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得糊塗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ukin 美丽的贝加尔湖

博文

什么人适合写科普? 精选

已有 6430 次阅读 2010-4-23 21:03 |个人分类:人物记事|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数学, 科普, 李伟固

   刚才看到科学网精选博文里博主吴宝俊的一篇博文【说说科普与翻译】,想起了十几年前北大数学系一位哥们对科普著作的一些观点。

 

   这哥们比较神,一路从北京四中的初中、高中到上北大数学系,全是靠着数学竞赛特长上来的,在北大读完本科、硕士、博士以后留校任教。2005年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国家奥林匹克数学竞赛队总教练。上世纪90年代曾被公派到莫斯科大学数学系进修了两年。莫大数学系曾经培养了十几位菲尔茨和沃夫奖获得者,是世界上最好的几个数学系之一。

 

   这哥们在进修期间买了好多数学、物理方面科普小册子,并亲口对我说:这些科普著作写的太精彩了,虽然主要对象是写给中学生看的,但数学物理系的博士生读来绝对受益匪浅,收获之大已经远远超出了科普的范围!

 

   我好奇的问这些科普著作的作者都是些什么人?他回答说写的好全是数学物理领域的大师。接着还给我说了几个作者的名字,都是俄罗斯大名鼎鼎的数学家。

 

   对国内的科普著作,他说写科普的都是一些水平很一般的学者,水平高一点的又不屑写这科普方面的著作【估计也写不出精彩的科普著作】。而俄罗斯写科普的都是大师级的人物,所以他特喜欢读这些科普书,感觉收获很大。

 

  这哥们不仅学问做得好,而且课也教的一级棒。把网上一篇介绍他的短文(http://www.choboo.com/html/bjms/2009/1219/980.html)贴在下面。

 

   这哥们还有一句话我也记忆犹新:他说在莫斯科待两年回北京去找对象难度大了,我问为什么?他说在莫大校园里、莫斯科大街上满眼看到的都是美女,可是再回北京,看满大街的姑娘,唉......



 



俄罗斯美少女

 

    

北京大学数学学院李伟固教授

 形象写真:他长得就是很睿智的样子——架着副眼镜,颧骨很高,额头较宽,不过看似还算严肃的五官经不住他时常的微笑和幽默的性情,想怕他都怕不起来!我忘不了第一节课相见的瞬间——光华的200号新生正在大阶梯教室里交头接耳地等着见老师,只见一个身影快速地闪到了讲台上,从他的装束我们完全没意识到这就是老师,直到他变戏法似地掏出红色的高数教材,我们才转过弯来——随即全体震倒!看!我们这位男老师四十左右,却留了一头不算短的头发,前面的都垂下来半遮了眼睛!身穿深蓝的T恤衫,下身蓝色牛仔裤,然后赤脚蹬了一双凉鞋!好一位率性的老师啊!但愿不是苛求我们的那种啊!我心下暗想——谁知事实比我希望的还要精彩…


个人简历:这位老师真的算是北大给我们的一份惊喜!众所周知,我们光华管理专业对学生数学课程的要求是很高的,标准仅次于对数学系学生的要求。说心里话,我们都希望能有一位不仅水平高而且亲和力强的好老师帮助我们度过这数学的高门槛——伟固老师真的比我们希望的优秀无数倍啊!我们没有理由不敬爱他,眷恋他!


 他的名字里有个“伟”——他真的好伟大!伟大在他的头脑,他的教学风格,他的师表风范!也许你会说:北大数学系的教授能水平低吗?是,知识功底厚实是理所当然的,可是他就伟大在能以最广泛的同学们都乐意接受的方式把他的功底在轻松自如中传递到我们的大脑深处,很难忘却!我们一学期的数学课无一缺少笑声,他每节课都把看起来很抽象的问题巧妙地送到我们耳膜上——有时用极其生活化的语言(比如“这让我说为什么吧,我也得傻,可是眼睁着它就是个管用的方法呀!来啊,大家记住喽!设辅助函数啊!咱用心瞧这例题…”)让我们从心眼里爽到底;有时稍作停顿讲个数学小故事,让我们在拼命大笑的同时不由自主地忘不了了(一次讲“高阶无穷小”原理,他讲数学家黎曼的生平,然后连摆几下头,潇洒一挥手:“咳!黎曼比咱们这样儿的牛多了,不过跟那个牛顿比起来,那,那就高阶无穷小喽!”我们全体笑倒,事后复习时只记得“高阶无穷小”了);有时以非常客观的态度和极其向着我们的语气缓解我们对高数的畏难情绪(他常眼睛一眯笑呵呵地说:“没事!这个原理是什么记住就够用喽!至于证明嘛,略掉!那是数学系学生的活儿!咱不管啦!大家放心,考试绝对不考证明这堆!有的我还没搞清呢!”),情真之处我们在下面感动得快不行了,真想冲上讲台拍他的肩膀:老师,你对我们真够意思!而且有时见书上讲解太深奥,他就干脆把我们“解放”出来,拿自己的快招浅招给我们“上”,一撩头发一甩书本微笑着说“咱不理书啦!”…


 他的名字里还有个“固”,可谁要是说他顽固严肃,我们光华200号人都得和他摩拳擦掌干仗!老师为人实在是无比地亲切随和,善解人意!无论休堂间隙他身边围了多少人,他总有办法在有限时间内让每个人都心满意足而归。并且,下课的他和课上的他毫无分别,按照我的理解,既然课堂上他用那么精彩的风格讲授,一定挺费精力的,下课总该省省力气别那么谈笑风生的了吧!可他不,哪怕只是给一个人讲题,也是绘声绘色深入浅出,把气氛弄得活跃极了,让问题的人都不想走了!对我来说,周一到他的办公室问题,是我那一天最兴奋的时刻——他的语言恰如其分,不多不少,甚至几句话就举一反三反五地让我记住了,有时更是不细看题就随手扯过张纸刷刷刷把过程写给我了!有的时候还互相聊些天。我记得在他面前除了被他的水平惊讶得无语,就是为彼此的交流愉悦得不停地笑。拥有这样的老师,即使课业有几多挑战,我又何惧!


完美的憾:这样一位老师,只与我们相处了一个学期,开学的新学期,他就因公远赴西班牙了…我难忘他给我们的最后一课:那节课他照常给我们快乐地输送着知识,提前讲完了。然后他大概也动情了,用一种蛮深情的语调和我们交代了他不再教我们的事情,但也仅仅几句话,随后又和我们天南地北地聊天,我想也许老师不愿让我们有离愁别绪吧。那天,距离课程考试已不远了,按理我似乎应该多想想数学功课,可那天我的心情很是低落——丝毫没有考试的影子,惟有我眼前的这位老师,正在以他的幽默风趣和亲和无敌在向他带了一学期的200个孩子委婉地告别的老师…终于,我不愿听到的下课铃响起,但往常清晰的铃声几乎马上就被淹没了——被比雷鸣还激烈炽热的掌声所淹没!经久不息,整齐雷动…我凝望着老师,依旧是那让人舒服的微笑,依旧是那半遮眼的头发,依旧一身很随意的装束,依旧…依旧是他。我只看到,和往日不同,他的头微微低下了,往教室门口走的步伐明显放慢了——他在响彻楼层的掌声中几乎停步了。就在此刻,无数同学呼地拥上前去,把他围得看不见了,举着笔和本的,握着手机相机的,急切地伸手的…一时间,签名合影握手拍肩膀,我像被定格了一般,只是定定地望着他!是的,我不会用歌星影星见面会这种比方来形容眼中的场面,这场面已经赶超了它们——明星怎会接受到如此如潮的真诚和不舍?怎会享受这样自发的群体崇爱?怎会像他一般是那样地润物细无声又情动百余人?怎会拥有这样学术和人格双精的感召力?我轻轻摸了眼角,没有湿润,唇边,满是笑意:是的!在快乐的老师面前我们要永葆快乐!当晚,北大论坛BBS上留言如雪般飘落,对伟固老师的情在飞舞,爱在挥洒,许多他从前教的学生或是知道他的人也频频点击发言,“狂赞伟固”的主题论点最后傲然登上“北大十大热门话题榜”!

总结评语:长得有点像艺术家,言谈赶超相声演说家,对待学生胜过教育家,教学态度咳慈善家!

写在最后:是的,博学智慧,脑子好比电脑的老师大有人在;风趣幽默和蔼可亲的老师也不乏其人;耐心真诚,善良奉献的老师也算是不缺;潇洒随意,不拘小节的老师也见过不少——然而,他,伟固老师,难得地把这几方面聚拢在自己的身上,成为我们真正心服爱敬的“狂赞对象”!

祝福的话:一切尽在不言中,祝老师永远年轻快乐,魅力无敌!一生平安,幸福!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40615-315359.html

上一篇:玉树不倒,青海长青
下一篇:又是一起震惊中外的校园惨案发生

28 刘全慧 武夷山 刘红 薛长国 葛肖虹 陈儒军 王号 李斌 吴飞鹏 刘立 刘钢 吕喆 盖鑫磊 柳东阳 张天翼 李学宽 高建国 吕新华 唐常杰 左正伟 饶海 李毅伟 张肖飞 焦宏远 侯振宇 xys123 jsj cauyj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6-28 15:0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