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里橙子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Roy 我爱生命,更爱生活

博文

《最爱》

已有 2602 次阅读 2013-4-6 21:47 |个人分类:About me|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诗词, 超现代主义

《最爱》


那是
一条河
我向对面望呀望

纵然隔着
很远很远
依然听得见


你的笑是黑夜的星星
越是寒冷越是皎洁

眨一眨眼睛
撒给我满地的霜

那是最爱
不言不语

                                                                                        With one song from Westlife attached



----------------------------上面作于昨天早上在厨房的一个瞬间,哈哈。天成是个诗人?他对诗的理解:

写诗重在意而非形,随着现代科技和人工智能的节节攀升,人类所有的艺术和美感都会这么发展。因为单纯的形态要求,智能机器可以轻易做到,不再是高雅的难事。计算机可以写出很完整有意的押韵诗词(国内自动化学报上就发过这么一篇写唐诗的文章),可以画出很后现代主义的画作(动画摄影等等就更不用说了),甚至谱出很好听的乐曲。从某种意义上讲后现代的纽约派的J. pollock的大手笔‘随便’泼墨完全可以由智能机器做到 --- 好像每个人都可以做到,不就是铺张布料,搞桶漆料和一个大刷子在那儿随意舞动吗?看他作画的纪录片,那个无厘头呀 --- 名利双收太容易了呀哈哈!



撇开‘形’不说,怎么做到‘意’呐?那就是等。等灵感一闪的瞬间,等情绪爆发的高点,等万念俱灰的谷点等等....所谓诗人,无非就是能够抓住这些点的人,表达了出来。而好的诗人无非就是这些生命高潮比较多表达能力也很好,而假诗人就是掺水假高潮。那么,诗歌本身的一个难点就是区分这种真假......


哈哈,俺也是个诗人了?这年头,诗人属于娱乐派。无奈无人懂赏,怜自凋落去呀。 补一首大约十年前年少轻狂的一首原作《咆哮》,这种东西只强调当时的意,之后再也难以重复的。重读,让我想起了郭沫若的《天狗》。十年前的年少,不再有了......



我喜欢做梦 睁着眼睛的那样

时间就在思维活跃的午后或傍晚

路上 独坐 吃饭时 也许枕边

要或不要音乐 看或者不看书

想过的 想要的 想到的

都可以出现在梦中

梦中多是自己向别人咆哮

大声的咆哮

我的思维碎片 灵光 甚至愤怒

这是我的需要

把别人激怒 然后是自己

不停的表白自己 阐述自己 像着了魔

自己多么的伟大 非凡

恨不得你去崇拜我 当然我不会承认这个

那是我的渴望如此的强烈

然而我怎么说都不够还谦虚着的呐

我的伟大与不凡胜于语言

可是可悲的是我还得借助于语言来诉说我想要得一切

我的伟大与不凡

仅仅理解并不能让我满足 要铭记 要崇拜

这万恶的语言真是贫乏

却还有把我毁掉的可能 那就适得其反了

让我的语言是如此的偏激

然而还是不及我思想的十分之一

所以我要不停的诉说 不停 一刻都不能

诉说的东西还不及新来的快

我又怎么能结束的了我的梦 睁着眼睛继续

让我时常的疯狂与难耐 现实让我开不了口

而你正是我诉说的对象

我又怎能放的掉你 停息我的咆哮

你的意义就在聆听我的诉说 听吧

我就是为诉说而存在也许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388372-677615.html

上一篇:biofans不要开博!
下一篇:这张像不像哥哥?

12 陆俊茜 李伟钢 李学宽 武夷山 张玉秀 庄世宇 贾伟 杨晓虹 陆泽橼 韦永梅 陆雅莉 jiaqiancc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5-23 09:5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