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容德乃大,无求品自高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angdh 谈生物、聊教育、记录生活

博文

积德行善,不做断子绝孙的事情 精选

已有 7692 次阅读 2015-3-1 11:19 |个人分类:个人随感|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雾霾, 生命, 柴静

积德行善,不做断子绝孙的事情

(王德华)

 

昨晚看了突然间疯传的柴静的《穹顶之下》。柴静的演讲很有感染力,科学性很强,大量的权威部门和学者们的数据,大量的实地调查,大量的走访,大量的思考和质问。

很是震撼,这些年来的雾霾已经让人们有些习以为常了,心理上似乎没有了当初刚知道PM2.5时的恐慌和紧张。但是,听着柴静的讲述,心情渐渐沉重起来,胸口渐渐堵了起来,情绪渐渐激动起来,有一种想骂娘的冲动!

政府部门有法不依,执法不严,听之任之,一切为了经济发展,GDPGDPGDP!钱,钱,钱!一切向钱看的指挥棒下,我们失去了理性,失去了人性,失去了蓝天,失去了清河,失去了我们赖以生存的干净的环境!我们这一代嘴里吐着黑水、手里数着沾血的钱,做着断子绝孙的事情!

一切为了钱,金钱至上,物质至上,已经污染了人们的心,都黑了,黑得像PM2.5过滤器里的过滤膜!

我们的环境就是这样一步步被毁掉的,我们心灵也是这样一步步被扭曲的。人,失去了理性,畜牲不如!如此下去,国将不国!

我们每个行业,似乎都是这样的。科教领域,走到今天,也是一步步眼睁睁地看着变成这样的。SCISCISCICNSCNSCNS,项目,项目,项目!谁能静心考虑学科的发展?谁能静心考虑科研的价值?谁能考虑科学人才的培养?大家都像公交车上齐刷刷刷手机的乘客一样,没有思考的时间,没有思考的空间。每天在滚滚的物欲横流簇拥下,毫无目标地随波逐流着。漂着,晃着,慢慢向终点走去。

回头看,我们都做了些什么?我们都想了些什么?我们做了哪些有意义的事情?我们做了哪些值得自己欣慰的事情?我们做了哪些有益于社会的事情?我们做了哪些让后人点赞的事情?如果没有,我们做了哪些可恶的事情?做了哪些让后人赌咒的事情?

记得我在一次研究生课程上,讲到面对当前的环境我们该怎么办、该做些什么时,随口说了句“戴口罩有用吗?没有用的。只是一种心理安慰而已。”马上听到学生们的笑声,我也马上意识到自己说话有些太随意了。自我保护意识是必须有的。我们在没有能力判断对错的时候,应该选择相信科学。可是我从内心里质疑人们每天戴口罩生活,能解决问题吗?我们能24小时一周7天的戴口罩过日子吗?躲过一时,能躲过一世?躲过了一世,下一代能躲过吗?我们也知道受损害最大的就是老弱病残这个群体。人类社会与动物社会的一个很大的区别就是老弱病残是不能靠自然选择的,他们需要保护,需要关爱,需要各个方面的保障措施。我们人类,谁都有小的时候,谁都有老的时候。

也记得我19905月进京赶考,那几天有一天晚上降雨,第二天发现天上掉下来的雨点竟然是黄黄的泥土。过了几年,“沙尘暴”这个词汇出现了。每年的春天,都会有沙尘暴的新闻和照片。据说内蒙的浑善达克沙地受到了空前的关注。渐渐地,大家对“沙尘暴”也就习以为常了。我每年在国科大讲授《动物生态学》课程的“绪论”时,都会给大家展示一些我们今天的环境变化的图片,有甘肃的沙尘暴,有湖南的冰冻,有新疆的雪灾,有云南的干旱,有日本的核泄漏,有海洋的油泄漏污染,有地沟油!这几年又有了“雾霾”和PM2.5.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是硬道理。

那么,我们是否可以用剥夺和毁掉子孙后代的生存环境为代价,以我们的生命安全为代价,来进行经济发展呢?如果整代人身体垮了,心污染了,身子污染了,再高的GDP有什么用?记得有个靠卖血盖起高楼大厦的地区,人们在短期享受丰富的物质生活后,一个个倒下去了,人去楼空。鲜血挣来的钱,又送给了医院,最后还搭上了性命!这就是人类进化到今天所拥有的智慧吗?这就是经济发展的今天人们所具有的聪明吗?

我们怎么才能变得理智聪明?怎么才能不会发生聪明反被聪明误的错误?怎么才能健康活下去?怎么才是有尊严地活着?

该问谁?该质问谁?

… ….

柴静的演讲,告诉了我们很多。也一定会引起一些人们的思考。

良心的谴责也好,内心的拷问也好,下一步我们该如何走?这趟偏离轨道的列车,没有办法刹车了吗?没办法减速了吗?

能够引起共鸣,引起思考,柴静这个调查的目的就成功了。一个媒体人,能做这样唤醒人心的事情,值得点赞!至于有专家质疑一些科学概念问题,可以讨论,可以补充!点赞,必须的!

   能够唤醒更多的人们,就是一件大善事!唤醒人们对环境的保护意识,唤醒人们对精神的追求,唤醒人们对生命的珍爱,唤醒人们对社会的责任感!

   为了我们自己,更是为了我们的子孙!

   

视频链接:http://hea.163.com/15/0228/13/AJI0KJT10016656K.html?bdsj




http://wap.sciencenet.cn/blog-41757-870955.html

上一篇:选择
下一篇:做好的科研,不可以教条

88 李世春 赵燕 蔡小宁 李学宽 武夷山 罗德海 陈楷翰 郭向云 姬扬 谢强 刘全慧 李毅伟 王水 陈永金 陈儒军 徐磊 柳竹浠 徐绍辉 李森森 吴国清 梅志平 喻海良 赵序茅 李本先 许方杰 聂峰梅 陆俊茜 刘立 姚小鸥 程娟 苗燕楠 田青 柳东阳 张强 罗帆 璩存勇 赵美娣 任卫军 余池明 蒋永华 吕喆 杜彦君 赵天永 麻庭光 关法春 李志俊 刘全生 王春艳 胡锐锋 程起群 侯成亚 戴小华 董全 王启云 徐晓 韦玉程 张芳 许义文 韩枫 王洪吉 闫尊强 梁红斌 虞左俊 赵凤光 周少祥 赫荣乔 杨正瓴 杨立泉 张海权 李文浩 成爱芳 biofans zhujt2005 peosim Wanmingfu jzpalsgg htli ncepuztf shenlu seeker99 monkey1963 forest02 cloudyou laijianshan qiudy zdlhsh wangqinling snowname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6-24 20:2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