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宇之涧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iKnow

博文

[2009-03-03] 你的学生就是你的财富 David Patterson, Berkeley

已有 10194 次阅读 2010-3-12 23:10 |个人分类:科研点滴|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这一观点是我32年来指导博士生的经验积淀。
 
为学生提供指导是我最喜欢的教育活动之一,所以一直以来我很高兴接受各方面邀请,讲一些关于为学生提供指导方面的建议。在新生入学时,一些教师便会给学生一份清单,上面列出他们对学生的期望以及学生的权利。我曾经问过一名非常出色的学生,说一说他表现优秀的原因。他说,在他很想知道如何做一名研究生的时候,我给了他很有帮助的指导建议。然后,他告诉了我下面几点。从那以后,我每次都将以下这些内容讲给入学的新生:
l  坚持进取精神,因为成功青睐于那些自信而勇敢的人。不要等着教授告诉你该做什么;因为教授是一名“教师”,而不是一流的“经理”。要不断地探索,去挑战那些假设,不要因为大量已经存在的技术而感到灰心丧气。
l  不进则退。我们把认为不错的有巨大潜力的项目提供给你,并且尽最大可能去支持你,但你在研究生阶段的工作创造和突破,还得靠你自己。
l  与你的教授沟通。我们处在一个日新月异的领域,所以,在我们给你好的建议的同时,我们需要了解你现在正在做的工作。与我们沟通!
 
培养学生需要一个好环境
就象什么样的村子出什么样的娃一样,一个好环境对培养学生是至关重要的。如果你建立了一种环境,使得学生们懂得如何成为成功的研究者,那么为学生提供指导就简单多了。通常来说,建立这样的环境,有以下三点要求:
l  对研究工作的品味。指导学生提高对研究工作的品味;特别地,教育他们如何去明确一个容易拓展的并有影响力的问题。
l  经常反馈。给学生提供做报告的机会以锻炼交流能力;向反馈学生真诚的信息以改进他们的研究;用切实的表扬激励他们;为他们的研究工作进行阶段性汇总。
l  培养友谊和热情。建立良好的团队精神,包括互相友爱学习,高年级学生乐于传授经验,学生能够在一个团队中学习成长,使得整个博士阶段的生活更加愉快。
 
满足上面的目标并非易事。下面的三种方法,对我和很多Berkeley计算机系统方向的研究生来说,效果不错,它们是:面向团队的多学科交叉项目;学术夏令营;开放协作的研究实验室。
 
令人兴奋的多学科交叉项目。目前,我正在与我的同事一起努力创建一些令人兴奋的五年期项目,这些项目应该是研究生十分渴望尝试的。我们把项目分配到各团队,每个团队由二至四名相关领域内的教师带领,为一些富有挑战性的重要问题提出解决方案。然后各个团队分别招收10至20名研究生建立原型,证明我们提出的解决方案。下面的表格列出了我参与的10个Berkeley的项目。
 

 
由于项目是多学科交叉的,学生们与其他领域的学生和教师一起工作,因此,他们能够获得其他领域的实践经验。通过共同建立原型,学生们提高了对研究课题的品味,并学会了如何为毕业论文和以后的工作选择有趣的研究课题。
 
这种面向团队的项目,实际上是一种学生之间互相交流的平台。特别地,高年级学生可以指导帮助低年级学生。读博士可能是非常孤独的,特别在写毕业论文的时候;但是,当加入一个团队,成为其中一员的时候,这种孤独感可以得到减轻。
 
最近,我们举办了一个庆祝项目结题10周年的活动。活动的参与度很高,说明项目各成员之间的交流在项目结束后还保持了10年之久。下面的照片是去年Network of Workstations项目组聚会的情形。
 

Network of Workstations (NOW) group reunion in 2008.
学术夏令营。这些项目成功的关键,也就是Berkeley计算机系统方向研究生成长的关键,在于一年两次,每次三天的学术夏令营,在这段时间内,学生们把他们的研究成果向工业界和非学术界的人士报告。这些活动强度很大,我们从早饭前一直到讨论到深夜,只有一天下午进行了娱乐休息。学术夏令营代表着项目已进行到一定阶段。由于学生要向外界人士报告,这种压力推动着他们进行阶段性总结。学术夏令营以外界人士的反馈结束,这些反馈向项目的各个方面都提出了建议。在学术界,想得到关于研究的直接反馈是非常困难的,但是,我们难道不能从那些建设性的批评中得到一些益处吗?
 
一年两次的学术夏令营活动为研究生提供了做正式报告的机会,并使他们可以从外界有经验的研究者那里得到建议。与教师相比,那些研究者有着不同的经验,并从不同的角度来看待项目。外界人士的关心和重视激励着学生。当我们这些导师表扬学生工作时,很多学生会认为我们只不过扮演者啦啦队长的角色,只是想让他们更加努力的工作。我认为,与有思想的外界同行交流,明确关键的问题,认清有影响力的解决方案,对提高自身在计算机系统领域内的品味很重要。同时,学术夏令营扩大了学生的社交,这也许对他们以后的工作有用。
 
类似的项目和学术夏令营可能在某些地方实行起来比较困难。那么,建立与当地大学和工业界之间的交流合作,可以产生很多相同的积极作用。关键是让每个人全身心投入工作,并让外界人士提供一些真诚的反馈。比如,有一个年度波士顿地区体系结构会议,由包括Brown,Harvard,UMass,Northeast,RPI和当地工业界参与,使得学生可以在友好的听众面前成长,并从外界人士那里得到反馈。
 
我们实行学术夏令营已经25年了。让我惊讶的是,三年前我们还发现有另一种方法,对项目的成功和研究生的成长也十分重要。
 
开放协作的研究实验室。我们观察到,越来越多的学生喜欢在没有课程和会议的时候在家办公,以避免外界干扰,毕竟在家里和在办公室,计算机和网络速度一样快。这种倾向会对全局产生负面的影响,也就是Metcalf定律的推论:如果一个网络的价值正比于连接用户数量的平方,那么小部分人离开网络将会大大降低网络的价值。价值的降低反过来继续使得越来越多的用户离开,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直到网络坍塌。
 
在2006年,我们进行了一项实验,将所有人包括教师的办公区划分为连续的开放空间。我们希望,学生可以轻松地与教师交流,将吸引学生到校园来,并且,开放的空间能够增加讨论的机会,进一步激发创新能力。
 
开放的空间很快吸引了一组有兴趣的学生交流讨论,而不再到校园里面闲逛或者通过群发电子邮件的方式来安排会议。我们同时惊讶地发现,在这个空间里的新学生,很快便和高年级的学生做得一样好。显然,轻松地与教师交流,加上观察高年级学生,使得新学生进步很快。
 
学术夏令营和开放空间同时建立了一种集体的智慧,正如我们在学术夏令营的某个下午一起娱乐那样——滑雪,漆弹游戏和在小河里划木筏——在实验室里,我们一起看总统辩论,电影和大型体育赛事。
 
开放空间必须既能增进交流,又能适合集中精力工作,否则大家还是会选择留在家里。大显示器,大耳机,以及用手机取代固定电话,能够减少相互干扰。约定俗成的规则是大家应该在开放空间之外接打电话。开放空间内也包含很多小型会议室,我们在其中展开各种各样的谈话。最后的结果是,开放空间能够像图书馆或者咖啡店那样安静,适合大多数人集中精力工作,同时也能鼓励自发交流。
 
被证明了的建议
显然,与工作优秀的学生谈话是愉快的。我甚至在想,我给你的建议能有多少是真正对学生起到了作用。回顾过去的32年,对那些需要更多帮助的学生,我唯一可以自信地说的是:每个学生都是不同的,没有一种统一的方法适合所有学生。而且,你能改变的也有限,因为“本性难移”,学生在见到你之前至少已经历了20年来形成他们的个性。当新生对于接到的课题手足无措的时候,你可以对他们说:成为一名成功的研究者,不同于做一名成功的本科生。比如,研究比成绩更重要,他们应该学会独立工作,而不是听从命令。他们也需要找到学习前人理论和自己独树一帜的平衡点。显然,随着时间的变化,你给学生的建议也需要变化。新学生可能需要一个轻量级的项目,随着他们的成熟,你就可以给他们更大的任务:如审稿,指导,甚至协助他人写报告。
 
还有六个给导师的建议,包括培养学生的信心,指导学生做报告,花时间与学生交流,快速的反馈,给学生忠告,为学生起表率作用。
 
培养学生的信心。自信心一个很重要的问题,特别在学生入学的早期,以及在那些外界评价不高的团队里的学生,因此导师需要为他们寻找成功的机会。可以推荐一篇他们第一作者的文章,为他们找到一个适合他们发挥才能的暑期实习,甚至让他们当助教。我曾经见过,即使高年级学生也可以最终取得令人瞩目的巨大成功。
 
你要在他们确实取得成功的时候再去表扬他们;每个人都喜欢工作出色受到表扬,但一些人更需要这样的表扬。学生会从批评中得到与表扬一样多的经验教训,但是需要小心的是,不要让那些本身就很脆弱的人丧气。我努力把批评的话变成问句——“你认为这样怎么样?”——在我说话和评论论文时都是这样。我用红色墨水写下对学生论文的表扬,但要记住,对一个平庸的工作进行错误的表扬,害处可能会大于益处。
 
练习在众人面前做报告。低质量的口头报告,总是使得好的工作大打折扣,但是做一个好的报告对于很多学生来说是一个问题。我们的方法是,既然练习口头报告对每个人都有好处,那么,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都要做。我们练习回答刁钻的问题,还练习平和的演讲语气以避免在实际报告中出现慌乱的情况。
 
花时间与学生交流。每周例会给学生一个谈谈目前工作的机会,并且推动他们提前考虑如何有效利用与导师交流的时间。我告诉博士生,在他们最后的六个月时间里,我给他们最高的优先级,可以和我随时交流,这可以帮助他们减少焦虑。
 
快速的经常的反馈。我努力在一到两天内审阅一名学生的论文,并在我们当面讨论前给出我的评语,也就是说,我不是这一环节中的瓶颈。让学生写论文,并指导他们如何顺利通过审稿过程,将教会他们如何写作。
 
做一名可信赖的顾问。学生可能要求你给他们一些个人生活上的建议,甚至可能是十分严重的问题。当他们长期不在亲人和朋友旁边时,你必须陪伴他们。
起表率作用:特别是在行为上。从我教育两个现在已经成人的儿子的经验来看,对他们影响最深远的,不是你说了什么,而是你所做的事情。我敢打赌,这个经验也同样适用于教育学术传人。因此,我非常清楚,学生们总是在看着我所做的,所以我努力做出那些我想让他们日后模仿的行为。
 
比如,我在与每个人交流时,都展现出了我做一名教授的快乐,而我听说,在一些很不错的大学里的一些同事总是在向他们的学生抱怨生活多么忙乱。也许上面不同的导师的行为解释了为什么很多Berkeley计算机系统方向的研究生更倾向于学术研究?
 
做个好导师的小技巧
对学生来说,最困难的事情就是论文选题,因为这决定着他们未来的工作。我在研究生阶段的导师Gerald Estrin曾经和John von Neumann一起工作过。我现在仍然记得他曾经对我讲过:“我见过的每一名学计算机的博士生,包括我自己在内,都曾经怀疑过他们的论文选题是否有价值。”复述这个故事有助于学生解决这个问题,但更重要的是,找到一个机会,让其他人表扬他们的工作。做项目和参加学术夏令营是很好的机会:那时候他们能够与外界人士交流,这些外界人士可以定期给学生的选题进行反馈,激励他们在攻读博士期间继续前进。目前我的观点是,论文选题几乎与学生的工作没什么关系。
 
这里给导师提四条建议:当学生遇到困难时帮助他们,帮助那些非英语母语的人做报告,努力做到多名导师共同指导一名学生,提供长期指导。
 
当学生遇到困难时帮助他们。学生表现不好,不是因为他们缺乏能力,而是他们认为“足够好”就够了。和他们进行心与心之间的交流,指出这一点,并问他们是否同意,然后告诉他们从现在开始要尽力发挥出能力。有一本书The One Minute Manager对这样的情况提出了不错的建议。
 
有一位同事发现学生没有按时提交每日关于他们研究进展的报告,然后问他们为什么。一些天的报告仅仅就是总结了一篇文章或会议报告,甚至是“我什么也没做”。他发现这样做三到四周甚至让他们的研究倒退了。
 
当学生真的遇到困难停止前进的时候,我就让他们到工业界工作六个月,因为三个月可能做不成什么有价值的工作。前两次,学生回来之后都清楚地了解了他们的论文想做什么,更重要的是,他们为什么要去做这个选题。第三次,学生决定留在工业界。那是一个不错的决定,因为如果学生回来后还没有很明确的目标,我也不想强迫他读完博士,而且即使他读完了,我也不能确定他能不能毕业。
 
Berkeley计算机系教师每年要参加两个会议,回顾研究进展,给所有的博士生进行反馈。学生准备后与导师交流,并设定下一阶段的目标。当听到他人对你的学生的表扬和批评之后,我们就能从一个有价值的角度,来共同思考如何在学生需要时帮助他们。回顾同时确保了没有学生落队。有时在警告多次之后,我们告诉学生,他们的进展太缓慢了,应该退学。很多次,这些信息重新点燃了学生的研究热情,他们很快变完成了他们的论文。
 
帮助那些非英语母语的报告人。非英语母语的报告人经常遇到另外一些挑战。就我看来,他们需要练习说话和写作。(我希望这个需要是有限的!)Strunk和White合写的The Elements of Style是我练习写作的主要参考,因此我把它拿来与这些学生分享。一些同事有幸雇到一些其他学院的研究生,帮助计算机系的这些学生提高写作。一名同事提议让他们与其他学生住在一起,这样他们只能说英语。我让一名外国学生参加校园外的一个名为“Learn to Speak like an American”的课程,来改进他的发音。
 
努力做到多名导师共同指导一名学生。在新的开放实验室,我们也努力做到多名导师共同指导一名学生。在我和其他导师共同指导一名学生时,他会提出一些我本来想说的好建议,我也会这样。另一个好处在于当一名导师外出工作时,另一名导师可以与学生进行交流。这将使指导的过程更有乐趣。我认为,当导师们同时与学生交谈时,他们会给出一致的建议,效果也不错。(从我在学术界的多年经验看来,作为学生的唯一导师,或者与他人共同指导,收获的一样多。)
 
提供长期指导。师生关系不会因为学生毕业而结束,在花费了五到六年教授一名学生之后,再花一点时间帮助他在毕业后走向成功是值得的。我和他们新的单位交流,最后再在正确的方向推他们一把。最近,Danny Cohen曾向在1968年指导过他的论文的导师Ivan Sutherland寻求一些建议,他认为,导师是一生的工作。我十分同意。我现在仍然给我以前的学生提供建议,并从他们那里得到建议。(实际上,正是我以前的学生Mark Hill建议我写出这篇观点。)
 
总而言之
在完成了我的博士生学习之后,我读了一本书,书中采访了不同的人,我想通过他们对自己工作的看法来帮助我决定下一步做什么工作。我从书中的收获是,对他们的工作很满意的人,都是那些设计或建立了经受住时间考验的对象比如帝国大厦或金门大桥的人们,还有那些为其他人的生活提供指导的人,比如那些受苦受难的人或教徒。因此,我选择做一名助理教授,因为我想对人们有深远的影响,而不是论文。
 
32年后,我进一步明确了这个目标:你主要的财富是你指导的那些学生,而不是你发的那些论文。我对导师的建议是,让你的学生有一个好的开始,建立令人兴奋的研究环境,帮助他们获得对研究的品味,起到表率作用,教会他们在公众场合讲话,并且在他们遇到困难的时候给予帮助,因为,学生才是学术王国中真正的财富。
 
(译:陈中梁 中科院计算所系统结构重点实验室)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414166-302397.html

上一篇:[2009-06-29] 谈“计算机学科基础研究”
下一篇:[2009-11-10] 科研之路的悲欢喜乐
收藏 IP: .*| 热度|

2 宋铁成 侯成亚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2-2 06:3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