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科学 论文
搜索
“在家”与“再见”:少一些想你便少一些意外性的可能
闫茂伟 2020-5-10 15:42
今天又是一个关于母亲的节日,然而我们到底该怎样过“母亲节”呢? 我想,送花送礼物送祝福是可以的,但还远远不够,我们最应该送的是自己,就是把自己送到母亲或父母的身旁,因为父母最需要的礼物是子女的陪伴! 孔子有云: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 ...
个人分类: 生活点滴|920 次阅读|没有评论
后疫时代(连载)
闫茂伟 2020-3-3 21:35
题记:后疫时代,既是一个需要集体反思的时代,更是一个需要集体行动的时代! 一 疫情刚过,已过花甲之年的老康就迫不及待地自己驾车去了公司,并召集公司全部主管开了一个“特别”的会。 待最后一位主管进入办公室一坐下,老康就感慨万分地说:“这个年假大家都知道,很特别,为什么特别?大家都深有感触、 ...
个人分类: 文学草创|1358 次阅读|没有评论
周记:请问到底什么是“停课不停学”?
热度 2 闫茂伟 2020-2-23 11:49
看了很多对于当下“线上教学”的评论,从中不难看出,有一些问题还需要进一步思考与回答,甚至需要官方做出回应。 比如,在“停课不停学”的总背景、前提和要求下,什么是“课”?什么是“学”?什么又是“停课不停学”? 又如,“线上教学”“线上授课”是不是、属不属于“课”? 再如,我们到底需要怎样 ...
个人分类: 论见&亮见|4307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2
教育:“热闹”之下更须“静下来”
热度 1 闫茂伟 2020-2-18 23:03
“2.17”,被人称之为“线上教学日”!大中小学可谓“热闹非凡”! 然而昨日与今天,依旧褒贬不一,甚至“喜忧参半”!而教育主管部门、学校、老师、学生、家长似乎自然而然地分成了“五大门派”,主管派“统一安排”,学校派“紧跟部署”,老师派“各显神通”,学生派“疲于奔命”,家长派“叫苦连天”!再加上专家 ...
个人分类: 论见&亮见|2288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线上教学需要在“热度”中冷却萃取
热度 5 闫茂伟 2020-2-11 10:43
从网络上发布的相关信息来看,线上教学因主客观原因,效果不佳!有些还是形式主义的变种,剔除客观上的网络差、信号不好、平台不够用、设备不够好外,很多都是知识的灌输,死记硬背的东西和作业太多! 我想,我们绝不能把线下教学的理念硬是搬到线上去! 我们总是担心学生不好好学习,但我们不知道怎样让学生去好 ...
个人分类: 论见&亮见|3578 次阅读|5 个评论 热度 5
陪娃日记
闫茂伟 2019-12-30 21:54
鸟儿飞呀飞 飞落树枝 飞向天空 小儿追啊追 追进林间 追入草丛 鸟儿早已叽叽…喳喳 叽叽喳喳飞得无踪迹 小儿还在边摇着小手 边嘟嘟嘟嘟地说拜拜 郑州须水河畔 2019.12.30
个人分类: 生活点滴|1134 次阅读|没有评论
临模李白《秋浦歌·节选》
闫茂伟 2019-12-28 20:22
题记: “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 不知明镜里,何处得秋霜。” 李白这个“缘愁”也可以用到香愁上,古往今来,人们对于书香的恋念可谓绵延不断,如果说乡愁是都对家乡的眷恋,那么 香愁便是对书香的情感眷恋,是一种对书香眷恋的心理与行为的总称;有时也是一种对建设书香家庭、书香校园、书香社会等的渴望。 上 ...
个人分类: 是诗吗?|1375 次阅读|没有评论
未闻书香
闫茂伟 2019-12-20 10:09
我还未来得及闻书香 你偏悄悄的飞来 落在刚翻开的书页上 迷引得我发着呆 注意到美丽的翅膀 才便轻轻的抓拍 好奇你的不动声响 像中了我的心思 直把你与世界分享 是我太过于欢喜 还是我只 ...
个人分类: 是诗吗?|3472 次阅读|没有评论
香愁
闫茂伟 2019-12-18 10:45
题解: 乡愁若是游子对于故乡的寄思,那香愁则是学子对于书香的回味!尤为甚者,乡愁虽是上了游子的头,香愁却是解了学子的忧! 打开时 香愁是一缕缕清清的墨气 一页一页 正欲眼望穿 合上了 香愁是一阵阵绵绵的回味 一丝一丝 屡斩而不断 放回中 香愁 ...
个人分类: 是诗吗?|1419 次阅读|没有评论
我们不能够
闫茂伟 2019-12-16 22:30
闫茂伟|文 先前,我们不能够手牵着手一起飞向蓝天触摸白云 ——你说那是因为我们曾经都各自执著于内心的初意 如今,我们不能够背靠着背肩并着肩一起仰望星空 ——你说那是因为我们都已经被现实拖累得伤痕累累 后来,我们不能够再相见一面甚至都没有这种想法 ——你说那是因为我们正如歌中所唱早已消失在 ...
个人分类: 是诗吗?|1333 次阅读|没有评论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6-24 03:0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