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雪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qingchenxue 清晨雪无垠 宁静致远林

博文

宅在家里,一朝一夕,一饮一啄,亦是平淡的幸福

已有 1220 次阅读 2020-2-27 19:36 |个人分类:闲情雅致|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近日,疫情逐渐趋于平稳,人的心情也平稳下来。在延期开学的日子里,不必每天掐分算秒、气喘吁吁,去赶乘各种交通工具,奔往70公里以外的校区上班。宅在家里,准备网课,读书,做饭,洗衣。心踏实,日子亦很充实。


                                                   一蔬一饭的幸福

 

今天吃蒸饺。韭菜鸡蛋馅儿的。


做蒸饺,工序较多,算是一项大工程。


先和面,让它饧着。蒸饺和水饺的面不同,水饺面需要拿温水或凉水和,而蒸饺面却需要一半用开水和,一半用凉水和,然后揉在一起。我在思考,为何用不同温度的水,和出来的面,性质不同?在饧面的过程中,面粉和水分子究竟进行了怎样的微观物理变化? 


 然后开始准备馅儿。一把新买的韭菜,一根一根择,洗净,控干。然后在案板上,切,咔嚓,咔嚓,像是在农村用铡刀给牛切草的声音。一刀一刀下去,韭菜的断面绿汪汪的。油锅加热,倒入少许植物油,扔几粒儿花椒,一会儿,就闻到了花椒的香味。很奇妙,短短几十秒,花椒即在高温的油里发生了“浸取”的传质过程,花椒的精华全留在油里,而炸过的花椒,就被弃去了。所得花椒油倒入韭菜中,充分搅拌,油在菜的外面生成了一层保护膜,锁住菜的水分,再加盐,菜就不会出汁了。这也是传质的原理哦!


 再炒几个鸡蛋,切碎,拌在馅儿里。放调料,馅儿即好。


 这时,面也饧好了,那就开始揪剂子,擀皮儿,包饺子吧。皮可以尽情的薄,因为蒸饺是放在笼屉上,乖乖的呆着的,任由水蒸汽从它身边呼呼的穿过,它都岿然不动。不像水饺,皮若太薄,在沸水锅中是经不住剧烈翻滚的。


在热气腾腾中,今天的主角“蒸饺”粉墨登场啦!


味道不错,半透明的皮儿咬着筋道儿,翠绿、金黄相间的馅儿鲜香。

女儿很满意!小小年纪的她,可是资深美食家!


大快朵颐后,我该收拾战场啦!做一顿饭,就像打一场仗,锅、碗、瓢、盆、勺子、铲子、筷子,就像是我的队伍,全得出动。如果说刚才锅碗瓢盆的出场,是熵增,那么现在应该熵减啦!打开水龙头,从厨宝流出的水,温温的,正好适合手的温度,我开始逐一洗濯我的这些家伙什儿,一件一件,用手细细的摩挲,直到洗的光亮,光洁,光滑。

 

 在“齐个隆咚呛咚呛”的奏鸣下,所有的器具经过我的手,都容光焕发,各自归队,等待我下一次召唤。

 

女儿说:妈妈辛苦啦!我说: 不辛苦,是幸福!

 

不是吗?当你细心的处理各种色泽鲜美的食材,让它们经历各种宏观、微观的物理变化,最终变成一道道美食,食物的香气逐渐溢满厨房;当你熟练的耍弄各种得心应手的厨具,让它们辅助你完成食物的盛放、腾挪、分离和混合,你不觉得这是一种实实在在的幸福吗?


不知道,在青山绿水的乡下,当袅袅炊烟升起,各家的女人们在菜园里摘取鲜红的、橘黄的和青绿的蔬菜时,在铁锅里用铲子翻炒食物,香气慢慢溢出时,火红的炉膛里,柴火燃烧的毕毕剥剥,木制的锅盖下,食物翻腾的劈里啪啦,她们的心里,是不是也会有幸福的感觉流过?



图片摄于2019年8月大连,我的母校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416541-1220721.html

上一篇:写给疫情下一位未曾谋面的学生
下一篇:女儿笔下的我

6 郑永军 王从彦 杨正瓴 宁利中 舒红 强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9-28 15:2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