代表什么,经历了你就会发现要学会尊重,学会生活,读书也只是人生的一方面,并不是全部,人生还有许多事情要去做。也望老师们体谅学生,或许您朱笔一钩,这个学生的人生轨迹就彻底改变了。说句愤青话,中国的教育归根结底——穷人赌博的游戏。
      (全文有些长,想必很多人看不完,下次精简一些)
 
2012年3月15日中午修改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420671-547860.html

上一篇:回首2011点滴(图说)
下一篇:鲁迅的地质之路
收藏 IP: 59.71.213.*| 热度|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3 21:0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