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宇之涧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iKnow

博文

Princeton 生活小记(4)

已有 12221 次阅读 2011-4-25 03:04 |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计算机体系结构领域的大牛Berkeley的David Patterson教授曾撰文写过一篇文章《您的学生就是您的财富》,其中提到导师的一个责任就是要为学生创造一个好环境,在这个环境中能让学生提高研究品味、能经常获得反馈、能培养友谊和热情。


说说研究品味。研究其实和穿着打扮一样,也有品味之分。品味好的研究,从项目的动机就能吸引人;而品味般般的研究,很难让人产生共鸣。而提高研究品味,核心就是提高辩赏研究价值、研究方法的能力。用Patterson教授的话说就是——如何去明确一个容易拓展的并有影响力的问题。


发现听报告是训练自己研究品味的好机会。今年Princeton计算机系要招Faculty,过去半年有近20位候选人来参加面试,我几乎听了所有的报告。这是一个非常难得的训练自己研究品味的机会——我可以自己在心里给他们点评,虽这些点评没有实际影响力,但可以和最终Faculty会议决定的录用人选进行对比。


20多个报告中,我仅列一些印象深刻的报告:

----------------------------------------------

1. Precise and Fully-Automatic Verification of Container-Manipulating Programs 

    Isil Dillig, Stanford University  ( http://www.stanford.edu/~isil/ )

2. Program Paths Simplified: Scalable Path-Sensitive Analysis without Heuristics 

    Thomas Dillig, Stanford University ( http://www.stanford.edu/~tdillig/ 

夫唱妇随,这是一对夫妻。他们最近几年在程序语言领域发表了近10篇顶级会议论文(非常有趣的是他们总是妻子第一作者,丈夫第二作者)。具体而言,他们的研究工作是通过形式化手段来验证计算机程序的正确性。Thomas的报告做的非常精彩,我觉得在所有报告中算是最好的。我不是这个研究方向,但也能很顺利地跟着他的思路听完报告。但第二天Isil的报告就要逊色不少。


我办公室同事也是做这个方向的。我曾经问过他,我的程序现在有问题,调试太复杂了,可以用你们的工作来帮助我吗?他回答再等20年!也就是说这方面的研究短期之内不一定实用,它的价值还需要一些时间的考验,但大家又都觉得这是一个值得研究的方向。总是,这是一个需要坚持的方向。


我觉得这对夫妻研究能力很强,对这个领域的理解很深刻,很有可能入围。



3. Search and the Social Web: Organizing the World's People and Making them Accessible and Useful 

    Sepandar Kamvar, Stanford University ( http://kamvar.org/ )

研究Social Network,比如从blog中挖掘一些心情与天气的联系、利用social network来回答问题等。报告做的非常炫,视频、音乐都用上了。但中间有人问了几个问题,都是在质疑这些研究有什么价值。我对他的回答并没有深刻的印象。但是他的优势是他有一次成功的创业经历,他在媒体的曝光率也比较高。


觉得他的工作很炫,属于很热门、很时髦的研究,给人印象深刻,但研究价值却不清晰,研究技术也不突出。



4. Designing Maps to Help People 

   Maneesh Agrawala, Berkeley ( http://vis.berkeley.edu/~maneesh/ 

这个一个非常吸引人的工作。他们把一些心理学研究成果和计算机图形处理技术结合,用来设计更适合人阅读的地图。例如,80多年前,Harry Beck发现人们坐地铁只关心起点与终点,并不关心站与站之间的实际距离与沿途风景,于是在1931年发明了Tube Map,也就是我们我们现在经常看到的被拉伸、变形、45°路线的地铁图。Maneesh也利用这个思想,当人们查询路线时,能自动生成可读性更高的地图。再有,他们也观察到人们查看地图时只关注地标建筑,因此他们自动从google map生成更简洁的地图。


觉得他们的工作非常出色,最近一起的CACM上也有他们的文章介绍这方面的工作。但Maneesh Agrawala已经是Berkeley的Associate Professor了,我觉得他来Princeton作报告应该不是为了找工作,也许只是来介绍他的工作。



5. Systems and Algorithms for Computational Photography 

    Andrew Adams, Stanford University ( http://www.stanford.edu/~abadams/ ) 

听过不少做计算机图形学的工作,他的工作一听就给人感觉与众不同。他不是简单地做一些图形学算法,还做实际的系统。比如他为Nokia的N900设计了一个新的软件,更新原来手机上的相机驱动,提供有一套新的API,使相机可编程,能根据用户的需要来充分挖掘相机的功能。他们的软件已经有十几万的下载量。他们还自己设计和实现了一个定制相机,改进前端摄像器件、增强后端处理芯片,运行Linux和他们自己的驱动和处理软件,计算能力比N900强大许多。对于应用研究来说,这种有原型系统的工作要比只是停留在算法、模拟、仿真的工作更让人折服。


他的工作很出色,但是报告并没有Thomas Dillig做的那么好。未来手持设备的处理能力必然越来越强,他的工作在未来应该会有很大的前景。



6. Electrical Flows and Laplacian Systems: A New Tool for Graph Algorithms 

    Aleksander Madry, 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 http://people.csail.mit.edu/madry/ )

这个工作展现了一种美,给人感觉更像是艺术。他们用一种非常新颖的办法——计算电路图中最大电流——去求解经典的网络最大流问题。利用电路图中电阻的串联、并联特性,来计算电路的电阻,推导出最大电流。思路非常巧妙,让人叹为观止。这个工作也获得了STOC'11的最佳论文奖。但比较遗憾的是,我没有听明白他们的方法对原有方法改进有多大。


非常美的一个工作。不得不感叹研究理论确实能做出唯美的境界,而应用研究则更强调实用主义。



7. 其他学术报告可以从以下链接访问

http://www.cs.princeton.edu/events



----------------------------------------------

前几天从系里的学生那里得知小道消息。虽然不清楚最后招个几个Faculty,但至少来自Stanford的研究 Computational Photography Andrew Adams录用了。除了他出色的研究工作,据说他还有一个加分项是在Stanford首开了一门课,并且获得了Stanford的最高教学奖(Walter J. Gores award)。而Princeton是一个非常注重教学的大学,能上一门好课对学校无疑有非常大的吸引力。


而Thomas & Isil Dillig夫妇,最后一起去了College of William & Mary,看来他们还是想接着开夫妻店。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414166-436967.html

上一篇:Princeton 生活小记(3)
下一篇:普林斯顿的春天
收藏 IP: 98.221.165.*| 热度|

1 曹聪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1-30 13:1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