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卷何在多,斋中墨生香。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关燕清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杜甫:《小至》)

博文

半生集(024)—传 奇

已有 6317 次阅读 2012-12-14 16:39 |个人分类:尘埃何处 随笔卷|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传  奇

/关燕清

 

午后在听你中意的那首《传奇》。难得有这么安静的时光,倒有憩在缥缈雾霭里的感觉。不过这也将很快被纷沓而至忙做实验的研究生们所打乱。

 

此时,冬日的暖阳铺晒在书桌上,困顿和慵懒当中竟然想起昨晚的和你的争论。你说,我是否如梁先生说的那样“在刀山剑树上过活”呢?然而,你本不是开速成班的,我在你眼里也不过是一个稍好些的博士刚刚毕业生罢了。你怎能要求我严苛到如此?实话说与你,我现在好想漫不经心地读读雪莱(Shellry),济慈(Keats),拜伦(Byron),曼殊斐儿(KatherineMansfield)和伍尔芙(VifginiaWoolf),或是再坐在窗台边,翻翻《诗经》,聊聊《牡丹亭》。

 

 “日来书墨陪作伴,日落篇章诞展连”,这是我的一个研究生今日送你的,想必正中心怀?我想这正是你这个人的写照,也同样成了我这几年来的缩影。别总和我说“创新”和“拓展”,我不是一直在瞎忙吗?连卫老夫子都叨咕我已“销声匿迹”并已去向不明,难不成我还有偷懒的时光?

 

首先,做应用基础的那篇文章,我倒是想静下来好好思考一下投稿往何处,没道理高不成低不就,这么细致做的工作没刊物要吧?应用基础研究难不成只能写个专利,发篇低因子的了事?但你看,这不是《国家基金结题报告》和《国家基金进展报告》的催交通知来了吗?还是要先总结弄好那两篇八股才行的吧?

 

其次说说投CR的文章,别人是4-5年的积累呢。看起来我这里还需要做点体内的工作才知深浅。没有庞大的工作量,工作看起来还就是单薄,尽管自己感觉这故事在逻辑上已经足够严密了,但若是再静下心来细嚼一下王先生的那几篇cell,那自然惟有心儿一颤,声儿一叹了。

 

再者,做那篇SR文章的研究生,已经大张旗鼓地在补数据了,反正那个老外审稿人所在的实验室的硬件一定好得很,哪里知道我们在广州要做个小动物MRI有那么困难呢?这不再弄掉我3-4万,审稿人是誓不罢休的了。

 

然而,一切并不容易。这一年的喧嚣,如大海退潮留下满海滩贝壳的诱惑一般。譬如去参加省基金重点答辩了,对手是三十一位来自医学院的大小牛儿,虽然答辩感觉没有瑕疵,面对一屋子的专家,也没有慌乱,但是愣愣的还是拼不过人家。。这要在砖缝里生根发芽也不是容易的事呐,大约真是自己技不如人?

 

再譬如这做学问确有比其他职业可爱之处。还真有让人有所享受有所迷恋的方方面面。今年,又一次被学院推荐去参评一个什么虚名,院长说是力推了,但结果是自然的,也是难以考证的。正应了一句俗谚:人终化尘灰,书终以传世。没有虚名浮名是坏事吗?

 

今日,当你赶往一处口若悬河从容品味的时候,我却在继续深刻自省。。那“创新”和“拓宽”的言语我委实记下。西风烈烈,暖阳寂寂,我就这样在路上了。“落木千山天远大,澄江一道月分明”,忒喜欢黄庭坚《登快阁》的诗句,期待有日,自己亲手栽种的树木将成林成荫。最后嘛,也祝你华诞快乐啦!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38667-642629.html

上一篇:半生集(023)—人生自是有情痴
下一篇:半生集(026)—艾丽的声音
收藏 IP: 183.63.97.*| 热度|

23 庄世宇 李学宽 曾泳春 刘艳红 武夷山 李东风 陈小润 郑融 钟炳 卫军英 张玉秀 陈湘明 雷栗 崔庆彬 陈绥阳 刘用生 柏舟 吕德官 傅蕴德 yinglu anran123 FloatingRose crossludo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3-4 01:1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