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汝清教授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rqyang 看博客、写博客,快乐每一天! 上海交大杨汝清

博文

中医五行学说与雕塑《思想者》的艺术魅力

已有 6674 次阅读 2008-6-2 07:58 |个人分类:医疗健康

                                     

根据中医五行学说人体内的主要器官分为五脏和六腑两大类。“五脏”是指五种实心的有机构的脏器,是人体中最重要的;“腑”是指空心的器官,有小肠、胆、胃、大肠、膀胱等分别与五个脏相对应的五个腑,另外将人体的胸腔和腹腔分为上焦、中焦、下焦为三焦,就成了第六个腑。

五脏六腑是根据内脏各器官的功能不同而加以区分的。心、肝、脾、肺、肾五脏的共同功能是贮藏充养脏腑、维持生命活动精气;而胆、胃、大肠、小肠、膀胱、三焦六腑具有消化食物,吸收营养、排泄糟粕的功能。

五脏六腑虽然存于体内,但其生理、病理方面的变化,都有征象表现在外,所以中医五行学说,是通过观察人体外部征象来研究内脏活动规律及其相互关系的学说。

脏与腑之间的关系是互相配合的表里关系,如心与小肠、肝与胆、脾与胃等等。脏腑的表里是由经络来联系,彼此相通,互相作用,在病变上也就能够互相影响,互相转变。

雕塑《思想者》是法国著名的雕塑家罗丹代表作品,是世界公认的人类灵性与肉体完整结合的楷模,是一个形体美与性格美完美结合的艺术形象。

   那么中医五行学说与雕塑《思想者》的艺术魅力到底有什么联系呢?

吴清忠先生的《人体使用手册》中下面的一段话解开了我很久的一个谜团——什么是《思想者》的艺术魅力:

“脏和腑除了在性质上有很大的差异之外,其经络的位置也有很大的不同。所有脏的经络都在手臂和腿的内侧,以及身体的前侧,腑的经络则在手臂的外侧,以及身体的背面。当人体面临危险的威胁时,会本能的曲起身躯,所有脏的经络都在身体的内侧,受到了非常好的保护,只有腑的经络暴露在外。相较之下,脏的重要性远比腑的重要,如果人的身体真是造物者主所设计,这样的安排是非常合理而高明的。中国人的这种“脏”和“腑”的分类方法,具备了极高的观察力和智慧。

两年多前,我与《文汇报》的一位朋友在巴黎参观罗丹美术馆。我在其雕像《思想者》前站了很久,思考着这《思想者》的艺术魅力到底是什么。

朋友毕竟是身经百战的资深记者,他向我介绍了法国著名雕塑家奥古斯特·罗丹的杰作《思想者》的来历和深刻含义:

罗丹年轻时学画并不成功,后学习雕塑。他34岁后创作了作品《青铜时代》和《巴普蒂斯特》使人们认识了他,从而使他获得装饰巴黎艺术博物馆的光荣任务,即要他创作一个纪念性大门。他从诗人但丁的《神曲》中汲取创作题材,并从意大利雕塑大师们那里吸取了灵感,创作了著名的雕塑《地狱之门》,而这《思想者》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雕像《思想者》塑造了一个巨人般的劳动男子。他卷曲着身体,右手托着下颌,深深地注视着下面发生的悲剧,表现出一种极度痛苦的心情。他渴望进入绝对深度的冥想,努力把那强壮的身体抽缩、弯压成一团。

他全神贯注地思考,沉浸在苦恼之中。他同情、爱惜人类,不能容忍对那些犯罪人的最后判决,他怀着极其矛盾的心情,体现了伟大诗人但丁内心的苦闷……

我打断了他的话,我既明白又不明白,因为从他的介绍来理解《思想者》的艺术魅力好像太专业了。我想,一般老百姓可能不会了解和理解得如此深刻。

然而,一般老百姓对《思想者》的评价都不错,这也是《思想者》堪称雕塑史上不朽名作的一个重要原因。

我在法国问了一些非艺术类朋友,也问了国内不少艺术门外汉,得到的几乎是一致的肯定回答。

“在想问题,表现得很专注,很动人。”

“沉思得很逼真。”

“思考问题既全神贯注,又很自然。”

当然回答都不很深入,但这都不影响他们对《思想者》的热爱。当问到为什么认为表现得很逼真,表现得很自然和动人时,大家都说不清,所以这也成了我的不解之谜。

读了先生上面的这段话,体会着“卷曲身体”,使我一下子有所醒悟。

卷曲着身体本身并不是一种优美的造型动作,它仅是人类的一种天性。当你害怕的时候,当年痛苦无助的时候,当你全神贯注思考问题的时候,你可能都会卷曲着身体。为什么?这是一种天生的保护姿态,没有人教过你,也没有人向你解释为什么。

读完上面先生的那段话,我明白了,这是人类无意识地保护对人体生命最重要的五脏 :心、肝、脾、肺、肾及其经络。不管大人小孩、男人女人、东方人或西方人,大家都能心领神会地理解这个动作,每人都会在脑子里产生共鸣——虽然都不知道为什么,其中也包括罗丹本人。这就是逼真、自然和动人的艺术魅力。

如果这位《思想者》是挺胸昂立站着,或四脚朝天地躺在,不管他姿势是多么优美,动作多么浪漫,他决不会有如此大众认可的魅力,决不会成为雕塑史上不朽的名作。

如果说这是人体的一个秘密,那么我们的先人几千年前就解开了它。

如此简单的五行学说,表现了如此深奥的人体秘密,这还不值得我们为之骄傲吗?

当然,罗丹同志对我这种粗俗的理解可能不会满意,但这至少是一个普通人对他艺术的一种认可吧。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39673-27522.html

上一篇:英雄就在身旁
下一篇:做“最牛的校长”

0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9-21 12:2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