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里橙子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Roy 我爱生命,更爱生活

博文

恋人集5 --- 《蓝色的七月》

已有 2302 次阅读 2012-9-2 19:10 |个人分类:文艺欣赏|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文学, 爱情, 爱恋

说明见:暂退出拍族,加入文学组 -- 写诗!

晨上·幸福

 

小侄子 每天早上起来的时候

都要撕破喉咙的叫

奶奶 奶奶...

带有一种慌张与着急  抑或等待?

而且就在睁眼的第一刻

妈妈在厨房  很快地应上一声

我也就要醒了  蒙胧的醒 静静的等

 

小侄子 从被窝探出半个身子  窥视一番

会再收回去 半闭眼睛  也许偷窥我一眼

让我想到一只幸福的猫

要么就长嘘一口气  伸伸肢体

好像对他来说是一样可怕的东西

醒来总要重新接受这个世界

习惯性的听到妈妈的声音

小侄子会从被窝慢慢窜出来

好像是在仔细品尝一种幸福 或享受  要慢慢来

因为刚刚被他囫囵吞了下去

 

终于

一下从被窝窜了出来  撕破喉咙地叫

奶奶 我做了一个梦!

这破晓的一声

却也让我感到了一种幸福


  

 

一次的心痛

知道的是难以承受

所以学会的是永远不要去伤害别人

我曾想吞下这个世界

这一次

我只想留住自己的部分

没有报复 不再挣扎

然而 一天

我的心对自己说

我快乐了不少

瞬间

我双眼 闪着泪光


好聚好散

 

晚上

不小心打碎了你以前送的彩星瓶子

小星星洒落了一地

落地的一声给我

一种木然  却没有伤心

我拣的很辛苦

耳朵里好像没有声音 我却听到自己在说话

你说过当初你叠的很辛苦 划破了手

 

我一个个拣起来看 它们一样样的

散的到处都是 本来就少了的

这次一定没了当初的数目

 

我不想要了 它们一样样的

散的到处都是 本来就少了的

留一部分就够了的

我也不会去欣赏它了

 

睡着的时候

我眼角有一丝的湿润 滑落不掉

两个月后 我的眼睛还藏有泪水?


  

 

灯熄了

阿雷还在下面坐着 游荡

他是一个自由之身

我躺在床沿 却像个奴隶

却还不如  自己的欲望都没了

但谁又奴役了我呐?

我的双手无力的下垂 它却像个自由之身

白日里的点点滴滴 琐琐碎碎

都成平息的波澜

过去的 未来的

现实的 空想的

虽然也曾来袭

又是什么留下的一点悲哀在心 让它自己空出一片凄凉

就像 难道

我的白日梦突有了一丝的破绽?

 

外面的雷声起来了 带有几片闪电

阿雷站起来  乱步与叹息

这么一天就这样过去 就这样坏掉

给我了一丝的忧愁

一个自由之身竟与一个奴隶一样 一样样的

乱步与叹息   我却在床上

于是就习惯的细数与思考

虽不知从何如手 只见一块泥巴

粘在那 糊住我的自由与激情

却牢牢的控制了我的所有  全都变的模糊

 

渴望谁来给我自由 却不敢承受

一个自由之身也会同样的像个奴隶!

就让我作个谁的奴隶吧 即使我从来不听从任何人

自由还不如束缚来得痛快点呐!

 

雨竟是还没能下来

阿雷最终还是上了床 像我

我突然想见

把自己的头给挂了起来

竟也活着


静 悄 悄

 

那静悄悄

那悄悄的静

不要声张 千万!

以免吓坏 全都跑掉

我是如此的沉迷于这静悄悄

这悄悄的静!

与生俱来的喜欢

我沉迷任何静悄悄的东西

包括你我的秘密

 

一个静悄悄的吻

不要声张

以免吓坏


  

 

做我的恋人吧

我就什么时候都不会孤单

恢复那激扬的活力

敢于飞翔

做我的恋人吧

我得情感不再枯竭

心灵得到滋润

笑容也有响声

做我的恋人吧

让我尽情地拥抱

我很累的时候

只需要一个拥抱

做我的恋人吧

但我知道有个人深爱 怜惜着我的时候

面前不再是漫漫的征途

只有目的地 诱惑着我

做我的恋人吧

我们的世界将不再缺少什么

哪怕两个人一起在承受世界的无奈

笑容依然灿烂

做我的恋人吧

我可以付出一切

只是

不要离开我

你知道 我需要你


男人·女人

 

男人来之荒野 正如女人来之玉池

无论一个多么蹩足的男人

总有一个女人让他亲吻

那女子会傻子般的喜欢上丑陋与多情

竟也爱上这虚伪

可知那男子的卑劣 又如何配得上你的爱

那天赐的圣洁与高贵无比

只为它的一点小伎俩

你就相信这是自己的天长地久 你的爱情

噢 那低劣 多变 虚伪的男人呀

那高贵 固执 单纯的女人呀

可这世界总得信守一个信条

所有的女人都要嫁给那些男人

正如所有的那人都理应得到一个女人一样

  那侥幸 薄情的男人

那悲哀 多情的女人

你注定是该分配给那男人的 就想猎物

又何管他是谁呐  同样的命运

同样的卑劣  其实

低贱的女人!


  

 

我喜欢做梦 睁着眼睛的那样

时间就在思维活跃的午后或傍晚

路上 独坐 吃饭时 也许枕边

要或不要音乐 看或者不看书

想过的 想要的 想到的

都可以出现在梦中

梦中多是自己向别人咆哮

大声的咆哮

我的思维碎片 灵光 甚至愤怒

这是我的需要

把别人激怒 然后是自己

不停的表白自己 阐述自己 像着了魔

自己多么的伟大 非凡

恨不得你去崇拜我 当然我不会承认这个

那是我的渴望  如此的强烈

以至不时的破口骂起来

然而我怎么说都不够  还谦虚着的呐

我的伟大与不凡胜于语言

可是可悲的是我还得借助于语言来诉说我想要得一切

我的伟大与不凡

仅仅理解并不能让我满足 要铭记 要崇拜

这万恶的语言真是贫乏

却还有把我毁掉的可能 那就适得其反了

让我的语言是如此的偏激

然而还是不及我思想的十分之一

所以我要不停的诉说 不停 一刻都不能

诉说的东西还不及新来的快

我又怎么能结束的了我的梦 睁着眼睛继续

让我时常的疯狂与难耐 现实让我开不了口

而你正是我诉说的对象

我又怎能放的掉你 停息我的咆哮

你的意义就在聆听我的诉说 听吧

我就是为诉说而存在  也许


   

 

我们今晚一定有秘密

要不你的手怎会这般轻柔

我轻轻的来 

追逐一个美丽的梦 或者爱情

你的叹息让我想到自由和幸福

自由是个点 幸福是个圈

而爱情权衡在两边

就像你的手在我的身上游走

牵着我的梦 找不到你的天涯

我轻轻的来 给你一个小小的惊扰

打扰了我们的梦 我们的天涯

爱情是个梦吧 我们睡的久了点

无论多么轻轻

总是让你受扰

无论多么轻轻

总是让爱破碎

无论 无论

我得轻轻的走

带走这梦  虽不是我的追逐


喜欢一个女孩

 

喜欢一个女孩

一个浸在书中  有些纤弱的女孩

穿着格子裙子

白色袜子 上身可爱的T

很温暖的有点耀眼

单纯  就像散着香的梨花 或者娇嫩的杏花

 

不谈世俗 没有尘埃

只要和她

相面而谈

有说有笑

 

不要玩味苦涩生活

不想闯荡风流天涯

只要一刻 温暖的

相面而谈

有说有笑


 

我的右小腿起了个红斑

我去触碰   结果红起了一小片

我猜  我又被蚊子叮了

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 但是现在痒着

它的毒液已经传输到我的体内

我敢肯定就集中在那一小块

我的手很想去抓挠  它就在眼前

手举起的时候 想了想这可能是个诱惑 陷阱

毒液一定是在等着我去帮他散播

我清醒地去用水冲洗 然而

痒还是依然 而且有愈演愈烈苗头

我轻轻地去轻触 好像是在和它谈判

或者说是我妥协了 投降 祈求

它却并不领情 或者说毫不在乎 更痒了

我犹豫了起来

这痒实在太难以承受了

那块红肿在威胁我  不只是痒

难以抗拒 我的手终于下了下去

狠狠的抓挠了起来  好一种陶醉的享受

再也不去想什么陷阱 哪怕已深陷

而那痒处正张着大红眼睛看着我   在笑!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388372-608529.html

上一篇:恋人集4 --- 《紫色的六月》
下一篇:恋人集6 --- 《准爱情乱思想》

2 杨月琴 赵维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3 08:2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