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成岗(CZ)的博客世界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cgweb 脑损伤与脑保护;神经认知;生物信息;蛋白质组;辐射损伤与防护

博文

[转载]来自孙平科学网博客:简介阴阳五行学说和其临床应用

已有 310 次阅读 2021-4-26 12:27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文章来源:转载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908299-711992.html   

简介阴阳五行学说和其临床应用

已有 3954 次阅读 2013-7-28 16:58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五行学说

一,简介中医理论的阴阳五行学说

在古代哲学中,阴阳是用来阐述变化之道的.从哲学的角度来看,阴阳只是一个形象,一个“对立统一”的具体形象,它没有具体性的指定事物,是一种泛指的,具有广义性功能的形象,阴与阳这两条统管一切事物的纲领也只是有特定的性质,而没有特定的事物。五行是根据阴阳的变化规律中产生的,为阴阳运动变化过程中表现出来的五种不同量变状态,由此可知,从阴阳的运动变化而产生出来的五行,也不是具体性的指定事物,而是五种特定性质的运动状态,只能具有特定性质内容的抽象性广泛意义,为一种理性的性质表达。


阴阳这一概念被利用到中医学中则被赋予了新的内涵,变成了阐述生命变化的规律,生命内部的制约和支持关系和生命力的源头的工具。例如中医学中的表里、寒热、虚实都是疾病过程中所表现的一组组既对立而又统一的正反现象。对这些正反现象,中医用阴阳来加以概括。从正反两方面对立的意义来说,表证、热证、实证可归属于阳证范畴;里证、寒证、虚证可归属于阴证的范畴。


对于五行也有很多种说法,有五种元素、五种物质等解释,而在中医中,五行学说是以五种物质的功能属性来归纳事物或现象的属性,并以五者之间的相互滋生、相互制约来论述和推演事物或现象之间的相互关系及运动变化规律。

凡具有生长、升发、条达舒畅等作用或性质的事物,均归属于木

具有温热、升腾作用或性质的事物,均归属于火;

具有承载、生化、受纳作用的事物,均归属于土;

具有清洁、肃降、收敛作用的事物,均归属于金;

具有寒凉、滋润、向下运行的事物,均归属于水。

五行学说用五行之间的生、克关系来阐释事物之间的相互关系,认为任何事物都不是孤立、静止的,而是在不断的相生、相克的运动中维持协调平衡的,所谓相生,是相互滋生、助长、促进的意义,所谓相克,是相互制约、阻碍、抑制的意义,这一学说在中医学的应用,主要是以五行的特性来说明机体的脏腑、经络、生理功能的五行属性和相互关系,以及阐释它们在诸多病理情况下的相互影响。




二,阴阳学说的临床应用


中医讲:“阴阳不分,动手便错”。阴阳学说看似抽象,其实很具体。临床中的阴阳,主要是通过“寒热”来区分的。《素问·调经论》说:“阳盛则外热,阴盛则内寒”;“阳虚则外寒,阴虚则内热”


从生理的角度来看,阳气旺盛的人常年怕热不怕冷,这种人属于“火体”;阴气盛的人常年怕冷不怕热,这种人属于“寒体”。从病理的角度来看,形寒怕冷的人多为阳虚,自我感觉体内发热的人多为阴虚。把握了这个最高原则,遣方用药的大方向一般就不会错。


阴阳的消长也是一个由渐变到突变的过程,《素问·金匮真言论》云:“阴中有阴,阳中有阳。平旦至日中,天之阳,阳中之阳也,日中至黄昏,天之阳,阳中之阴也,合夜至鸡鸣,天之阴,阴中之阴也,鸡鸣之平旦,天之阴,阴中之阳也。故人亦应之。”平旦即卯时,早上五到七点,日中即午时,中午11点到下午1点,黄昏即酉时,下午五点到七点、鸡鸣即子时,半夜1l点到l点,合夜大约在晚上六到七点之间,这五个时辰是人体生命日节律中几个关键的时刻。这已经是“五分法”在昼夜阴阳学说中的运用。后世理学家所绘制的“阴阳鱼”,则更加形象和准确地描绘了整个阴阳消长的规律。对于中医这样一个以动态的、活体考察的方法,而不是像西医那样以静态的、解剖形态学作为出发点来研究人体和疾病的学科来说,掌握一天中人体阴阳消长变化的一般规律及其关键的几个时辰,在对疾病的诊断治疗中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和价值。 古代医家很重视昼夜时辰与发病和用药、服药的关系。例如:《证治准绳》有一首“鸡鸣散”,治疗寒湿脚气和风湿流注引起的腿胫肿痛,须在鸡鸣即丑时半夜一到三点分几次冷服,借丑时肝气开始升达时行气之力以化湿,才能取得最佳疗效。《内科摘要》有一首“四神丸”,专治“五更泻”,患者每至凌晨三到五点即寅时腹痛、腹泻的,多为阴盛阳虚,肾火不能上温脾土,此方温肾暖脾,具有特效。凡这个时辰出现咳嗽、口中流涎等其他病症的,也应考虑从脾肾虚寒论治。《丹溪心法·咳嗽》载:“上半日多嗽者,此属胃中有火,用贝母、石膏降胃火;午后嗽多者,是火气浮于肺,不宜用凉药,宜五味子、五倍子敛而降之;五更多嗽者,此乃胃中有食积,至此时,火气流入肺,以知母、地骨皮降之。”


以发热为例:一天之中上午属阳,下午属阴。凡是上午发热的,多为阳虚有寒,舌淡、脉弱者,可用补中益气汤、附子汤;凡是下午发热的,多为阴虚有热,中午十一点到下午三点发热的,为心与小肠所属时辰,多属实热,舌红、苔黄、脉数者,可用葛根芩连汤;《伤寒论》中“日晡(申时即下午三到五点)发潮热”的,为胃所属时辰,多为阳明燥热,舌红、苔黄、大便秘结、脉沉者,当用调胃承气汤;下午五点到七点即酉时发热的,为肾所属时辰,多为阴虚,舌红、无苔、脉细数者,当用六味地黄汤;《温病条辨》中提到湿温初起的病证中有“午后身热,状若阴虚”,舌滑、苔白、脉缓者,当用三仁汤;热入营分时“夜热早凉,热退无汗”,舌绛、脉细数者,当用清营汤;瘀血导致发热也多在晚上,舌紫、脉涩者,当用血府逐瘀汤。因为湿邪、营分、瘀血在性质上都属阴。总之,确定发热的时辰对于发热的辨证论治非常重要。


又以消化道疾病为例:嗳气发生在早上六点左右即卯时,为手阳明大肠气盛,宜通泻大肠,可用五磨饮;腹胀发生在晚上八点到十二点即戌亥子时,多为脾肾阳气不足,阴气上升,当用理中汤合金匮肾气丸加减;胃痛定时发生在晚上9点左右的,此为戌时,脾胃主时,多为脾虚有寒,可用萸芍六君子;发生在12点左右的,为木旺克土,可用逍遥散或柴芍六君子汤;腹胀发生在夜晚两到三点即丑时,为肝所属时辰,当柔肝降逆和胃,可用芍药甘草汤合旋复代赭汤加减;此时出现的腹痛,属于虚证者,则用酸枣仁汤合当归芍药散。


再以呼吸道疾病为例:半夜十一点到一点即子时哮喘咳嗽的,可用金匮肾气丸合二陈汤加沉香:从半夜一点到三点即丑时咳嗽的,属于肝气有余,木火刑金,可用化肝煎;半夜三点到五点即寅时咳嗽的,可用真武汤;咳喘自夜半到天明即子丑寅时,为胆肝肺三经主时,当补肝胆,疏肺气,可于对证方中加用酸枣仁、川贝等。


更以心血管病为例:胸痛,从午时开始到子时减轻的,属于阳虚阴盛,可用附子理中汤;胸闷,昼轻夜重,子时到天亮时尤剧,如压重物的,是瘀血所为,可用血府逐瘀汤。


凡是定时发病,特别是在子时、午时、卯时、酉时四个时辰,尤其是神经系统的疾病如呕吐、抽搐、头痛、昏倒、不明原因的发热等,多为阴阳之气不相顺接,可用小柴胡汤和解机枢,或用乌梅丸调和阴阳往往有奇效。


虽然在脏腑经络与阴阳时辰的配属上,伤寒学家、温病学家、针灸学家、内科临床专家们的观点不尽统一(如上述文中“鸡鸣时”有子时与丑时的两种不同说法),但重视昼夜的阴阳规律,以此作为诊断、治疗的客观依据,则是一致的。中医有“中医以时为本”的说法,这种根据时间和空间来判断疾病的经验很值得去发掘。阴阳辨病的发展学说和经验还有很多,篇幅所限这里不再多讲。


三,五行学说的临床应用


在疾病治疗中五行学说的运用是用来说明在病理情况下,脏腑间的互相影响。如肝病可以传脾,是“木乘土”;脾病也可以影响肝,是“土侮木”;肝脾同病,互相影响,即“木郁土虚”或“土壅木郁”。肝病还可以影响心,为“母病及子”(肝生心);影响肺,为“木侮金”;影响肾,为“子病及母”。肝病是这样,其他脏器的病变也是如此,都可以用五行生克乘侮的关系,说明它们在病理上的相互影响。这也是五行学说来描述疾病治疗。


人体在病理情况下,脏腑间可以互相影响的理论,在治疗时,除了对病变的本脏进行处理外,还应考虑到其他相关的脏腑,并调整其关系,控制其传变,以达到治疗的目的。如《难经·七十七难》提出的“见肝之病,则知肝当传之于脾,故先实其脾气”,就是运用五行生克关系指导其进行预防性治疗的具体体现。


中医的五行学说的价值不仅仅是五脏之间的关系,还涉及时间、季节的变化和疾病的关系。《黄帝内经》中说“必先岁气,毋伐天和”这就是告诫医生,在看病的每一天,一定要注意当天的气候变化和时令季节的交替对生命和疾病的影响,这是中医同西医在诊治疾病时的一个重要区别点,是中医临床医生治病取得疗效的一个秘诀。


中国处于亚热带地区,春夏秋冬四季气候呈现规律性的变化,春天多风,夏天多热,秋天多凉,冬天多冷,而夏秋之间的长夏多湿。北方偏于干燥,南方偏于潮湿。了解这种季节、气候、地域的特点,对于治病尤其是治疗外感病有极高的参考价值。


例如:春季风重,感冒属于风热者居多,一般用银翘散;患过敏性疾病者,多由于外风所致,一般用荆防败毒散;气候反常变冷,出现倒春寒时,重感冒或流感多,当用大小青龙汤、九味羌活汤等发汗解表或散寒祛湿。肝病与春季相应,在这个季节容易复发。南方春天还兼湿,腰腿疼痛和风湿病患者,也在这个季节疾病加重。夏季热重,感冒发烧属于表闭者,用新加香茹饮清暑透热:属于里热者,用白虎汤或六一散甘寒清热;体质虚弱之人,夏季经常出现低热、疲劳乏力者,则李杲氏清暑益气汤益气养阴祛湿。长夏湿热重,初起湿重于热者用三仁汤,湿热并重者用黄芩滑石汤,暑温弥漫三焦高热不退,刚三石汤。秋季燥重,这个季节一来,许多人即感到皮肤干燥,大便干结,鼻咽发干,甚至流鼻血,头发大把脱落。其实不必紧张,这是季节气候使然,初秋的温燥,可用翘荷汤,咳嗽用桑杏汤、清燥救肺汤,深秋的凉燥,咳嗽用杏苏饮。冬季寒气重,《伤寒论》中可供选择的方剂很多,如桂枝汤、麻黄汤、麻黄附子细辛汤等。这是一年四季中的常见病。每年的春分、秋分、冬至、夏至,往往是疾病加重的敏感日期,而夏至后的“三伏”、冬至后的“三九”,则是“冬病夏治”或“夏病冬治”的最佳时刻。


在《素问》中尚有七篇大论,集中讲述了“五运六气”学说,即讨论以六十年即一甲子为一个大周期,由于每年木火土金水五行与风寒暑湿燥火六气的配属情况不同,可能导致的传染病和流行病。所谓五运六气并不是一些人口中的“巫术”,它仅仅是一些历史周期变化带来的环境变化的总结。


四,小结


无论是《黄帝内经》中的“二分思维”、“五分思维”,还是《伤寒论》中的六经辨证,都是“阴阳五行”在中医学的应用中不断积累经验而产生的理论。像外感病尤其是传染病,有着复杂的机制和变化规律,《伤寒论》运用“三分思维”全面地概括了疾病发展变化过程中的位置、性质、以及正邪双方力量对比的复杂态势,进行了有效的治疗。后世将这种“三分思维”归纳为阴阳、表里、寒热、虚实八纲,拓展为所有疾病的辨证纲领,《伤寒论》在疾病的诊断和治疗方面,创造了一种极其高明的临床思维方法,这是研究“复杂科学”时值得重新审视和予以评价的一种古代科学方法。由于篇幅有限,本文对于《伤寒论》中的“三分思维”不再进行深入的阐述。


有人说中医理论缺乏科学依据,科学依据是科学家给的,既然说中医是“伪科学”还要什么科学依据?看某些人的观点就是满篇的逻辑谬误。如果那个年代产生的医学有了科学的依据才是比较奇怪的。中医理论是来源于实践和事实的,并不是根据巫术的理论瞎想出来的,自古以来巫师们就喜欢利用中医理论招摇撞骗。当年的巫师,今天的“气功大师”都是中医的死对头,不过今天中医还多了一个敌人,就是一些可笑的科学主义者,这些人的本质和大师并无不同,只不过信仰了一种高级迷信而已。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孙平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blog.sciencenet.cn/blog-908299-711992.html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40692-1283828.html

上一篇:[转载]2017.02.28,阴阳五行该不该纳入《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
下一篇:[转载]2016.04.29,《中国科学报》:中国公民需要什么样的科学素质基准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7-31 07:4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