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真务实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hanzhichao

博文

樱桃沟

已有 3406 次阅读 2015-2-3 11:10 |个人分类:生活|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北京近郊的景点中,我最喜欢的是樱桃沟。樱桃沟附近有更著名的景点香山。我对香山却没那么深的感情,因为香山的人太多,把自然的味给抹掉了,而且香山有山无水,缺乏活泼灵动的感觉。


     山和水大概是自然景观中最常见的两种了。若说山,则给人一种敬畏的感觉。“身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人与山相比真是太渺小了。贺敬之先生所谓“双手搂定宝塔山”只是一种想象。山可以提供树木,野兽等诸多供人类生存的资源,山也可以生气发山洪收拾收拾人类。所以人类敬山,又畏山,山神庙在古代可是比比皆是呢。林教头风雪山神庙那个场面,大家应是不陌生的。


     至于说水则不是如此。水相对山来说,没有那么强的神秘感。水是可以直接接触的。即使是咿呀学语的幼童,也多半喜欢玩水。很少有见水不亲近的人。


     水又分好多种。死水多半是让人不喜欢的。水死了就臭了,什么都不好了。所以我们喜欢的水,一定是时间和空间的二元函数(不考虑空间维数只视为一元)。而山呢,在短暂的时期内可以不考虑时间。水多了一个元,那就多了多少自由度?


     活水当中又分好多种。不同性格的人喜欢不同的类型。李白喜欢波澜壮阔的水。他喜欢望庐山瀑布,他喜欢飞流直下三千尺的畅快。他把这种畅快引入自己的生活,那就是“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李白是上天降下来的“仙”,他心中那奔腾的想象力是鲜有人可及的。他只需幻想,他不需实干,就已经能为人类创造巨大的价值。可是普通人若是没有李白的才,却要学李白的空想,怕是对人民无益的人。


    流的太快的水不能通航,也难用于灌溉。樱桃沟的水不是这样的。它徐徐的流动着,但它在动。清朝时候的樱桃沟水量似乎比现在大。那时曹雪芹先生就住在樱桃沟下游,周围还有些人家,靠这水灌些田来生活。


   曹雪芹不是李太白。他不像李太白那样心潮澎湃时就写出一首厉害的诗。曹先生做事是慢慢来的。我的脑海中想象着曾经有一天,曹雪芹先生爬到樱桃沟的源头,盯着那水看了一个时辰,然后回到家开始深居简出,去写他那不朽的巨著去了。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401820-865121.html

上一篇:半匹红绡一丈绫,系向牛头充炭直。
下一篇:博望侯张骞
收藏 IP: 106.39.90.*| 热度|

1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3-3 11:5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