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容德乃大,无求品自高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angdh 谈生物、聊教育、记录生活

博文

以色列之行(四):那流着血的手与职业精神 精选

已有 8868 次阅读 2010-1-4 18:54 |个人分类:走南闯北|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科学精神, 以色列, 野外

 

                       (早上好,沙漠!)

以色列之行(四):那流着血的手与科学精神

(王德华)

 

有机会到内盖夫(Negev) 大沙漠的一个保护区内进行啮齿动物(就是老鼠)的标志重捕和取样工作。 在一起工作的是两位老人,一位是俄罗斯人赛尔基,一位是以色列人阿夫纳尔。

 

说明:标志重捕:是一种野外调查小型啮齿动物种群数量的方法,一般是按照区域规划布笼,将动物捕获后,进行相关标记,然后再原地放掉,过一段时间后,再重新捕获,这样连续进行一段时间,根据标记和捕获的动物数量比例,按照数学公式,就可以计算出所研究区域内的动物种群的数量。

 

由于所研究的动物(沙鼠)是晚上活动的,所以我们每天傍晚去野外将捕鼠笼打开,放进食物,然后第二天一大早在太阳升起之前,去检查和取回被捕获的动物。简单用点早餐后,就开始了忙碌的测量、核查工作(标记编号、重捕次数、体重变化、性别、外寄生虫情况),一直忙到将所有捕获的动物都测量核查结束,然后将动物再送回到野外被捕获地点,释放。这样的工作重复一周,每月一次,监测2年。所以,我们每天都会行驶在住所和保护区的路上,我也就有了更多的接触大沙漠的机会。

 

在实验室内,有一项工作是将动物从捕鼠笼中拿出来。这项工作一般都是俄罗斯的赛尔基大叔做的。工作进行的第二天,我就发现他的手被鼠笼子口的棱角给划伤了。第三天,工作了一段时间,他终于坚持不住了,对阿夫纳尔大叔比划着,大概是说,今天不行了,你能做吗?阿夫纳尔大叔跟我解释说:他早就说要替换赛尔基大叔的,可是他不肯。我跟赛尔基大叔说,你应该戴上手套,这样可以起到保护作用。他摆摆手,说不好,影响工作。我又说可以戴露指头的,只保护手面和手掌就可以了,他还是摇头,说不好,以前试过。坚持用裸手伸进窄小、必须压扁才能区出动物的铁笼子里,小心地抓拿着每一只沙鼠。

 

阿夫纳尔大叔接替赛尔基大叔后,动作明显不很熟练。由于沙鼠太机灵,一不小心,就寻机逃脱。所以抓捕的时候,伸进笼子里的大手,还需要在铁笼内灵活翻转,防止机灵的沙鼠蹦出来逃走。不一会儿,阿夫纳尔大叔的手就被划伤,流出了鲜血。我用卫生纸给他小心擦去流出的血滴,示意他休息一下,止止血,他笑着说没关系,一点都没有在意。估计是血流得多的原因,赛尔基大叔最后又站了起来,示意说还是我来吧。

 

两位老人一直是互敬互爱,谈笑风声,配合默契。工作不慌不忙,认认真真,仔仔细细,一个动物一个动物地耐心称量着、核查着、记录着、复查着。工作起来,完全沉浸在一种工作状态中。为了不影响他们工作的延续性,我只能为两位老人打个下手。我们每天都是这样工作着,没有急躁,没有埋怨,也没有压力,就是按计划进行,尽量获得每一个好的数据。工作的时候,无论野外还是实验室内,尽职尽责,一丝不苟。休息的时候,抽烟、喝咖啡,谈笑风声,快乐温馨。

 

阿夫纳尔大叔以前是从事鸟类能量学(Energetics)的博士,在沙漠生活了20多年,后来改行到了北部,现在一个社区管理葡萄园。他喜欢沙漠,喜欢参与科研工作,这样每个月都要从北部驱车来到沙漠,参与这个课题的研究工作,这项工作需要连续2年的监测,每月监测一周。看着他忘我地谈论着科学,很受感染。

 

终于在两位老人为一只新捕获的沙鼠注射无线电标记编号码的时候,我得空拿起相机将这两双手拍了下来。看到这两双手,除了敬佩,就是感动。这不就是我们提倡的职业精神和科学精神吗?

 

(王德华 2010.01.03

从鼠笼子里取鼠


被划伤的手

两双都被划伤的手

每天都是这样重复

每天傍晚打开鼠笼,放入食物,早上检查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41757-284210.html

上一篇:新年享受诗歌的魅力:相信未来,热爱生命
下一篇:与一位博士生交流:研究课题与导师意见不一致怎么办?

21 武夷山 刘全慧 王桂颖 陈儒军 罗帆 王号 吴飞鹏 刘全生 杨顺楷 陈国文 刘立 熊李虎 吕喆 黄晓磊 梁俊红 柳东阳 张天翼 左正伟 丛远新 zdlh pkuzeal

发表评论 评论 (1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5-6 15:3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