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国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jianguo531 聊聊感触、搞点学术、发发牢骚

博文

只要不抄袭,就是一篇合格的硕士学位论文? 精选

已有 40850 次阅读 2022-4-3 16:44 |个人分类:观点点评|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又到了学位论文集中评阅的时间,最近我也评阅了几份硕士学位论文,读完之后脑子里空空如也,心头却疑雾重重,眉头紧锁,总觉得缺点什么。几篇硕士学位论文写的都是近十几年来的老方向,老内容,工作量不小,但工作没有新意,就像新进的学徒,模仿着老师傅的方法来了一次产品考核。但硕士培养不是工厂里的流水线,辛辛苦苦三年的学习与训练,到头来只是简单重复十几年前别人的工作,岂不是让人唏嘘。这些工作从近处看可能只是为了那一纸文凭,从长远看这样的研究思路、训练方式和眼界,到了博士阶段还得重新推倒重来。辛辛苦苦三年国家投入了大量的钱和人力资源,换来的只是浅尝辄止,资源的浪费,时间的浪费,青春的浪费。

最近一个月,办公群里消息最为频繁的就是提醒导师督促学生进行论文降重。在我的电脑界面上,有的时候网页的右下角也会突然蹦出个小窗口,定睛一看,名曰“专业降重,收费合理”。看来,这也要快成为新的产业了。有的时候我很纳闷,自己写的论文干嘛要去降重呢,难道真的会有这种鬼使神差的巧合?如果有,你必须找到这个人好好喝两杯。一是看准了人,免得他跑了;二是问问他是怎么在你还没写出来之前,他已经抄好了。显然,这种巧合太假了。我自己的研究生在写论文初稿的时候,我就明确給她讲清楚,论文必须是自己一个字一个字写出来的。即便是综述和进展部分,也只是只表其意,不模其文。这样写出来的论文,才能是属了你自己名字的论文。写完论文还要花大价钱参与查重和降重?买点肉吃吃多好呢,对吧。想起当年力学大师钱伟长先生在其一篇论文的参考文献部分赫然写着“本文不必参考任何文献”字样。那气势、那自信、那气魄怎能不让人佩服。正所谓大爷就是你大爷,大师也永远是你心目中的大师。

今年,我特意看了一下学院研究生学位论文查重结果,有的学生还能达到20%以上。我都想不明白,这样的学生是怎么研究三年的,研究什么了研究三年能研究出这样的结果。在查重之后,后续的“大事”就是令人瞠目的各种“降重技术”。再牛的降重手段,无非就是玩文字游戏。在这里有的时候甚至错别字都能做出贡献,都是降低重复率的好办法。经过一番折腾之后,论文的复制比下来了,后面就是送外审给外审老师评阅,然后就是答辩拿学位。一圈下来,这怎么看怎么像是学位流水线作业。有的时候细细想来,现在社会连个保安都要硕士学位了,还能责怪孩子去拼命的追求学历认可吗?但是,从学校来看,这样的学生又能给学校带来多大的学术声誉,不搅和就算不错了。

前两年,我在评审某个师范大学的硕士学位论文中就发现这样的问题。作为一个外审专家,能到我手里的论文肯定都是经过学校重重审查,最起码在复制比上是达到了学校的基本条件。但当我仔细看其中的文字后,我都觉得可笑,这哪是学位论文?没有最起码的逻辑思路,没有明确的科学目标,章节之间逻辑混乱,语言更不是学术语言。更为可气的是论文最后一章节足足有10000字,分明是从哪个规划文件上复制粘贴进来的,用来凑字数的。语言表述根本就不是学术语言,讲的内容也跟前面毫无关系。气愤之余,直接给了这篇论文57分。意思很明确,这样的论文根本就不能参加答辩。但更为诡异的是,两天后这篇论文的作者竟然神奇的给我发来了短信,问我对论文哪里不满意?我直接告诉ta,“具体的意见我已经写的很明确,请导师把关”。可想而知,管理如此松散的学校,怎么可能培养出像样的学生,因此,这个学校送来的学位论文,我一律拒绝评审,我也不想浪费时间在这样的学生身上,大家互不打扰,还少置点气,保重身体多好呢。

现在的查重手段虽然大大的降低了简单复制甚至拷贝式论文的出现。但是,这样只注重形式上的过关,对学生的学术思维、科研能力培养的相对忽视,也确实对学生起到了很不好的示范作用。要求硕士生去做大科研难度不小,但是万万不能将不抄袭作为合格硕士研究生毕业的基本条件。




研究生招生与培养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419327-1332338.html

上一篇:皎月星辰,浅唱低吟—记我与我的第一个研究生
下一篇:大学中“社恐”蔓延带来的损害
收藏 IP: 183.208.253.*| 热度|

26 杜学领 梁洪泽 黄永义 苏德辰 张士宏 郭战胜 李双双 廖晓琳 李学宽 姚伟 刘继为 王永奉 曾荣昌 张永刚 王福明 彭真明 黄河宁 曹俊兴 吴晓敏 丁海霞 刘钢 龙良鲲 马浩 郁志勇 马鸣 刘欣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1 23:4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