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五?龙舞!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aCaiNiao 行踪常在云霄外,天下英豪我第一

博文

少年班:来自天顶星的超级赛亚人们 精选

已有 38127 次阅读 2015-9-17 11:42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问:一个学期不上课等到考试前一天跑咱宿舍到处喊死定了死定了完了含泪跪求划重点结果第二天考完弟兄们大脑都烤残废了然后这小子鄙视试卷太简单嚣张表示必须100分结果弟兄们拿60分这小子果然真的拿了100分则置信区间在95%时确定这小子还能是地球人的概率有多大?

前晚上朋友圈儿被刷屏了(详见《尹希31岁晋哈佛正教授》)。首先是豆儿妈的学长转了条微信,说是某天才儿童曾经在马老的实验室里做过本科毕业论文。豆儿妈想了半天,哦,当年马老是少年班的班主任,顺手楼台招了好几个少年班的天才儿童,实验室是有这么一位仁波切,赶紧翻出来博士毕业论文,找致谢部分,没找到名儿。然后就回忆,想起来了,她进实验室的时候这位早去美国了(豆儿妈2002年读马老的研究生,尹教授是01年去的美国)。后来又一想,不对啊,在实验室见过,因此根据逻辑推理,应该是去了美国之后又回来过。

科大毕业生31岁当教授不稀奇,一把一把的,但在哈佛大学当教授,那就不是一般的困难了。据说(咱土鳖没去过美国),哈佛只有正教授才是终身职,tenure的难度极其变态的高,一个教授位子几个人竞争很正常,从助理教授开始,7年左右就要评tenure,过了留下,没过的美国人一般还比较人性化,最多再给个两年,要是还没过那就不好意思了,哪儿好玩去哪儿玩吧。评tenure一般是数NCS的文章,Genome Research这样的据说是不算数(这也是国内现在数NCS的理论依据)。但问题是少数天才仁波切们不发NCS,哈佛是不是就统统开回家呢?也不是,评审的时候会看这人在领域里是不是第一或者第二,第三估计就得边儿呆着去了。比如说咱生信领域顶级的美女大神、稳居转录调控第一的Shirley,拿到哈佛大学正教授接近40Shirley博士的导师Jun S. Liu要早一点儿,38岁上的正教授。另一位做单分子据说好多人都认为有机会拿诺奖的超牛SunneyXie37岁成为终身教授。咱科大的杰出校友庄小威教授,成为正教授的时候是34,另一位有六个子女培养出五个博士并且写了本《我的职业是父亲》的作者的小女儿蔡天西教授,是35岁做的哈佛正教授。另外就是蔡天西的大哥蔡天文(T. Tony Cai)教授在统计学方面的成就更高,2008年拿了统计学最高奖COPSS Presidents' Award。有意思的是,生物信息学家拿这个奖的不少,例如Jun S. Liu2002)和他的博士导师Wing-HungWong1993)都拿过。另外,随便看了看,获奖者中John D. Storey2015)和Marc A. Suchard2013)都是搞生信的。因此这个星球上最好的统计学家都在搞生信,并且对于专业搞生信的来说,也是各有胜负,毕竟统计不等于生信。

这样问题就来了:如何在31岁时成为哈佛大学的正教授?第一,你得上学早。12岁上大学,读五年本科毕业17岁,这样大多数人还没上高三呢,这位已经跑美帝那边念博士了;等大家本科毕业,这位已经去做博士后了;大家读研究生还没摸清楚实验室门儿在哪儿呢,这位已经做助理教授了。所以18岁正常考大学的弟兄们可以洗洗睡了,别想那些不着调的事儿了。第二,可能你必须得考科大。因为科大有少年班,天才儿童们的天堂与地狱。咱98年考科大,当时迎新的时候有个新生代表讲话的环节。当时讲话的是CYA,上来就开讲黑暗的宇宙中行走在黑洞的边缘然后不小心掉到虫洞里就来了科大,原话记不得了,大体是这意思,总之大家第一,没有听懂;第二,一致认为讲话稿肯定是找枪手代写的。当时迎新完了之后班里有个大讨论,议题就是连学生的讲话稿都要他人捉刀这还有底线吗?当然就仁波切C现在的成就来看,估计当年那个讲话稿真是他自己写的。他那篇讲话稿的内容,我现在差不多也能讲出来,考虑到仁波切C讲话那年只有17岁,因此我的智商大概只有CYA1/2左右。第三,要极度,极度的聪明。前段时间某位大牛熬鸡汤,安慰大家说智商其实不是那么重要,这里面就有两个问题,第一是听众们是清华的学生,能考上清华的,你能找一个智商不高的出来不?第二,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Ph.D.熬出头做PI的,勤奋度差的不会太多,咱在科大上班的时候,晚上八点钟出去吃饭的时候,教授们的车一般都在;来华科上班,大年初三楼底下车停的也是一片。这样问题就来了:既然大家的勤奋度差不太多,为啥有的做的好的,有的做的差?所以还是智商的问题。或者来说,智商是搞科研唯一重要的因素。勤奋度不够那是因为智力不够高,没想明白该需要付出努力的时候是要全力以赴的这个道理,所以还是智商的问题。所以一帮兄弟们有时候纳闷,说你小子是少年班的?当然不是,不过咱当年住六楼少年班的住四楼,跟天才儿童们离得近看来还是有好处的。

仁波切•Y在马老的实验室做过本科毕业论文,并且以第一作者发表了两篇论文(第一篇第二篇),做的是高能物理的现象学,其中一篇发在Phys.Rev.D上,这杂志豆儿妈也发过,并且是发了三篇(第一篇第二篇第三篇),所以后来豆儿妈拿研究生的求是奖学金比我早一年,当年知道豆儿妈发了三篇PRD还是很让我震撼了一把。仁波切•Y的这两篇文章马老都是第二作者,并且有意思的是,第四作者是豆儿妈的学长,咱两口子都很佩服。高能物理有现象学和理论之分,大致类似于生物信息学和理论生物物理学的区别,记得当年看豆儿妈的课本《计算物理学》,居然看见了SVM算法(支持向量机)!然后津津有味的看了半天,最后纳闷:你们做的跟生信有啥区别?大家算法一样一样的啊!豆儿妈解释了半天,后来明白了:差不多是一样的,能算大同行?仁波切去哈佛之后就不做唯像了,彻底转成理论研究,不过大方向不变(豆儿妈说的,反正咱也看不懂)。后来豆儿妈总结,第一,马老选的研究方向好,聪明的本科生有机会发表一作的论文。本来就年轻聪明,研究生还没读文章就发了两篇,这信心还不好到爆棚?所以那些整天忽悠啥认真做别急着发论文的,这是纯忽悠,学生长时间没有论文心情就会比较沮丧,状态不好,做啥啥不成,喝凉水还塞牙缝,整天什么QQ心情上晒苦闷,微信圈儿里发郁闷之类的,这时候赶紧抓过来先发两篇涨涨士气再说。第二,还是聪明。正所谓智商足够高的时候,情商就可以不那么重要了。所以咱这几年情商好像是越来越低,前几天领导还说,你小子思维真单纯。我说别介,您这是夸我啊,还是骂我啊?领导赶紧解释了半天,后来搞明白了,这是像骂我一样的夸我。。。回家里豆儿妈经常讲,说你讲话能不能过一下脑子?我冥思苦想了很久,答:Brain damage了,过了也白过啊。

最后一个问题,就是天才儿童该怎么培养?少年班并不能保证每个都培养成才,成天打游戏不上课完了两三年学分不够回家了后来又考北大清华的大有人在。年龄小,注意力很难集中,自制力也是个问题,自尊心还特强。当年军训的时候跟少年班混一起,有个环节是装卸枪械,作为最后阅兵压轴的项目,教官选来选去把几个少年班的选出去了,小兄弟们顿时就抑郁了,咱哥儿几个看见了马上跟教官抗议,说要不还是把我们几个踢出去得了。因此后来阅兵的时候咱几个好朋友蹲边上看景儿。在科大上班那会儿,我实验室招了个少年班的本科生做毕业论文,聪明没话说,就是游戏打的多。咱不好意思批评学生那是因为咱那时候也是游戏从早打到晚,只不过咱打游戏不影响发文章。所以干瞪眼了大半年不知道怎么跟学生讲。现在来华科上班,时代不一样了,天才少年们心气高,看不上咱实验室,不来。所以怎么培养天才儿童咱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据说华大培养天才儿童历来有一套,第一是先忽悠进来关上大门锁好防着跑了,第二是最近改行搞人工智能被误称为“流氓企业家”的仁波切亲自出马,每天早上来办公室天才儿童们挨个先踹一遍,然后吹胡子瞪眼俩小时之后回去反省,下午下班前再挨个拎回办公室来个下班踹,只有大棒没有胡萝卜,简单、粗暴,看上去效果还挺好。所以咱跟华大这帮天才儿童在一起历来是智商上相当的有压力。不过这事儿估计在高校和研究所干不成,万一学生跑到BBS上一控诉那就红了。超常智力的天才儿童还是得有针对性的培养方式,按照普通人来培养?那再好的苗子也得培养成废物点心。

还有就是,本篇开头讲的那位不是少年班的,科大学生入学之后有个统一的考试,成绩优异的可以进入零零班(正常年龄的超常智力),这兄弟差了几分没过。不过那次考试之后,彻底摧毁了我学数学的信心,所以到现在我数学还是稀烂。另外就是科大的教育很有特色,数理永远是第一位的,学生再怎么吐槽,力热光电是必学的。数学嘛,数学系学A类数学,物理系学B类数学,咱化学的学的是C类数学。问题是C类的数学也是难的要命,咱天天做习题认真听讲也就是60分的命。另外少年班所有的课程都是A类,最难。当然这不是最要命,更悲剧的是上基础课的那些教师,一般读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四大名捕”,好容易碰到一个不在名捕之列的,居然还是“黑猫警长”,真是苦啊。所以当年跟少年班的聊,一帮天才儿童们也是苦不堪言。抗议数理太多太难这事儿每年都有,学校根本就不搭理这事儿。

最后,咱生信圈有位归国不久的学者与仁波切•Y是同班同学,我得喊学长。有一篇Nature论文讲蛋白质相互作用的预测。蛋白质相互作用预测是曾经生信领域最热门的问题之一,1999年UCLA的David Eisenberg在Science上发表论文,开创了这一研究领域,国内外很多生信学者都做过这方面的研究并以此成名。如果你认为nyouyou的GLUT1的工作kill掉了葡萄糖转运蛋白这个方向,那么这篇文章也是彻底干掉了蛋白质相互作用预测这个方向,以后这个方向再也不可能发表有突破性的论文了。MIT全球公开课《Foundations of Computational and Systems Biology》第14讲《Predicting Protein Interactions》,基本上主要内容都是这篇论文。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404304-921383.html

上一篇:致病基因的发现有用吗?
下一篇:科研合作应该怎么讲诚信?

51 陈楷翰 任景莉 霍艾伦 曾泳春 周健 王春艳 石磊 黄永义 毕重增 白龙亮 曹须 许方杰 武夷山 李颖业 曹则贤 邢东义 戴德昌 林树海 曾杰 崔小云 宁笔 杨正瓴 陈理 徐庆征 邵鹏 田云川 蔡彬 束永俊 孟佳 杨金波 胡飞龙 梅媛 徐旭东 赵星 张腾 赵美娣 黄仁勇 刘全慧 陆泽橼 李天成 吕振超 crossludo biofans hardbeaver dachong99 yangb919 htli ttee1 brns qzw dulizhi95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2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6-24 01:4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