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oC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aoCG

博文

儿子被美名校医学院录取

已有 25687 次阅读 2015-2-3 10:24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医学院, 肖传国

12月份过生日时,生日礼物主要是一大堆好消息,最好的是儿子被美东一名校医学院第一批录取。

真为宝贝儿子骄傲。

当然为他考上这样好的医学院骄傲,但主要是为他已显示出一个男子汉应有的品质而骄傲。

儿子从小就可看出心地善良。天生就有同情心恻隐心。我一直不断强化,从小学起一有机会就带他查房看病人,让他知道病人的痛苦,特别是那些贫穷的病人,尤其是那些贫穷痛苦的小病人,让他知道世界上还有多少受苦人、穷人、可怜的人。儿子还有个很大的优点尤其适合当医生:和谁都混得来,对谁都好,谁都喜欢他。同时,他非常为我这医生老爸自豪,我永远都是他的榜样。子承父业视乎是理所当然的。

在美国考college的时候,我和儿子最后选定了一所比较有名的college,倒不是看其排名,而是这学校有个直接转医学院项目。你在college的成绩只要全A,就可毕业后免考MCAT直接去读另一所排名全美排名30左右的医学院。

可是,可是。优点有时可以带来麻烦。一上大学,儿子由于对人好,大家都喜欢,主动被动的担当了许多公共责任,什么亚裔学生会的召集人、合唱团负责人、校网球队队员、所在城市的一慈善机构的志愿者副队长,等等等等;

还有。对谁都好,谁都喜欢,当然也包括女孩子。这小子从kingdergarden起就会谈恋爱。记得那年在SUNY医学院上班,有天带5岁的儿子到系办公室,大秘一见他:“Ou! Handsome young man!Do you have girl friend ?” “ Ya, only three". "Only three? Really?" ."Ya, I had four, but just dumped Alisa!" "Why?" "She broke my pencil box!" 从此这lady killer 就成了秘书们、护士们的开心果。这一上大学,天晓得他有多少date?

其结果是:花了老爸20多万美元学费,没能直接上医学院。

毕业后,痛定思痛。他在华盛顿DC找了个医生诊所当助手,努力考MCAT,再申请医学院。具体进展也不和我说太多,大有阿庆嫂”不混出个人样不回来见你”的意思。可是,2014年入学的申请最后只被2所医学院(当然,不错的医学院)列为wait list,没成功。

美国医学院的申请的确是非常难。一般是TOP 5%的学生才有可能,又由于招生名额有个所谓“race quote"潜规则,即按比例招收不同族裔。亚裔学生由于都很聪明,考分也高,都想读医学院,所以考上医学院的机率比白人、特别是比黑人、西班牙裔要难得多。我得知儿子第一年没有成功后,和他认真谈了一下亚裔孩子上医学院的不易,建议他今年要多申请几个不同Tier的医学院,包括3流、四流医学院,作为Backup,不能只申请那些一流医学院。并现身说法说服他:进任何医学院最后还是靠自己本事,老爸工农兵学员,不照样当美国一流医学院教授?

同时,可怜天下父母心。一向鼓励孩子们独立自主靠自己的我,还是忍不住向那些在美国各著名医学院当主任、教授的朋友们求助,请他们帮帮我的儿子。让我感动的是:这些偶尔互相有个节日问候平时基本无联系的朋友们都马上真切帮忙:基本都是立即安排了shadowing、clerkship、research fellowship 等等,这些都是为给儿子加强简历,更主要的是好写推荐信。这些著名教授的推荐信是至关重要的。不同医学院的2位教授甚至联手安排我儿子各去他们系工作2-3个月。

可是,儿子为难了。他听从了我的建议增加了几个3流医学院申请,但对朋友们的热情帮助和安排为难了:他当然知道这些帮助的分量和重要性,可是他在华盛顿DC承诺了一个残疾人慈善机构、一个亚裔AIDS病人慈善机构一年的业余志愿者服务还没完成。我反复强调了亚裔孩子上医学院的极端困难,建议他向这2个慈善机构讲清情况求得理解,但同意他考虑一周自己决定。

一周后,儿子来电、来Email告诉我:他非常感谢、感动、珍惜爸爸这些朋友和爸爸的友谊;但他决定说No,因为他已made commitments,不能食言、失信;他会自己给爸爸的朋友们去信去电话解释、致谢,希望如果今年仍然没考上,他们的安排明年仍然有效;同时,儿子告诉我:去年完全靠自己进了wait list,今年仍有希望全靠自己进医学院。

我有点失望、有点着急。但更多的却是一种说不清楚的骄傲和寂寞:这不就是我一直希望的儿子吗?独立自强、诚信自信、知恩图报。孩子长大了,让他自己飞吧。

2个月后,孩子兴奋的微信我:某著名医学院通知他首批11月份面试!

然后,不好催问他进展,经过焦急的一天天等待,12月初,我正在病房查房,接到儿子美国电话,当即大喜:肯定录取了!果然:儿子大叫:老爸,我可以回国过年了!

然后,我给美国各位同行朋友去Email报喜、致谢。我说:你们让我再次知道what a friend means.他们都thrilled,比我还高兴!儿子给老爸长脸啦。

然后,我非常冷静的Email儿子,把他上医学院的功劳完全归功于老爸我:这全部是因为老爸给你的基因,以及老爸一辈子积德无数,老天爷的奖赏。From here on, your turn.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385748-864960.html

上一篇:汶川的直升机和SARS:别把忽悠当科学
下一篇:急性气管炎发了
收藏 IP: 119.139.124.*| 热度|

70 吴飞鹏 姬扬 刘立 张叔勇 汪梦雅 刘波 程少堂 王华民 冯珞 彭友松 吉宗祥 李宁 王启云 水迎波 武夷山 戴德昌 魏东平 李天成 杨宁 吴明火 孔晓飞 肖重发 杨建军 陈志飞 李学宽 高绪仁 王晓明 王善勇 马红孺 林中鹿 张鹏举 董侠 喻海良 李世春 袁海涛 王宗 韩枫 刘钢 李欣海 苏光松 马英 赵美娣 吴宝俊 蒋永华 牛丕业 王春艳 宁利中 周可真 苏红 蒋继平 张红光 高建国 蔣勁松 刘凡丰 白图格吉扎布 黎钢 田松 biofans zhujt2005 zhouxingrong tuner bridgeneer gaorenye monkey1963 nm zhucele chaijf changtg niming007 hidear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0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1-28 23: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