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angsufang 享受科研,享受生活

博文

弄潮者的北

已有 5426 次阅读 2009-3-16 12:28 |个人分类:小眼睛,大嘴巴|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影评, 浪潮, “Die, Welle”

Die Welle --浪潮影评

科学消灭了神学,上帝死了。但人类的生活并没有因此变得美妙。科学与理性无关,理性与人性无关。

1 超级实验
德国导演Dennis Gansel的电影《浪潮》(Die Welle)片首, 赖纳 温格尔(Rainer Wenger),德国柏林一所高中的社会科学老师,开车赶往学校,车中播放的摇滚乐轻快而热烈。但接下来的气氛便有些压抑。赖纳一大早便被同事抢走了“无政府主义”的课程教学任务,而不得不选择“Autokratie”做为“国家体制主题活动周”的教学主题。而由他组织训练的水球小组成员,也因相互间不信任不团结无斗志在训练池中表现欠佳,祸不单行,福无双至,总之,郁闷的一天。

周一。德国的高中显然和国内不同,学生对老师并没有足够的尊重,连假装一下的修饰行为都没有。赖纳和选课的学生都没有足够的热情,他对学生的第二句话是“如果我是你们会去上无政府主义的课,而不是听这倒霉的Autokratie。”,而他的开场白则是“这里有没有什么免费的东西?”(相当的无趣)。当赖纳在黑板上写下“Autokratie”字样时,学生们仍然漫不经心得东倒西歪着、打闹着。谁都没把这门课当回事儿。甚至于赖纳希望大家“给点反应”、“好歹这一周要打发过去”时,大家也只是觉得Autokratie是件太遥远的事情,选课也只是为了学分,没有认真对待的价值,更谈不上去思考。赖纳宣布下课休息。当学生再次返回教室时,赖纳已重新排好桌椅,他要求学生们配合他做一次实验,一起体会下Autokratie的含义和魅力。赖纳逐一要求学生们:端正坐姿,理由是保持呼吸通畅;提问必须直立,理由是加速血液循环更有利于思考。并诱导学生们说出Autokratie的主要特征就是“纪律性”,最后选举他做为元首,上课时大家不能再喊他赖纳,而必须喊他“温格尔先生”。

第二天,周二。赖纳再次走进教室时,学生一起向他问好:“早安,温格尔先生”!这一次赖纳要求大家站起来踏步,用同一个节拍。“感觉所有人都融为一体,这就是团体的力量”。并告诉大家,踏步的另一个目的是大家一起把在楼下选修“无政府主义”的师生踩在脚下,“让我们的敌人吃天花板的灰”。一切都按赖纳的设计向前发展。赖纳通过让学生思考“如何能让别人一眼看出我们是一个集体”,诱导出“制服”的概念,并经讨论决定将廉价的白上衣与牛仔裤制定为“Autokratie”班的班服。

第三天,99%的学生都穿上了白衬衫,只有女生卡罗继续穿着他的红上衣。从“无政府主义”班新转过来的几个学生一时间没准备白衬衫,倒也减少了卡罗对自己红上衣的关注。但很快她便发现,红上衣让自己陷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孤立,连男朋友都笑话她肯定穿白衬衫不好看;赖纳无视她的存在,同学们也不和她交流。有人建议给班集体取个名字,经大家选举,最后,卡罗男友马尔科提出的“浪潮”从“恐怖小组”、“海啸”、““白色巨人”、“核心”、“变革者”等名字中脱颖而出,成功当选。卡罗提出的“变革者”无人响应,她情绪低落。接下来,“浪花”定为“浪潮”的标志,并在城市的各个角落张贴,“浪潮”网站得以组建。赖纳和学生们情绪高涨,对于身边的一些负面评论不屑一顾,甚至冷落了身边的爱人。

第四天,在“浪潮”组织中找到归属感的学生们,创造力再次被激发。酷似“啪啦啪啦舞”经典动作(右手在胸前划波浪)的手势被定义为“浪潮”的问候语。失落的卡罗没来上课,也没参加话剧的排练,“浪潮”成员取消了她的主演资格。但卡罗年玩世不恭的小弟却受“浪潮”吸引,甘愿为“浪潮”把门,凡不能做浪潮手势的人,都不许进相关场所。卡罗感觉局面有些失控,她劝告赖纳立即中止这个试验,但赖纳拒绝了她并要求她退出“浪潮‘。

第五天,课程接近尾声,赖纳要求大家将参与“浪潮”的体会写下来。赖纳的教学方式受到校方和妻子的质疑,争执下妻子负气出走。卡罗发布“NO WAVE”的传单,男友马尔科打了她一巴掌后后悔不已,马尔科发现自己象着了魔似的变了一个人,他找到赖纳寻求帮助,希望他能中止这一切,并指责所谓的实验不过是法西斯的一套东西。赖纳知道,一切该结束了。他设计了一个漂亮的结尾。当晚,所有浪潮成员都收到赖纳发来的一条短信:事关“浪潮”的将来,周六12点务必在学校礼堂开会。

第六天,周末。在选读了几篇学生们关于“浪潮”的体会后,赖纳发表了振奋人心的演讲,并煽动学生们把表示异议的马尔科当做叛徒,揪上台来,命令锡南和其他男生干掉马尔科,当几个男生犹豫不决时,赖纳才告诉大家:局面的发展使得实验不再仅仅是个实验,我们已经伤害了身边的好多人,并宣布实验到此结束,“浪潮”从此解散!然而,游戏并没有按着赖纳的意愿发展下去。已沦陷太深的学生蒂姆拔出手枪,击伤了一位同学并威胁赖纳不能解散“浪潮”,因为“浪潮”是他的第二次生命,在浪潮中才有归属感。赖纳表示拒绝后,蒂姆绝望中吞枪自尽。一死一伤,赖纳入狱。结局依然是车窗外移动的风景,只是赖纳已看不真切……

实验可以设计,结局却往往不是预期。

2 旁观者与觉醒者
在这个试验中唯一自始至终保持清醒的,是女学生卡罗。当大家全部穿上白衬衫时,她深感困惑:所谓的纪律性并不应该排斥个性,表面的整齐化一,不代表真正的纪律性。但这时卡罗的旁观,只是一种镜象的反射,她看得到别人,看得到集体,也看得到自己,但此时她还看不到趋势。当卡罗发现弟弟也受蛊惑加入“浪潮”时,卡罗的旁观已变成一种棱镜的折射,所有色彩被一一还原,“浪潮”成员的热情无非是“想叛逆,又突然找到叛逆的方向”;浪潮,只不过是排斥异类的团体;对赖纳的崇拜,恰恰是一种集体的迷失;人人看到“浪潮”的光鲜,却看不到“浪潮”已异化成巨浪“野狗”。她找到赖纳要求他中止实验。但赖纳已看不到危险。

卡罗的男友马尔科最初已是“浪潮”的中坚力量,在和卡罗一次次的冲突中逐渐觉醒,找了了自身的缺点,认识到所谓的“浪潮”不过是法西斯的鬼把戏;一切的一切,都是赖纳设计好的游戏。觉醒者的观察是凸镜和凹镜,聚焦,发散,发散,聚焦。由于切身体会的生理痛,更容易大彻大悟。但觉醒往往没能赶在一切还来得及之前。

旁观者,清,却未必不痛;
觉醒者,明,却往往太晚。

3 人性

一个负责任的老师和一群有正常思维的高中生,为什么却会因为一个课堂实验而险些制造一个极端组织?可能这就是“人性”的复杂性。既然复杂,还是少谈为妙。所能做的,就是维护集体的同时尽可能的尊重个人,尊重人的个性--尽管他/她是那么的与我们不同。

4 ?
  为什么我们拍不出这么有深度的电影?
  是我们思考的太多,多到上帝发笑?还是我们思考的太少,少到集体失语!

   只能说:西方哲学和东方哲学果然不一样。

 


唉,这才发现写一篇博文都这么累!

删除了N多敏感字眼,希望还象个影评,虽然不是原汁原味。

今起,只写影评、只写琐事、只写实验相关。直到无趣男回来。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39962-220636.html

上一篇:微微语录
下一篇:从未离开,不曾放弃
收藏 IP: .*| 热度|

发表评论 评论 (1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3 14:2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