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angsufang 享受科研,享受生活

博文

从未离开,不曾放弃 精选

已有 12118 次阅读 2009-3-23 21:01 |个人分类:科研麻辣烫|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昨天本想去实验室看看,谁知这倒霉人的雨,是走到哪里就下到哪里,只好窝在家中当了一天的宅女。没想到事儿还真多。C打电话告知8月份举行毕业十年聚会,并打探我的近况,当得知俺还在科研一线时甩我一句:你丫也真堕落,玩失踪,玩冬眠,玩科研,一玩就这么多年……(5555,第一次被人这么踩)。YF,和我讨论实验时在电话中哭了起来:什么叫实验不顺利?那就是一个简单的PCR都要出问题;我一向不会安慰人,特别是遇到女孩子哭鼻子,我劝她先回家休息一下,最近大家都有些累,明天再一起面谈实验的进一步设计。

是啊,大家都很累。为什么会这么累?
很大一部分因素是预期的实验结果总不出来,耐心在等待中被一一耗尽。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影响,那就是非科研生活的诱惑。科研的道路是开满了鲜花,很美,但每个人如果只能赤脚前行的话,你还能坚持多久?

战友的相继离组,让我也有些困惑。这种低气压已影响到我的判断力和所带领小团队的战斗力,或者说,整个组里的科研氛围。甚至自己也在犹豫:继续追求集体的成功还是选择个人的成功?当然,后者要轻松许多,也快许多。

先看告别科研的人。我能感觉到她们离开时的委屈和无奈:科研上我努力过也坚持过,成功还是那么遥远;现实生活不允许我再等3年,我爱科研,但我更爱生活。离开,还是留下,我都尊重她们的选择,也为她们祝福。当然,她们也希望我可以再坚持下去,享受科研的快乐并去宣传这种快乐,她们希望我是对的。

再回头看看自己。融入这个团队的那天起,我就告诫自己:合理的要求是训练,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练。组里发展需要却无法公开发表的实验,接手;繁琐又无技术含量的实验,接手;具有挑战性但进度肯定很慢的实验,接手……一切都是为了团队的成长。曾经以为自己一直都是对的,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现在,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继续追求集体的成功还是选择个人的成功?原来我也很脆弱、功利。科研是没有硝烟的战场,注定了谁都不能孤身作战,团队中必须有个人的牺牲,可问题是为什么作出牺牲的总是我?不平衡,当然会动摇,而战友的离去更是如同微型地震,加速了我的摇摆。其实我也明白,这个世界上本就没有绝对的公平和公正,绝大多数科研骨干的成长历程中,委屈和成就成正比。坚持到现在,佩服自己的勇气。那么,我再一次询问自己,是不是继续坚持下去?

找出一张纸,左边写下“为什么选择科研”,右边写上“为什么选择离开”。

            为什么选择科研                                为什么你选择离开
1 我答应过一个人,好好做科研;           1 他可以原谅我,而且我并不是不可替代;
2 我已签了5年的的工作合同;                2 合同可以终止,只需违约金;
3 科研是一个有魅力的工作;                  3 从某个角度看,其实做一个裁缝也不错;
4 科研追求真实;                                    4 没有什么工作不需要真诚;
5 科研让我有成就感;                             5 任何行业都可以找到成就感;
6 国家的强大需要科研;                         6 国家是需要,但科研界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
7 我都已是博士,不做科研做什么;       7  切,博士后做行政的也不是没见过,谁说博士只能搞科研;
8 我的性格适合做科研;                          8 也有人说过我适合当作家,而且也许有人比我更适合这个岗位;
9 我需要对自己的实验设想负责到底;    9 你现在已是困难重重,得不到理解,也没有支持;
10 我爱科研,行了吧。                           10 ……

肯定,否定,肯定,否定,当所有理由一一排除,真实的答案浮现。然后,然后就是耳光响亮:我爱科研,却没做好自我牺牲的准备。很惭愧,用一天的时间思考,本想解决团队的问题,却发现自己也出了问题。

“哈哈,其实我早知道答案是继续。”身后传来小向的坏笑,抓起个靠垫向后砸去,“再偷看我写日记就罚你老婆再读一次博士”。

找到问题的症结所在,也就好对症下药,大家需要鼓励。
对于YF,我想,这小丫头有足够的坚强来面对这次挫折。要不要告诉她:她眼中那么坚强的张师姐也曾经为实验哭鼻子过?够羞的。

其实,科研的春天并不远,但前提是,你得有心理准备来对抗这反复来袭的倒春寒。
累了,就歇歇,只是别忘记重新上路!

记文,自勉!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39962-222083.html

上一篇:弄潮者的北
下一篇:以一张相片来庆祝杨小弃的毕业和就业
收藏 IP: .*| 热度|

发表评论 评论 (2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3 13:1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