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安年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黄安年 我的博客宗旨:学术为公、资源共享、实事求是、与时俱进。

博文

空巢老龄人核酸检测的感觉谁知晓

已有 1940 次阅读 2022-5-15 11:26 |个人分类:社会保障研究(07-11)|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空巢老龄人核酸检测的感觉谁知晓

黄安年文  黄安年的博客/2022515日发布(第29912篇)

按照传统说法60岁以上就算老年人,然而60-75岁之间的老年人却是国内外旅游的生力军、第二次创业的新亮点、协助抚养第三代的暖宝宝,还是关照老老年的好帮手。

我这里说的不是泛指老人,而专指80岁尤其是85岁以上的高龄老人中的空巢家庭,即子女不和老人同住,甚至远在海外的。

主管部门一再告诫,加强全域核酸检测的频次可以让老年人一旦中招免遭重症等不测事件发生的机率。这确实体现了卫生防疫部门对老龄人的关爱。不过关怀老龄人的出发点要落实到核酸检测的具体行动上,把好事办好,并非易事,需要摸清各个小社区老龄人的具体情况和所思所想,靠一纸命令行事效果会打折扣的。

我们两人1936年出生,属高龄老人当之无愧。2002年起由北师大家属区搬来天通苑东一区居住,已经整整20年了,不过我们的户口本及身份证地址却一直是北京新街口外大街19号(即北京师范大学),天通苑东一区的居委会的工作人员日理万机,从未登过我们家门并不奇怪,换个说法,没有找上门来,是好事。至于是否知道有我们两人住在这个小区里得问他们自己了。

好在我们所住的天通苑东一区虽然有88栋楼四五万人之多,却自2020年以来从未出现过确诊新冠肺炎病例,属于完全的低风险社区,我们这个社区尽管老年人比例不小但是真正属于85岁以上高龄老人不多,至少在我们所住的门楼里也就我们两人够格。再说,我们两人自觉响应号召,早在今年春节前就完成了第三针疫苗的加强针;2020年以来从未离开过北京;除了往返积水潭医院和北师大常规取药外,极少离开天通苑社区;平时十分注意自我保护,少外出、带口罩、常通风,勤洗手,生活有规律,饮食均自理,必要外出时不聚集。自4月下旬以来,我们积极回应防疫部门和社区朝令夕改的命令式要求,按照规定及时进行核酸检测,今天上午8时,我们就完成了最近一轮的第三次核酸检测。

通过这些高频次的检测,我的感觉是五味杂陈,难以用正面还是负面的感觉来简单叙述,可以说是混合型的感觉。这样的高频次全域核酸检测乃不得已而为之,不希望不断持续且强化,仅仅从精神层面上来说,高龄老人太费神了。本来老伴经年睡眠不好,近年忧患多虑陡增,现在又天天被要求核算检测,早晨排队做核检,晚上担心被弹窗,乃至不测通报,更影响睡眠质量,不得已加强用药量, 而精二药品取药严格,路途很远又难以按期取到,反过来又担心用药告罄,长此以往的恶性循坏,影响身心健康,积累起来,反而达不到高龄老人被重点关照的初衷。

其实,我们自己最了解自己,平时不出门,必要出门很注意防疫流程,而且没有相关中招征兆,如果说有风险,恐怕过于频繁的检测又不严格检核流程的也是较为担心的,因为排队队伍一般过长,所谓两米线并无明确的量化标志(如划线),搞得不好多一次核检增加了相应的风险,此外现场并无高龄老人优先检测的优待,何况传闻称“老人太多没法照顾”,何必自找没趣。不过昨天早晨排队时见有个弹窗人员专柜的队,据说是弹窗群的人提出要求所致,如此看来,如果居委会或者物业领衔组织个社区高龄老人群不是很好吗?可以倾听高龄老人的特殊需要,采纳合理的,解释难以实现的,加强沟通岂不两全其美。

我们常说要相信最广大的人民群众,不要见物不见人。可有时遇到的现实则是对你不信任, 只见物不见人。一个最明显的例子是星期四(12日)下午“到昌平天通苑中医医院换药时,在第一道入口处,我们居然遭遇麻烦,工作人员说,我的健康宝时间为3天已过48小时,不能进入医院,需要另做核酸检测,而老伴显示为2天没有问题可以进入。我们怎么和这位发通行证的工作人员说都不管用, 她说,我只认显示不认你口述, 我说机器显示是人操作的,其中有人的因素,要考虑实际情况,结果还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她说,老太太可以进,你老爷子只能在外面等着。无奈之下我和等着我们的王大夫通了电话,请来一位护士带我老伴进入。这样我们来到医院门口第二道口,这时检查保安看了通行证只要求查体温,就让我们都进去了,而此时护士也下来领我们进去了,一场“48小时”坎算是有惊无险。很快药也换了,我们随便议论一番,看样子,看病要有预见,估计要上医院就诊必需赶在“48小时”坎前做核酸检测才是,否者除非属于“危重”病人才可以进医院的。我们本想在天通苑中医医院门口做下核酸检测,可是排队人特多。出院后我们来到往常做核酸检测的27号楼前小广场看看能否做, 一看吓一跳,排队人更多且只有两队(以往是四队),又无老人优先的规定,只能望而怯步”(https://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415&do=blog&id=1338246)

对人的不信任,把被要求核酸检测人员当作怀疑对象的做法从心理层面来说,将会导致“信任危机”的滥用,实际上惟有检测结果出来后且结果再次复合及其它综合考虑得出结论后才有医疗证据可言,此外,赛跑求快理所当然,只是还得注意稳和准,不精准的快容易出现次生枝节。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415-1338609.html

上一篇:【英】艾伦 胡特著《英国工会运动简史》【世界知识社1954】
下一篇:孔祥民编著《德国宗教改革与农民战争》【北京师范大学社1992】
收藏 IP: 1.89.181.*| 热度|

8 尤明庆 贾玉玺 刘钢 周忠浩 刘良桂 刘山亮 徐长庆 段含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9-28 07: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