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维空间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turman 搞物理,80后,曾浪迹中科院两个所和丹麦一大学从事多年超冷原子实验和量子模拟

博文

我改过的歌词之《退相干以后》(2005年)

已有 5314 次阅读 2010-5-20 18:12 |个人分类:未分类|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这个歌词我改于2005年6月,原歌曲是当时非常流行的林俊杰的《一千年以后》。2005年6月份是我研一的第二个学期的期末,是在中科大代培即将结束的时候。那个学期我选了一门非常头疼的课“量子信息”。当时科大在量子信息领域的研究已经享誉世界,潘建伟教授和郭光灿院士两个实验室正每年大批大批地产PRL。这门课当时刚开两年,没有固定教材,老师上课时内容讲的很深入很广泛,经常要引比较新的文献,不想现在流行量子信息教材那样起点适合研一的学生。

    话说中科院物理方向的研究生和科大本校物理系的学生基础相对算不错的了,但是依旧被这门课折腾的很苦。记得当时3个小时开卷考试都有很多人没写完(其中有我)。后来听修这门课的师弟说这门课正规多了,科大的老师编写了深入浅出的教材更易学,而且看了他们的考试题发现难度比我们那年明显降低了。

    于是考试结束后我就吧《一千年以后》改成了量子信息内容的《退相干以后》,以作纪念。

    量子计算是个美丽的dream,不知道哪天才能真正实现。



《退相干以后》
(改编自林俊杰《一千年以后》)

非定域的节奏,
波函数不独有。
纠缠是绝对承诺不说,
撑到退相干以后。
EPR对,从未分开,
谁在隐形传输我们的纯态。
广义测量坍缩向了我,
Bell基下你要的爱。
因为在退相干以后,
qubit早已不是我。
无法遍历整个Bloch球,
关联着你温柔。
别等到退相干以后,
Schmit分解不掉我。
伴着Von.Neuman熵到来,
能有谁,纠错永远分离的悲哀……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417127-326755.html

上一篇:我改过的歌词之《孤单光量子》(2004年)
下一篇:我改过的歌词之《寂寞原子冷》(2005年)
收藏 IP: 159.226.35.*| 热度|

3 金小伟 魏东平 杨芳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9 00:4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