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国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jianguo531 聊聊感触、搞点学术、发发牢骚

博文

还是原来的自己

已有 2449 次阅读 2016-6-28 08:45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博客, style, 英语培训

又是一个多月没有写博客了(这篇其实应该在前),感觉自己现在写东西快要变成女人的麻烦事了,一个月一次!!!!还好,写出来的东西也不全是麻烦事,对自己,对别人都还有所帮助。最近这一个多月自己并没有玩,更没有放松。虽然恼人的英语培训也没参加,但是自己内心是急切的,还是那么的渴望进步和收获。这一个多月一直在忙碌,静下心来仔细梳理,感觉现在的工作状态特像自己读研和读博那时候,没有迷失,没有松懈。这一个月一直在鼓捣R语言、ENVI+IDLMODIS数据、指导学生毕业论文,设计调查问卷、撰写论文。。。。。。这一个多月,每天早上六点起来跑步,八点洗漱完毕,吃完早饭到班,中午休息一个小时,下午两点一直到晚上9点左右,每天如此。我一直觉得人要做与想相结合,这一个多月做的很多,想的少了点。感觉做的像了原来的自己,所以今天坐下来仔细梳理一下这一个月我的感受:

(1)学生的心,老师别猜

我是搞不明白学生怎么想的,就像前面那篇博文所讲。平时一直在找各种场合去问学生,和学生交流,但是至今依旧稀里糊涂。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样,现在的课堂是上课低着头,考试抬着头,上课看手机,考试看老师。上课多是无精打采,脸部瘫痪,下课倒成一片,身体瘫痪。估计也就夜里更生龙活虎了。我问学生平时都什么活动啊,追剧,兼职、吃喝玩乐、小说。。。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学生做不到。想想自己大学时候又何尝不是,只不过我实在是玩的本领有限,玩不出什么花样来,最多逃课打游戏而已。。。。还心惊胆战

2)学地理的我还是那么的乱

我一直在做江苏海岸带的生态环境变效应工作。但是入职快一年来被入职的各种培训、考试给打乱。心情烦躁,也没有时间去写论文,一直觉得自己之前储备的挺多,但是一年没接触土壤开始又鬼使神差的盯上遥感了,特别是MODIS数据的可获得性和优秀的长期监测能力,让我羡慕不已。进入新的领域就必须掌握新的数据分析方法和手段:MRTENVI+IDL等等,重新整理自己以前的学习资料开始仔细梳理和再学习,发现原来MODIS数据可以监测和研究的内容太庞大,从LUCC到大气、土壤、晕云、辐射、陆地生态系统、地表温度、冰盖等等全部包括。这让我对美国人的超前思维和魄力有了新的认识,我们一直在强调地球科学系统的集成研究,其实MODIS的开发计划和实践给我们人类对于地球的快速监测与认知能力上注入了一个强大的技术保障,想到此我对美国的科学家真是这更加的敬佩了!但是海岸带属于一个极为狭长的地带,在MODIS的影像中更像一个边界,分辨率远远达不到,运用MODIS开展海岸带研究目前来看难度还是有点大。但是如果将MODIS数据扩展到海岸带土地、城市与海陆关系与生态系统的研究上来,应该还是可以的。

3)科学研究需要坚持和互相帮助

我有很多的QQ学术群和学术论坛的账号,遇到问题的时候我首先会到这些地方寻求帮助。这一个多月我也一直在网上发帖求助,得到了很多热心大牛的帮助,在此一并感谢!我以前一直避讳甚至讨厌那些在网上进行收费帮助的举动,甚至跟一位网友有过激烈的讨论。因为我平时在网上给任何人的帮助也好,意见也罢,从来都是出于一颗热心肠。现在看来,是我错了。暂且不说按劳分配是天下公理,这次如果没有网上一个朋友的帮助,我是如何也解决不了我在MODIS批处理上遇到的巨大困难,特别是IDL代码的编写和调试。这些基本上都是在这位不知姓名(现在知道了)朋友的支持下完成的,虽然是收费的,但是我觉得帮助的良性波及效应带给我的吸引力要远远高于金钱。这次交往让我认识了一个新朋友,也让我这个有点跨界的小学生受益匪浅。我觉得这是一个可持续的良性系统,值得支持。在和这位朋友的交往中,他的一句话让也我记忆很久,他说:“现在搞科研的自己掏腰包真是太少了。”我听了很震惊,因为我这都不算是科研,只是自己的兴趣而已。为了兴趣而活,痛快!所以,即便是自掏腰包花钱解决了我眼前不能立刻产生效果的小问题,我也觉得心里是敞亮的,值得的。就如花了500元钱看一场其乐无比的郭德纲相声,值!做回心中真实的自己,为了兴趣,都是值得的!




http://wap.sciencenet.cn/blog-419327-987213.html

上一篇:心力憔悴的本科生毕设指导
下一篇:带着学生去实习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6-24 11:1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