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enartist——事业起步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llzll ZJU-ECUST-NTU-CU-FDU

博文

最平凡的伟大——念我最亲爱的外婆

已有 3607 次阅读 2019-12-15 21:58 |个人分类:社会与生活|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昨天之前你陪我度过了无数个春秋,从今天起你却只存在于我的记忆里...


我的外婆刘翠娥女士于2019年12月13日凌晨五点半左右驾鹤西去,终年95岁。属于自然衰竭,非常突然也非常快,没有给子女添过多麻烦,真可谓功德圆满。


我外婆于1924年农历二月十六出生在舟山陶家弄一户普通人家,全家三个孩子中排行老二,但为长女。本姓周,但从小被过继给一户刘姓人家。那个年代绝大部分的孩子从出生就要受穷,我外婆也不例外,也许她一生勤俭朴素吃苦耐劳逆来顺受的性格打那时起就养成了。十多岁时婚配当地专员苏本善的勤务兵花庆先,也就是我的外公。抗战期间为躲避日本人颠沛流离。


我外婆和外公婚后不知什么原因,两人一直无法诞下子女。新中国解放初,在定海区天主堂收养了一名弃儿养育,也就是我的母亲。不久,外公被抓去劳改。我外婆一边打工挣钱糊口,一边独自像亲生母亲一样拉扯我妈长大,那可能是她最难的一段时光。


再后来,我妈认识了我爸,于改革开放后生下了我。我出生一周后外公因肺癌离世。外婆从那时候起就开始养我,因我父母工作忙,大部分时间是外婆把我带大的。我外婆始终跟我们全家住在一起,这也正是跟我感情特别深的原因。


外婆待人极其和善,对处于成长判逆期的我也一直是耐心平和地讲道理,从不会说重话,给我营造了非常良好的成长和学习气氛。我上小学以后,外婆(已经60多岁)在舟山第一裁师韩胜人先生的帮助下重回春雷服装厂工作了几年,换得了领取社保养老金的资格。从那时起,按她自己的话说才开始逆转人生的苦日子。


70岁后,外婆就开始着手准备后事,包括置办公墓等,以便减轻子女的麻烦。1995年冬天,外婆被自行车撞倒腿骨折,手术后坚强地挺了过去。96黄海大地震,舟山震感强烈虚惊了一场,我外婆当时就做了去了的心理准备。实际上,外婆在此后的二十年里一直奉着多活一天就是赚一天的心态,可谓心如止水!外婆长期信佛,初一月半吃素,每天早晨会在家中的佛龛前念经保佑全家平安。


后来我上了大学之后,和外婆相处的日子变少了,只能通过电话和网络进行问侯。每逢回老家,我看到有这样一份坚守非常欣慰。我会跟外婆躺在一起促膝长谈。外婆看到晚年日子好起来了就会很满足,不会有过多想法,这可能是她长寿的一个重要原因。


再后来,依靠党的政策外婆分得了经济适用房,外婆表示从此对生活没有心结和奢求。我爸妈那会也已退修,从此一起安享晚年。我也取妻生子,全家四世同堂,应该是让外婆人生最后十年的时光更加有色彩。我博士毕业后携妻出国四年,所幸外婆没出什么意外,还协助我爸妈带了两年曾外孙。


2015年我回国任教以后,我外婆还于次年以92岁的高龄来上海待了一个月。当时我们全家人作了很多思想动员,因其最担心在他乡出意外离开。2017年外婆上了一回舟山电视专题,节目记录了最接地气的平凡。但在我心目中却是最伟大的平凡。


这一天终究还是会到来。其实两三年前外婆的视听力逐渐下降,体力减少躺床上的时间开始增多。这一切我们心中都能比划,但她一直没什么内病。最后出现实在无力需要我妈服侍进食也就是最后的两天。临终前连遗言都没来的及留下,最后一句话是那天半夜对我妈说:我没事你去睡吧!两小时后被发现已没生命体征。走的时候非常干净利落。


相信外婆是在安详中离去的。95高龄,没有疾病,在自己的床上离开,外婆是幸福的。连丧葬费早年都用自己的养老金准备了,最大程度为子女减少了麻烦。简直可以用高僧的圆寂来形容。唯一的遗憾是还没来的及抱一下曾外孙女。我爸说他18岁离家离开自己的母亲,而这位岳母陪伴了他40年。我妈跟外婆母女俩则一直相依为命60余年。而外婆陪伴了我37年,是影响我一生的人。


外婆辛苦了一生好好安息吧,你的儿孙们会从此开始新的生活。我们都会保重自己,让自己健康,追随你的步伐。我更会用我的专业知识去教育影响和改变更多的人,去履行一份时代的使命!




http://wap.sciencenet.cn/blog-399604-1210157.html

上一篇:[转载]极端的投稿周期差距
下一篇:[转载]学生拿到“正高”教职!离校前,博导叮嘱3句话

15 郑永军 夏炎 李世晋 李学宽 刘玉仙 王庆浩 程少堂 武夷山 晏成和 郭奕棣 杨正瓴 张鹏举 周忠浩 杨金波 孙颉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6-21 06: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