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程观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iceinriver 大学教师 Email: yanjm@sjtu.edu.cn

博文

中医不需要现代科学的检验

已有 5478 次阅读 2010-9-2 15:30 |个人分类:胡言乱语|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刚看了陈安与可真两位老师有关中医的讨论。虽然也是理工出身,多年在“西方科学思维”的浸泡下求学从研,却不认为中医应该“现代科学”化。多年前还写过《中医中药遭受“现代化”阉割》,其链接http://www.sciencenet.cn/m/user_content.aspx?id=16816

 

传统中医与现代科学仍是两股道上跑的车,根本拧不到一起,但不排除将来两条道交汇在一起。我也不认为中医是单纯的经验总结,更愿将中医看作传统哲学体系衍生出的一门艺术。艺术家是超越时代的,扁鹊、华佗如达芬奇一样难以超越,《黄帝内经》的蒙娜丽莎微笑也可以穿越数千年时空隧道。另外,缺乏想象力的人则根本不应走上艺术之路(西方科学的可重复性也不是人人可以感受的)。

对人体的认知如同透视一个神秘的村落。西方科学主导的现代医学的侦查工作主要从地面进行,巡视每条街道甚至察看每块砖头;中医更多依靠想象力的翅膀从高空俯视,细节把握方面则更多需要经验积累。

中医的“象”与“数”有些数理模型的味道,但真正用西方科学表述研究中医仍需要三个前提:意识本质的物理解释,体内各种庞杂菌落的作用及平衡关系,阴阳五行理论的数学表述。

意识与菌落对生命过程的影响细节如何?这似乎与中医的气脉相关,也可能成为现代医学的梦魇。我相信西方科学在生命领域的成熟首先需要放弃“可重复可逻辑化”的前提,如同相对论量子力学放弃牛顿的绝对时空观念一样。生命过程中的意识与菌落是可重复的?又遵循哪般的荒唐逻辑?一旦放弃了“可重复可逻辑化”的前提,科学无疑在走近艺术,现代医学也走近中医。

阴阳五行理论的数学表述如同相对论的张量分析。数学分析体现了西方思维方式,性质固化于他们是分析开展的前提,定量则是定性的前提。西方数理逻辑把被老子称为“非常道”的语言都用数字固定和神圣化了。尽管数学对“常道”的表述是苍白无力的,没有数学表述的“常道”却通常游离于普通人的思维以外,爱因斯坦曾抱怨相对论的完整思想在数学描述下被阉割了,但相对论最初仅三个人理解,到如今成为大学课堂的教学内容,张量分析功不可没。阴阳五行与相对论一样,其精髓可能在于一些“常道”的理念,目前还需要想象力的翅膀去把握,数学分析的飞机仍过不去。

这些根本问题解决之前的所谓“中医现代化”研究只能是革命前的铺垫,或者无聊的阉割。与其搞什么“中医现代化”,不如尝试将部分中医学科纳入艺术类进行招生,以更好保留这一传统文化的火种。

 补:鉴于本文入选蒋科学先生的“反科学博文黑名单”,这里再非议一下科学主义的“可重复可逻辑性”:

诸如实践检验的结论,严格意义上应是不可重复的。生命不是机器,更非分子或星球,可重复性也应需要质疑。还有“可逻辑化”问题,我有时怀疑某些数学不能破解的悖论是意识本身的局限所致,如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人体疾病很多源于生命的悖论,对于可逻辑化的现代医学能够完全以身相许吗? 即使最伟大科学成就相对论与量子力学之间仍存在悖论,在逻辑上不能同时正确,现代科学的“可逻辑性”本身并不严谨。又如何能以“可重复可逻辑性”检验中医?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39122-358656.html

上一篇:峭壁上跳舞,针尖上平衡
下一篇:节能降耗在变味“折腾”
收藏 IP: 124.78.211.*| 热度|

16 周可真 武夷山 杨学祥 王号 曾宇怀 陈安 张焱 杨秀海 孙根年 蔣勁松 陈辉 许培扬 白图格吉扎布 黄锦芳 罗军 colorfulll

发表评论 评论 (2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4-19 00:2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