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得糊塗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ukin 美丽的贝加尔湖

博文

文革时期一些点滴美好回忆

已有 4541 次阅读 2010-4-15 06:29 |个人分类:人物记事|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文革, 童年

    最近科学网讨论文革的博文多了起来,俺也来凑个热闹。不过对文革的功过是非历史学家自有公正的评论,俺就不再这里胡说八道了。只想从那个年代里搜寻一些美好的记忆,那是一个如火如荼的火红年代^_^

    在济南千佛山脚下坐落着一所大学——山东财经学院【就是现在的山东经济学院】。山财创建于1952年,是山东省内建校最早的财经类普通高校,当时山财的地址就是现在的山东电视台和教育厅所在的位置。在山东财经学院俺度过了一个美好、欢乐的童年。看着现在的孩子把本该嬉戏玩耍的时间被各种课外班挤满了,除了一声叹息外,也庆幸自己真的拥有一段无忧无虑、充满欢笑的童年时光。山财好像也没什么名气,但山财的子弟里倒是出了一个娱乐界的大明星——巩俐女士。

    文革开始的最初那几年,俺是上幼儿园的年龄。现在回忆那段时光,就是吃和玩,撒欢的玩、可劲的吃。早上父亲送我去幼儿园,在幼儿园基本上也是吃、玩,还有就是打架,俺小时候喜欢摔跤,好多比俺身高体胖的伙伴都被俺摔在脚下。下午回家后不是去操场扑蜻蜓,下小水沟捞鱼,就是和几个小伙伴推铁环、和泥弹弹打弹弓【打弹弓的泥弹都是自己制作】,晚上经常一帮孩子玩捉迷藏、躲猫猫游戏。学校的体育设施相对来说还不错,所以我们这些子弟还经常打篮球、羽毛球、玩双杠,但记忆中好像没有踢过足球。俺小时候挺招人喜欢,所以和大孩、小孩都能玩在一起^_^

    因为大学停课闹革命,所以经常看到一些叔叔、伯伯们在院子里下象棋。父亲没事的时候也教我们兄弟俩下象棋。大概一年以后吧,我们兄弟俩在校园基本可以和那些叔叔们搏杀几个回合了,尤其是我弟弟,虽然只有4、5岁的年纪,父亲早已不是他的对手,而且还踢了不少学校象棋高手的场子,一时在学校也是名声大振。我弟弟后来还经常下象棋,我上小学以后就基本没再下过了。

    在我的印象里【可能不准】,学校里除了一些大字报以外,也还比较平静。什么给所谓的学术权威游街示众啊,好像没有发生过,家里到是经常来一些叔叔阿姨串门聊天。记得有一天下午,家里来了一位伯伯和叔叔。伯伯是我父亲小学的同学,姓张,中等身材。叔叔是一位黑脸大汉,膀大腰圆,而且他的身高之高令我们全家人都吃惊,第一次见长这么高的。他坐在椅子上像一座黑铁塔,也不怎么说话,显得很局促。我记得当时搬个小板凳坐在他面前,好奇地从上到下打量着他,他的手和脚好大啊,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黑大个叔叔被我看得特不好意思,手都不知道往哪放了^_^ 

    从父亲和张伯伯的谈话里知道,这位黑大个叔叔是他在县城的集市上偶然发现的一个篮球苗子,经过一年多的训练,成绩有了很大提高,这次来济南主要是想把他推荐给省篮球队,农村娃子到专业队能有口饭吃就是祖坟上冒青烟了。但结果是省队不想要他,原因是这位黑大个叔叔基础差,身体也不灵活【后来听我父亲说,张伯伯不甘心,后来带着这位黑大个叔叔又来济南把他推荐给济南军区篮球队】。离开济南前,到我父亲这里来看看,叙叙旧。

    等他们走后,我才知道这位黑大个叔叔名字叫穆铁柱,想必40岁以上的很多人都知道他,穆大叔当年可是一个在中国篮坛叱咤风云的人物,是中国篮球第一代中锋的杰出代表!

    文革时期的电影比较少,国产片除了八个样板戏以外,印象中就是《青松岭》、《火红的年代》等;外国电影就是《列宁在十月》、《列宁在1918》等。印象最深的一次是有一天晚上,大概10点多了,我已经睡下了。父亲从外面回来让我赶紧起来,说学校放一部电影,要求大人和小孩都去看。父亲把我连领带抱的来到了学校礼堂,好像放的是一部动画电影,在这部电影里,我认识了草原英雄小姐妹龙梅和玉荣,姊妹俩在一个大雪天为了保护生产队的羊群而冻伤了双脚。

    虽然大家都闹革命了,但父亲在家里也教我们兄弟俩背毛主席诗词。记得当时主席诗词一共发表了30多首,虽然后来每一首都背的滚瓜烂熟,但基本就是机械的背诵。

    文革时期还有一件事我也印象很深,那就是晚饭前要举行一个仪式,全家起立,面朝伟大领袖和林副主席的画像,齐呼:“祝毛主席万寿无疆,祝林副主席身体健康”。记得一开始是我父亲领呼,后来这个光荣的任务就交给了俺,想想够可笑的啊^_^

    山东财经学院在1970年的时候被解散了,直到1978年学校才恢复,并更名为山东经济学院。当时把大部分教职员工分成两部分,一部分去菏泽办师专,一部分去惠民【现在的滨州】办师专。因为老家在菏泽,所以父亲就选择去了菏泽。我母亲是一位中学教师,我记得家里时常来一些她的学生,所以我和她的一些学生也认识。最令我直到现在想起来都感动的是我们全家要离开济南去菏泽的那天早晨,拉我们的卡车计划早上8点钟出发【那时候搬家就是学校派卡车一家一家的从济南拉到菏泽】,我们6点多就起床了,因为还要把被褥、剩下的一点些家当搬到汽车上。当我开门出去的时候,看到门外站满了20多个我母亲的学生,他们是来和我母亲告别的,很多学生可是不到5点就起床,从5、6公里远的地方赶来啊。分手的时候,我分明看到了他们眼含依依惜别的泪水,当然我母亲也早已泪流满面了。他们才是初三的学生啊!

    我母亲的很多学生到现在也一直保持联系,逢年过节我母亲会接到许多学生的祝福和问候,虽然这些学生也已经50大几奔六张了。前几年这些学生还专门给我母亲过了一次生日,想想我这当儿子的都汗颜啊。

    四十多年前发生的点点滴滴的这些往事,虽然没有魏老师骑在牛背上仰望星空这等有境界的事发生【站在牛屎堆上仰望星空】,但也都成了美好、幸福的回忆^_^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40615-311732.html

上一篇:波兰总统原本是去参加纪念卡廷惨案的,结果自己成了惨案之一
下一篇:玉树不倒,青海长青

21 武夷山 刘红 李小文 梁进 陈绥阳 曹广福 王修慧 陈国文 王宝山 李世晋 吕喆 杨芳 苗元华 李学宽 侯成亚 张旭 唐常杰 左正伟 饶海 丛远新 xxglx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7-1 07: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