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显峰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张显峰 科技日报记者、《显峰冷言》主笔

博文

建筑大奖得主的无奈令人心酸

已有 3290 次阅读 2012-3-27 10:34 |个人分类:显峰冷言|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人文, 建筑科学, 王澍

最新一期的央视《面对面》,“面对”的是国际建筑界最高奖普利兹克奖得主、新锐建筑师王澍。我从头到尾看完节目,内心有种五味杂陈的感觉。

可以说他的成功,是源于他个人的才气、深厚的底蕴以及如他所讲的“知识分子的担待”,但我总觉得,他的理想变成现实带有一定的偶然性。我在想,倘若没有碰到那个愿意舍掉5000万元陪他玩的开发商,会不会有王澍的“钱江时代”?倘若没有杭州市领导的远见与开明,会不会有重获新生的宋都御街,会不会有属于杭州和王澍的这份骄傲?

当然有人会说,这正是偶然中的必然,是因为王澍的才气、底蕴和担待,但当今建筑师中如王澍这般者,虽不众多,却也绝非一两人,并非人人都能有机会释放才气,展露底蕴,尽显担待。不是吗?

这正是我觉得五味杂陈之处。一个建筑师所要坚持的东西,不是仰仗自己的才气,不能听从内心的召唤,而要仰商人与官家的鼻息——我不否认,建筑师与商家、官家的博弈始终存在,但几乎看人家脸色做事的所谓契约关系,毕竟是太不正常的状态。

我相信对这一点王澍是深有体会的。所以在节目里面对主持人的一个个情景设问,他就像口头禅一样重复着三个字:“我不接。”所以当他在面对杭州市委邀约时会犹豫,会以为他的“三个条件”就一定让对方“知难而退”。

“一是先给我半年时间调研,完成至少需要三年;二是保留原住民,而不是全被商业侵占;三是绝不搞假古董。”——这只不过是建筑设计和城市保护的常识,而王澍却有对方“知难而退”的担忧,可见他早已熟谙这无奈的现实。

好在他碰到了一个开明的“甲方”,一个读得懂那些城市基因的领导,甚至听得进他在市委大楼里的“大放厥词”。而如今又有多少这样的领导呢?如果我们的城市保护和建筑师的理念都仰仗某些领导的开明,而不是遵循法律和科学规则,那么决策就容易失去刚性保障,也就难以保证延续性,甚至会出现反弹。一个领导凭个人喜好和认知这么干了,中途换个领导或许又是另一番动作。诉诸城市,则必然是各种令人啼笑皆非的权力涂鸦品。

说“涂鸦品”或许是好听的。我在想,就在王澍因为无奈接二连三说出“我不接”时,有多少城市的基因变成了建筑垃圾,又有多少历史的记忆和文化被深深埋葬?!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40992-552159.html

上一篇:【显峰评两会】期待讲真话不再需要勇气
下一篇:科学家有担当,科普才有春天

9 曹聪 黄晓磊 苏德辰 占礼葵 何士刚 李土荣 刘全慧 罗帆 sidali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7 20:1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