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zhizhuo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quzhizhuo

留言板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留言 登录 | 注册


[14]代占鑫   2017-6-18 13:01
您好,我是百纳学术微信公众号的小编,希望转载您的博文““侯沉,你的论文充斥着垃圾”: 浅谈英文科研写作”。希望能获得授权,会标明来源和作者,谢谢
我的回复(2017-6-18 13:09):也没问题   再次感谢。
[13]jiangchang16b   2017-6-16 21:17
您好,我们是微信公众号中科院物理所(cas-iop)的小编,希望转载您的博文““侯沉,你的论文充斥着垃圾”: 浅谈英文科研写作”。希望能获得授权,谢谢
我的回复(2017-6-16 23:01):好的。没问题。谢谢抬爱。
[12]juan94   2017-6-14 09:27
您好,我们是微信公众号Transystom的维护人员,希望转载您的博文““侯沉,你的论文充斥着垃圾”: 浅谈英文科研写作”。
我的回复(2017-6-14 09:44):好的,没问题。谢谢抬爱。
[11]zhangyinudt   2017-6-13 19:42
您好,我们是微信订阅号Call4Papers的维护人员,希望转载您的博文““侯沉,你的论文充斥着垃圾”: 浅谈英文科研写作”。Call4Papers为科研人员提供各领域学术会议截稿信息和期刊专刊截稿信息,欢迎您的关注。
我的回复(2017-6-13 20:05):好的。谢谢抬爱。
[10]边义祥   2017-6-13 08:12
这是到目前为止,科学网上看到的最有价值的博客。
我的回复(2017-6-13 08:42):谢谢边老师抬爱,谢谢谬赞。大汗。
不过您这个评语,我是真不敢当。确确实实受宠若惊了。
个人的需求,兴趣,领域,处境,目标都不一样吧,所以对博文的评价也不一样。
科学网上高人太多了。
[9]孙德伟   2017-5-19 13:28
侯老师  写的文章 可读性不错 赞一个,建议您 集结起来  弄一本  科普书
我的回复(2017-5-19 22:50):谢谢抬爱。是有这个想法。正在和某出版社联系。
[8]王志平   2017-5-10 23:12
有点像  廖昌永啊
我的回复(2017-5-11 08:58):        是说长头发吗?头发剪了不就不像了
[7]王代平   2017-3-26 16:21
哈哈,欢迎侯老师来这里交流啊,我用模式物种zebra finch做行为生态和进化遗传学工作。我和导师也一直打算做一些ageing的工作,但是要disentangle的因子很多,比较复杂,所以一直没有付诸于实验。
我的回复(2017-3-26 21:39):您是说,去马普所交流?心向往之,身不能至啊。不过明年也许有去欧洲待几个月的机会,届时一定去拜访。能给个你们课题组的网页吗?我去学习一下。另外,aging是个好宽泛的领域啊,你们是想从哪个方面入手?生物医学,分子细胞层面,还是从生态进化,或整体动物层面。。。。。?
[6]kuangwuyuansush   2017-3-4 14:54
我是【矿物元素生命起源】、【生命起源矿生新学说】的作者、探索者;
在内蒙古采到几百块矿物集合体----青铜石, 十几年探索总结了它与生物生命的内涵。
矿物是洪荒上古的自然产物,成就在混沌迸发的宇宙中。神智的严密偶合,寓情条理的分和和离适应萃取,鬼斧神功的巧妙手法,在自然作用下形成的天然单质或化合物。具有一定的化学成分、物理性质和结晶构造。它是岩石、矿石和化石等基本组成单位。另外,它还是构成地球的主要物质,同时又是地球上的物质生命、生物生命体内的无机物总称。还是宇宙中的各个星球构造者。存在宇宙中的各个角落,是宇宙中的自然产物。
2017/3/4 14:37:18 kuangwuyuansush
植物系生物中的一种生物。生物的诞生至今众说纷纭,但是都没脱离矿物的适应萃取的结果。地球之初是没有生物的,只有矿物的反应结果岩石和水,这是现代科学认定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矿物元素产生了蛋白质、钙、磷、钾等九十余种适合生物元素,形成细胞逐步的脱变出千变万化、雌雄的生物!
[5]napor   2017-2-1 16:02
侯老师新年好!。。额,我不是学生理生态的,但是对复杂系统开展生物学研究一直很感兴趣。我现在在一个芯片方向的实验室学习,结合一点生物学。
[4]biofans   2017-1-30 13:49
》》[3]侯沉  2017-1-30 12:59
我很早以前好像看过这个故事,好像是在一个海外网站上。。。
~~~~~~~~~~~~~~~~~~~~~
找到了。
全家灾祸因我而起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352130-820305.html
[3]napor   2016-12-10 16:56
侯老师好! 每隔几天会登录过来看您有没文章更新,读起来让人清爽畅快。
正在看您文中提到的诸君的论文,希望有所悟。
PS:上您个人网站想看您最近的研究,首先映入眼前的是(伟大的)玻尔兹曼的语句,第一个"struggle"似乎拼错了。还是说另有深意?
我的回复(2017-1-8 11:51):啊,实在对不起,您这条留言我现在(一月六号)才看见。科学网没有给我提醒,我平常除了发新博文也不到自己的博客来。。。。就算来了额,也没注意还有这个留言板功能

您也是学生理生态的吗?欢迎提意见,共同切磋啊。另外,那几篇论文,我们也可以一起讨论啊。

另外,那个词儿是我拼错了 ,没有深意    。非常感谢指出。开完会回去就改过来。
[2]侯沉   2016-11-21 09:16
啊,这个我就真的一窍不通了。不过在人的疾病上,有一种思路是由上而下的--复杂的疾病,并不一定需要复杂的治疗手段。2004年Science还发了一系列组文,主旨是说很多病的病因是在分子层面的,但是治疗不需要深入到分子层面。

另外,顺便提一句,我叔叔,侯天侦,是个植物病理学家,他发现声波处理的蔬果腐烂的要慢得多,他给我看过很多照片,很有说服力。国内似乎这方面的研究挺多的。
[1]傅茂润   2016-11-21 08:54
侯老师好,早晨仔细拜读了您的博文,很受启发。我是做果蔬采后贮藏与保鲜的,设计的生物学问题是果实的成熟与衰老,以及致病真菌的防控,您的理论是否可以借鉴到我的研究中?现在业内的很多研究是基于越来越细化的,我想很多问题需要更加宏观、战略的研究。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16 14:5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